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这女人什么意思?

“吴院长!”看着转过身子的女人,小丫头的爷爷也有些惊讶。

他就去了一趟卫生间,来回也不过十多分钟,怎么回来就见到她太太正在和吴晚晴聊天。

这两人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最重要的是,吴晚晴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在京都出差才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见爱人和吴晚晴打招呼,老太太有些疑惑:“你们以前认识?”

“是啊!”

小丫头的爷爷为爱人介绍道:“这是我们医院的吴院长。”

“吴院长?”

老太太有些惊讶,他爱人所在的医院,可是魔都名气最大的人民医院。

这女人这么年轻就能当上院长?

虽然听爱人的语气,这个院长前面应该是省略了个“副”字,但这也不简单了。

看看自己爱人的情况就知道了,他在魔都人民医院工作了几十年,现在都临近退休年龄了,也不过是个科室主任而已。

吴晚晴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没想到林主任就是您的爱人,这还真是巧了。”

她表现得很客气,就算她的级别比林主任高,但和老太太说话时,她也用上了敬称。

一番介绍之后,小丫头的爷爷,也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吴院长怎么会在这里,医学协会的交流会议,不是今天就在京都召开了吗?”

“哦,昨天我的身份证丢了,就拜托李院长替我去了。”吴晚晴脸色如常的说道。

她的身份证昨天确实是丢了,只不过现在已经找到了,她可没有说谎。

解释过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吴晚晴眯了眯眼睛,语气中也带了些调侃:

“在这里碰到林主任也省事了,我本来还打算下午去您家里,看望下您的病情呢。”

没错,小丫头的爷爷,就是魔都人民医院的心脑外科主任——林建军。

之前,就是他用生病的理由,拜托吴晚晴替他去京都参加,医学协会的交流会议。

没想到,此时两人竟然在这儿碰到了。

请个假病假,却在休闲游乐场,被领导给抓了个正着,这还真是有些尴尬啊。

不过,林建军都是快退休的年龄了,自然不会像初入社会的年轻人那样青涩。

他直接当做无事发生,好像自己真病了一样,还很客气的回道:

“吴院长太客气了,我的身体快好了,都是些老毛病罢了,明天就能去上班。”

“今天也是因为小孙女,非要缠着来游乐场玩,我想正好可以出来散散心,这样也有利于病情的恢复嘛。”

“确实是这样,心情好才能身体好,您老可要好好保重身体,咱们医院的心脑外科,可不能缺了您这根顶梁柱啊。”吴晚晴笑着回道。

林主任是医院的老资格,还是心脑外科方面的权威人物,所以,吴晚晴根本就没有拆穿他的意思。

甚至,她还顺带着恭维了一句。

毕竟,无论在哪个单位,对老资格的员工,都会多些包容。

看着蹦蹦床上的两个小家伙,她说道:“这都快中午了,咱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

七里香集团。

总裁办公室。

“咚咚....”

“请进。”王洛栖手上批改着文件,头也不抬的说道。

李依依走进办公室,像往常那样问道:“总裁,今天中午您想吃些什么?”

平日里王洛栖中午都是在公司吃饭,饭菜也是她这个办公室主任兼秘书一手操办。

她曾经还私下里调侃过,自己就是——总裁的带饭小能手!

但想到王洛栖昨天的举动,她又加了一句:“还是说,您今天要回家吃?”

“今天工作比较多,就不回家吃了,你从食堂里帮我带份烤肉饭就行。”王洛栖抬头说道。

果然,总裁还是那个,凡事以工作为主的女强人。

她是不会因为领养了个萌娃,就懈怠了工作,早上的炫娃举动,应该只是个意外。

李依依心中松了口气,然后回道:“好的。”

说完,她就转身向门口走去,在临关门的时候,她像是想起了什么,随口提醒道:

“对了总裁,吴院长中午给我发消息说,让我提醒您看一下她的朋友圈。”

“朋友圈?”王洛栖有些疑惑。

她的朋友圈有什么好看的。

“你给我说一下,她发的是什么内容就行,我就不看了。”王洛栖低头继续批改文件。

“好像是给您的生日祝福,具体是什么内容,我也不是很清楚,吴院长她设置了仅部分人可见,我没有权限观看。”李依依解释道。

“我知道了,你先去吃饭吧。”王洛栖的语气很平静,似乎并不在乎。

“好的。”李依依关上房门。

她觉得心好累,处理总裁的私事,还不如忙工作呢。

因为忙工作,她能分得清对与错。

但处理这种个人私事就不同了,总裁和她母亲之间,明显是有矛盾,她夹在中间当传话筒,搞不好就要踩雷。

有句老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

还好她聪明,选择在帮总裁带饭的时候,随口提了一句,极力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这样既完成了吴院长交代的任务,出了事情还不用她背锅。

毕竟,她只是个可怜的传声筒。

“我真是个小机灵,今天中午要加个鸡腿。”走在去食堂的路上,李依依觉得必须要奖励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

减肥计划,可以稍稍延后......一点点。

办公室里。

王洛栖还在审阅着文件,只不过从李依依出去后,她就再也没有翻过页,似乎是有些走神。

“她会发些什么呢?”

这个念头在王洛栖脑海中浮现以后,就再也挥之不去。

毕竟,从六岁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也没有再收到过母亲的生日祝福。

她还以为母亲忘记自己的生日了呢。

不对,她可能还真是忘了......想起自己生日的具体时间,王洛栖的嘴角闪过一抹自嘲。

现在才六月中旬,离她的生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呢。

不过,她还是拿起了手机。

她绝不是好奇,她只是想看看母亲又在耍什么花招。

对,只有知道她的意图,我才好应对.....王洛栖边用手指滑动手机屏幕,边在内心说服着自己。

她将吴晚晴的聊天权限,从仅聊天改为了同步朋友圈动态,这才看到吴晚晴几个小时前上传的朋友圈信息。

看着吴晚晴朋友圈里的九宫格照片,王洛栖眼神微微发亮,小家伙穿背带裤的样子,好萌啊!

此时,温言要是在她身前,她绝对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非要捏两下他肉嘟嘟的小脸不可。

但看到吴晚晴的配文,王洛栖便微微眯了眯眼睛,她这是什么意思?

“儿子?这是同意领养小家伙了?”王洛栖暗自思量。

这是好事!

虽然自己坚持领养小家伙,她的反对也没有用。但是有她的点头,也能让小家伙的存在,变得更加名正言顺。

毕竟,她才是小家伙法律上的监护人。

只是看着照片上,给吴晚晴吹头发的小家伙,她总觉得有些别扭。

小家伙,还没有给她吹过头发呢。

这种感觉就像六岁前,妈妈抢她零食吃时一样。

想了想,王洛栖将手机切换到拨号页面,直接拨出去一通电话。

但她手指点动的人名,却不是吴晚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