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返利姬

“呵呵.....”吴晚晴笑了笑。

然后,她看了眼饮品区的小家伙,解释道:

“林主任,这您就不懂了,温言虽然年纪还小,但或许是出身福利院的原因,他比寻常孩子要早熟的多,不用些套路,我很难和他亲近。”

“原来是这样。”林建军点了点头。

虽然他从事的是心脑外科专业,但在医生这个行业做了几十年,他对心理学也是有些研究的。

他知道这种原生家庭有缺憾的孩子,心思都比较敏感,一般人是很难走入他们内心的。

有些因为父母感情破裂,在单亲家庭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心里尚且比较敏感。

更何况,这种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的孤儿,他想到有位从事心理专业的同行,和他说过的一句话——

原生家庭的伤害,终其一生都在治愈。

想到这里,林建军叹了口气:

“你怎么突然就领养了个孩子?我记得洛栖那丫头都成年了吧,你就不担心,她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就是洛栖要领养这孩子的,而且他现在也是跟着洛栖住。”

吴晚晴的神色有些复杂:

“她领养这孩子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还是因为补办身份证的原因,我才知道户口本上多了个小家伙。”

林建军:“......”

老太太:“......”

两人是真没想到,还有这种骚操作。

户口本上多了个人,户主竟然是事后才知道。

再看向吴晚晴时,两人的眼神中便多了些同情,换位思考,他们能想到吴晚晴当时炸裂的心情。

“洛栖这么年轻,她怎么会有领养孩子的想法。”老太太有些好奇。

同样作为女性,她自然明白一个刚成年的女孩儿,领养一个孩子,会有多大的心理压力。

“因为这孩子救过洛栖。”吴晚晴解释了下,王洛栖发生车祸的始末。

不过,她省略了王洛栖与她关系不睦,领养温言也有一部分,同病相怜的原因。

毕竟,有些事情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么说,这孩子和你家也挺有缘分,要不是他,洛栖可能就.....”老太太省略了后面不吉利的话语。

虽然,老太太点到为止,但吴晚晴还是听出了她的意思。

说实话,吴晚晴至今还有些后怕,听到女儿说自己出过车祸时,她的大脑瞬间就一片空白。

她都不敢想象,如果女儿出了意外,她的后半生该怎么过。

所以,她同意领养温言,并向这孩子展示善意,也不全是想和王洛栖缓和关系的原因。

还有那份潜藏在心底的感激。

……

这家自助餐厅,小丫头来过几次,对这里很熟悉。

她领着温言来到饮品区,先给自己接了杯果汁,然后才看向温言,问道:

“哥哥,你要喝些什么?我可以帮你接的。”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

温言有些无奈,他明明有着极强的生活能力,怎么身边的人都想帮他做事呢。

走路,吴晚晴抱着他走。

接水,小丫头也想代劳。

这是被小瞧了吗?

看着饮品区的雪碧,橙汁,咖啡,绿茶,可乐......等诸多饮品,温言首先便排除了绿茶,这玩意可不是个好东西。

绿茶婊,请离我一光年以外,谢谢!

最终,温言选择了可乐。

这可是他前世最喜欢的饮品,那种“滋滋”的快感,真是从天灵盖爽到脚底板。

要不然,可乐也不会被称为“快乐水”了。

接完饮料,两人就回到餐桌前。

小丫头接了两杯果汁,温言则是找了个托盘端了三杯可乐。

他现在的手掌,不用工具辅助,可拿不下这些,看着手中的托盘,温言也有些烦躁,年纪太小还真是不方便呢。

不仅谈不了恋爱,开不得大车,连接个饮料都有些费劲。

三个大人看着两个小家伙回来,都连忙迎了上来,怕他们摔着。

吴晚晴接过温言手中的托盘,放在桌子上,然后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说道:

“小家伙,怎么一次接这么多,你要是摔着了,阿姨可是会心疼的呦。”

看着浑身是戏的女人,温言有些心累,这女人还真是将戏精化为了本能。

完全就是本色出演。

而林建军和老太太,则是眼巴巴的盯着小丫头手里的果汁,两人目光对视时,一旁的温言都感到了,一丝火药味的气息。

这难道是在争宠?

见爷爷奶奶都盯着自己手里的果汁,小丫头也有些为难,迟疑片刻,她将果汁递向了林建军的方向。

看着自己的爱人,林建军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那样子似乎在说,看吧,孙女还是和我亲。

见爱人得意,老太太眼里有些失落。

但下一刻,她突然伸出手臂,截住了尚在中途的果汁。

“呦,朵朵真是太懂事了,都知道给奶奶接饮料了,奶奶真是没有白疼你。”老太太笑着说道。

林建军傻眼了,还有这操作?

他是真没想到,明明是公平竞争,自己的爱人竟然不讲武德,半路截胡。

大意了啊!

他将目光望向小丫头手里的另一杯果汁,他觉得以自己和孙女的关系,她肯定会把果汁给自己。

他倒也不是多喜欢喝果汁,他只是觉得孙女接的果汁,肯定要比其他的甜。

见爷爷还在盯着自己的果汁,小丫头赶紧低头喝了一口,还用嘴唇顺着杯口抿了一圈。

然后,她看向林建军,眼神中满是警惕:

“爷爷,这是我的哦。”

林建军:“.......”

好有既视感的操作,温言想起前世五六岁时,有个小伙伴买了根老冰棍,害怕自己和他抢。

他就当着自己的面,将老冰棍用舌头舔了一遍。

最可气的是,那家伙舔完以后,还扬着冰棍问他:“阿杰,你吃吗?”

温言记得当时自己,好像是气运丹田、力聚舌尖,对着他手里的冰棍,就来了一发——he,tui!

最终,那根冰棍在两人的追赶中,渐渐融化,谁也没有吃到。

见林建军懵逼的样子,温言赶紧拿起自己端过来的饮料,递了过去:

“林爷爷,这是朵朵让我帮您带的饮料,她拿不过来,才让我带过来的。”

小家伙情商真高......看着温言的举动,林建军在心里暗自夸奖了他一句。

五六岁的小家伙,能有这份眼力劲,说话时还这么得体,真的很少见。

“小家伙,谢谢你啊。”林建军接过饮料,顺势喝了一口。

但饮料刚入口,他的表情就僵住了,低头看了眼杯子,他嘴角动了动:

“是可乐啊!”

温言这才想了起来,有些人群是不能喝可乐的。

这就有些尴尬了。

“滴滴滴....”

“滴滴滴.....”

还好,这时他兜里的手机响起来了,也算缓解了场面的尴尬。

温言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返利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