第35章 王洛栖:我生气时,超凶的

“她不是说,中午不回家吃饭的吗?”看着亮起的屏幕,温言有些疑惑。

王洛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难道是她回家了,却发现自己没在家?

“小家伙,谁的电话啊。”见温言看着手机有些发呆,吴晚晴凑过来脑袋问道。

“是洛栖姐的电话。”温言并没有隐瞒。

但他却不留痕迹的侧了侧身子,挡住了吴晚晴看向手机屏幕的视线。

他可不敢让吴晚晴看到,自己给她女儿打的备注。

“阿姨,这边太吵了,讲电话时听不清楚,我去那边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接电话。”温言说着便跳下了座椅。

他现在年龄还小,餐厅里的人也不少,如果跑得太远,吴晚晴搞不好会跟上来。

毕竟,在人多的地方,家长肯定不放心小孩子一个人乱跑。

吴晚晴虽然才和他认识不久,起初也排斥王洛栖领养他。

但从游乐场时,这女人的表现来看,她还是很注意自己的安全的。

虽然两个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感情基础,但只从监护人的层面来看,吴晚晴无疑是很合格的。

因此,温言就在五六米外的窗台前停了下来。

这样既没有离开吴晚晴的视线,也不用担心她能听见自己的对话。

平稳了下呼吸,温言这才按下接通键,试探的问道:“喂,洛栖姐,你回来了?”

“今天工作比较忙,我中午在公司吃,就不回去了。”听筒里传来女孩的回答。

原来没回家.....温言松了口气,没回家就好,也省的他想理由撒谎了。

撒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而且往往还掩盖不了,迟早会在不经意间露出马脚。

温言可不想失去王洛栖的信任,这样以后他再想做些什么,就会比较艰难。

乖孩子的人设,必须要立稳。

因为吴晚晴和王洛栖的微妙关系,他心里其实并不想让女孩知道,他跟着吴晚晴来了游乐场。

虽然吴晚晴说的很好听,带他来游乐场玩,是为了和王洛栖缓和关系,但温言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靠谱。

毕竟,那个女人太妖了,完全就是个戏精。

谁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呢。

再说,就算吴晚晴说的是真的,她是真想和王洛栖缓和关系。

但温言也不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两人缓和母女关系的突破口。

毕竟,能让母女产生隔阂的事情,肯定不是一件小事。

王洛栖和吴晚晴的矛盾,看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

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亲人之间的矛盾,很可能就是无数件小事积压在一起,最终才会走向难以缓和的境地。

从两人的举动来看,理亏的那一方肯定是吴晚晴,王洛栖应该是这段僵硬母女关系,背后的受害者。

有句老话说得好,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他又有什么立场,来劝王洛栖原谅吴晚晴呢?

毕竟,他连两人之间的具体矛盾,是什么都不清楚。

贸然就去掺和,很可能只会适得其反,好心办成坏事。

现在,他和王洛栖相处的还算融洽,他可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

万一犯了女孩的忌讳,这不就成主动踩雷,自己作死了吗?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听筒里转来女孩的询问。

看了眼不远处的吴晚晴,温言的眼睛微微转动,心里也有些无奈,终究还是要撒谎啊!

略做思考以后,他才说道:

“我刚才在厨房做饭呢,一开始没听到手机的铃声。”

温言觉得这个理由很适合自己,王洛栖已经知道他会做饭的事情。

现在还是饭点,他用在厨房做饭的理由,完全符合逻辑。

他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这样啊.....”王洛栖停顿了一下。

看着拎着午餐,走进办公室的李依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然后,王洛栖才对着听筒说道:

“你中午做的什么饭,给姐姐说一下呗。”

看到总裁的手势,李依依将餐盒放在办公桌上,便出了办公室。

轻轻关上房门以后,李依依握紧粉拳,小声嘀咕道:

“总裁,也太重视这个小家伙了吧。”

平时,总裁就算和商业伙伴通电话,也不会对她做出噤声的手势。

毕竟,总裁心里也清楚,她又不是初入职场,不懂规矩的小萌新,冒冒失失的会犯些常识性错误。

她可是职场精英,工作经验丰富,自然不会在上司打电话的时候,贸然出声打扰。

可刚才,总裁还是对她做了噤声的手势。

好气哦~

那个小家伙真是她的克星,他不仅通过总裁,变相的将自己当做了工具人使唤。

现在竟然还让总裁,对她的业务能力产生了质疑。

最可气的是,现在她还要去帮那个小家伙,买绘画工具......李依依感觉自己的咪咪有些疼。

揉了揉自己的大宝贝,她也调整好了心态,工具人就工具人吧,东西该买还是要买的。

毕竟,这是总裁交代的任务。

谁让那个小家伙,这么能讨总裁的欢心呢,生生将一个职场女强人,变成了宠娃狂魔。

这难道就是萌娃的魔力?

办公室内。

王洛栖自然不知道李依依的腹诽。

她边听温言在那讲着,今天做了什么菜,边打开桌上李依依带回来的烤肉饭。

但听着听着,她又想起了母亲早上,发的那个朋友圈,瞬间就感觉桌上的烤肉饭不香了。

“今天早上,我妈去家里了?”王洛栖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餐厅。

窗台前。

正拿着手机接听电话的温言,听到听筒里传来女孩询问的声音,他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

他看了眼不远处,正盯着这个方向的吴晚晴,试探的问道:

“洛栖姐,你怎么知道的?”

“我妈在朋友圈里,上传了你俩在家里的合照。”听筒里传来女孩的解释。

温言:“......”

他感觉自己被坑了。

早上吴晚晴要和他拍照的时候,他就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只是当时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听到王洛栖的解释,他才知道吴晚晴原来是这个动机。

想到这里,温言看了眼餐桌的方向。

这个女人果然是个戏精。

套路深的很。

“是啊。”

既然王洛栖知道了,温言自然不能隐瞒,他有选择性的说道:

“今天早上,阿姨确实是来家里了,不过她是来找你的,见你不在,她坐会儿就走了。”

“是这样吗?”

听筒里传来,王洛栖有些不满的声音:“可是,只是坐一会儿,你怎么会帮她吹头发呢?”

“这个....这个.....”温言听得有些头皮发麻。

他总感觉那里似乎有些不对。

他帮吴晚晴吹下头发,应该也没什么吧。

可王洛栖语气里的幽怨是怎么肥事?

母女之间的矛盾,难道已经上升到这种程度了吗?

连他帮吴晚晴吹个头发,都会引起王洛栖的不满。

想了想,温言解释道:

“阿姨的衣服脏了,她就在家里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她的头发有些长,自己吹着不方便,所以才会请我帮忙。”

说到洗澡,温言脑海里不自觉地便浮现出,一道丰满的玲珑曲线,想到桃之助的梗,他赶紧摇了摇脑袋。

将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移出脑海。

“她的头发长,可姐姐的头发也不短啊,我怎么没见你帮我吹头发呢?”

办公室里,王洛栖吃了口烤肉饭,随意咀嚼了几下,她便皱了皱好看的新月眉。

果然,不好吃了呢。

王洛栖觉得,小家伙不在眼前,现在说的再多,他也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

所以,她想回家以后,再找这个小家伙算账。

于是,王洛栖便说道:“咱们先不说这些了,姐姐待会还要忙工作呢。”

“好的,洛栖姐你先忙。”温言松了口气。

但是,王洛栖显然没有就这样放过他的打算。

看着身前的烤肉饭,王洛栖想了想,又继续说道:

“小家伙,待会挂了电话以后,把你做的午饭拍个照片发过来,要不然,我现在就回家。”

“可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姐姐发火的时候,可是超凶的,记得一定要把照片,拍的清晰一点哦。”

王洛栖觉得,看到小家伙做的饭,应该能让自己的心情好上一点。

温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