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给你一个童年

面对赵婉琪的质疑,王洛栖声音清冷的回道:

“关于我国《收养法》中对于收养人的规定:无子女或只有一名子女,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并且年满30周岁。”

“除此之外,根据《民法》的规定,有配偶者领养子女,须夫妻同意共同收养。无配偶的男性领养女性者,领养人与被领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

说完,她看向赵婉琪:“赵小姐,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赵婉琪被噎了一下:“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王洛栖有些疑惑:“做一件事之前必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这难道不是常识吗?”

“就,就算这样,你也不符合收养条件吧,你有三十岁吗?”赵婉琪强自挽尊。

王洛栖双手交叉在腹部,身子向后倾斜,倚在沙发靠背上:

“我想赵小姐有些误会了,咱们应该年纪相仿,我自然不满足收养年龄,但我是替我母亲来的,她今年39岁,完全符合收养条件。”

谁和你年龄相仿,我今年才16岁.....赵婉琪心里暗自吐槽,嘴上却继续反驳道:

“那你应该让你母亲亲自过来吧,领养孩子又不是领养宠物,怎么能这么草率就做决定呢。”

“阿琪,怎么说话呢。”一直旁观的温院长,适时打断道。

“王小姐你别介意,婉琪也没别的意思,她主要是把温言当弟弟,是关心这孩子。”

“不过,她说的也有些道理,这么大的事情,你看是不是应该让你母亲来一趟。”

“毕竟,我们福利院虽然规模小,但一切手续都是要走正规流程的。”

看着温老太太和赵婉琪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温言有些想笑,但心底也升起一股暖意。

就像老太太说的那样,她们的各种问询,其实也只不过是在关心自己,怕收养自己的人家太过草率,最终让自己受到伤害。

王洛栖拿出手机,一番手指点动,就在对面三人以为她要给自己母亲打电话时,她却将手机递了过来。

温老太太愣了一下,但还是接过手机,刚看几眼,她又将挂在胸前的老花镜给带上,似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信息。

温言和赵婉琪都有些好奇,见状也凑了过去,就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人的身份信息,看头像正是对面的女人。

“王洛栖,女,汉族,七里香医药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看完这段话,温言心中只有一个词——我艹,富婆。

如果这是地球,在听到七里香这个名字时,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那个被网友戏称为“华语乐坛最后底线”的奶茶天王。

但在蓝星的魔都,人们想到的肯定是这家市值几百亿的药企,因为它的影响力早已融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

在魔都,谁家里还没有几种七里香集团的常备药。

但继续看下面的详细信息,温言就默默的将“富婆”的标签,给换成了“挂逼”。

这尼玛,到底是什么样的开挂人生,才能有这样的传奇履历:

“十二岁参加高考,成功考入燕京大学,十四岁修完所学课程、并完成毕业答辩,同年被米国沃顿商学院录取。”

十二岁就参加高考,还考上了燕大,你让我这个学渣情何以堪.....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学神?

强压下心中的自卑,温言继续往下看:

“十五岁因为父亲去世,提前结业回国,开始打理集团业务,并在十六岁成年后,平稳完成过渡,正式就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啊!”还没看完,温言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尖叫。

赵婉琪语气里满是讶然:“你,你就是四年前新闻上的那个天才少女,十二岁就考上燕大的那个王洛栖。”

显然,对于她来说,什么总裁不总裁的,都没有十二岁便考上全国最高学府,来的震撼人心。

王洛栖只是微微点头,似乎对天才少女这个称呼,并不怎么感兴趣。

她又从口袋里掏出块卡片,递给还有些晃神的温老太太:

“这是我母亲的身份证,你可以核实一下她的个人信息,她是咱们第一人民医院的副院长,这些身份信息网上就能查到。”

温院长接过身份证,却并未用王洛栖的手机搜索,而是看向赵婉琪。

赵婉琪立马会意,忙跑到办公桌上的老式电脑前,开始噼里啪啦的一阵操作。

几分钟后,她站起身,对着温院长点了点头,显然这段时间内,她已经将王洛栖和她母亲的信息,又重新确认了一遍。

王洛栖又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我母亲现在正在外地出差,无法亲自前来办理收养手续,这才让我过来代为办理,这是委托书、上面有我母亲的签字。”

温老太太接过委托书,还煞有其事的扶了扶老花镜,似是看的极为认真。

其实,她多想告诉眼前的女孩,咱们这种规模的福利院,虽说是要走正规程序,才能收养孩子,但其实也没有说的那么严格。

只要家庭清白,符合收养孩子的法律规定,且有收入稳定的工作,他们福利院基本都会同意。

约莫三分钟后,温老太太合上文件:“有你母亲的委托书,也算符合规定流程,只是我有个疑问,你是第一次来福利院吧,怎么会直接选上温言这孩子。”

王洛栖将一个月前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未免伤了老太太的颜面,她没提温言捡废品的事情。

毕竟,让一个几岁的孩子去拾荒,这说出来就有些故意打脸的嫌疑了,能将一个集团打理的井井有条,这些人情世故她自然懂。

老太太听了王洛栖的解释,她把温言拉到身前,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有些后悔的说道:

“小家伙,你那天晚上怎么不和奶奶说呢,我记得当时奶奶还朝你发火了。”

然后,就多了个说谎的罪名,再罪加一等嘛.....温言暗自吐槽,两世为人,他太了解家长们的操作了。

温老太太一边揉着温言的小脑袋,一边进行着最后的试探:

“温言这孩子是我们院里皮相最好的、也是最乖巧的,我一直拿他当亲孙子养,就是他太懂事了,懂事的让人心疼。”

老太太的潜意思就是——温言有些早熟。

作为福利院院长,她自然明白,凡是来领养孩子的家庭,都更喜欢容易培养出感情的懵懂小孩。

但老太太还是把温言的情况给说了出来,因为在这种事情上选择隐瞒,那其实就是欺骗,到头来被人家发现了,受到伤害的还是孩子。

老太太一直拿温言当亲孙子养,可不想让他受这个委屈,将一切都摆到明面,真要不同意,那她就继续养着这孩子。

福利院里虽然穷,但也不会少了这孩子的衣食。

王洛栖明白老太太的暗示,她也做出了保证:

“这点请您放心,我既然要领养这孩子,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您担心的情况,并不会发生。”

“那就好。”

一切谈妥之后,王洛栖走到温言身前,蹲下身子,看着他的眼睛,问道“小家伙,你愿意跟姐姐走吗?”

好家伙,终于想起询问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了.....温言腹诽一句,然后问道:

“我能问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

“你为什么要领养我,就因为我救了你吗?”

王洛栖沉默片刻,才回道:“因为我想给你一个童年。”

然后她揉了揉温言的脑袋,在心里补充道:

“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