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眼前的圣光

这女人怎么突然要带自己去游乐场?温言心里有些纳闷。

像她这样的高知分子,内心都是清高且骄傲的,她会带着一个陌生小孩去游乐场玩?

虽然现在自己落户到了她的名下,名义上两人也算是一家人了,可温言心里清楚,两人的关系也仅仅限于名义上。

从她昨天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她明显不情愿领养自己。

虽然王洛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让她暂时选择了妥协,没有将他送回福利院。

可这也就是过了一晚上的功夫,吴晚晴不至于有这么大的转变吧。

这完全不符合她的日常画风啊!

这别不是有什么坏心思吧。

难道是打算将自己带到游乐场,然后给自己来个“人为走丢”?

这样既能给王洛栖一个交代,也能遂了她的心愿。

可这也太低级了吧。

先不说王洛栖这么聪明,不可能被这样拙劣的把戏给糊弄。

就是单说吴晚晴骨子里的清高,应该也不屑于用这种卑劣的把戏,对待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吧。

“怎么,你不想去吗?”看着温言迟疑的表情,吴晚晴开口问道。

“阿姨,我只是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大孩子了,还去游乐场这种地方,是不是有些不太好。”温言委婉的拒绝道。

不论吴晚晴抱着什么心思,反正他绝不会去游乐场的。

这倒也不是觉得,游乐场是小孩子才会去的地方。

前世,他工作以后也经常去游乐场。

不过他玩的是大摆锤,过山车,跳楼机,这类比较考验勇气的游戏设施。

无论工作多糟心,或者内心多烦躁,只要在过山车或者大摆锤上走一遭,立刻就能忘记所有烦恼。

那真是个缓解工作压力的好地方,每次玩的时候,都有一种深入灵魂的颤栗感。

下来以后,只顾得双腿发抖,哪还能记得烦心事?

可他现在的年龄去游乐场,又玩不了这种刺激的游戏。

五六岁的小孩能玩些什么游戏呢?

爬爬梯,蹦蹦床,跷跷板?

他一个二十多岁的真正男子汉,去玩这些游戏,他会尴尬的抠脚趾吧。

为了鞋子的耐久考虑,温言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

“怎么会不太好呢?”

吴晚晴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你洛栖姐小时候,就很喜欢去游乐场。”

不是吧,王洛栖还有这爱好.....这还真没看出来。

不过,他还是继续拒绝道:“阿姨,我真的不想去。”

“哪有小孩子会不喜欢游乐场呢?”

说到这里,吴晚晴脸上露出一抹凄婉的神色:“所以,你应该是不喜欢阿姨喽。”

“一定是这样。”

她叹了口气,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委屈:“阿姨一开始不想领养你,所以你心里肯定觉得我是个坏阿姨。”

“没有,没有,阿姨我可从没有这么想过。”温言连忙摆手,表明自己的立场。

他觉得眼前的女人,应该是个戏精。

这面部表情切换的如此自然,不出道拍戏,还真是可惜了。

再说,他心里也确实没有埋怨过吴晚晴。

毕竟,领养孩子本就是看个人意愿,吴晚晴不想领养他,这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又怎么会心生不满呢。

换位思考,如果是自己的女儿,不声不响给自己领养了个孩子,温言觉得自己的表现,还未必能比的上吴晚晴呢。

至少,她在自己面前,从没说过什么难听的话,连阴阳怪气都不曾有过。

为人处世方面的修养,她做的很到位。

“可是,阿姨现在已经想通了啊。”吴晚晴将温言拉到身边。

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阿姨曾经很遗憾,自己没能有个儿子,现在洛栖替我领养了你,也算圆了我的心愿。”

“一女一子,便是个好字,阿姨的人生也算圆满了。”

温言只是乖巧的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眼前女人的解释。

“阿姨说的这些,你相信吗?”吴晚晴看着温言的眼睛问道。

我信你个der。

温言用力的点点头:“阿姨,我相信!”

“那你现在还要拒绝,跟着阿姨去游乐场吗?”吴晚晴话锋一转。

温言眨了眨眼睛,眼神中满是茫然,他是真没想到吴晚晴会来这么一招。

她绕着圈子,说了一大堆“肺腑之言”最后却又给他绕回了游乐园。

果然,这个女人坏滴很。

连小孩子都套路。

“阿姨,我.....”温言想再找些理由拒绝。

但还没等他说完,吴晚晴就继续说道:“你要是不同意,那就是还在埋怨阿姨。”

面对这女人的套路,温言还能怎么说?

在不揭穿她表演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答应。

见温言点头,吴晚晴露出温和的笑容,她拿着手包,拉起温言就要向门外走去。

搞定!

“等等。”温言身子后仰,这才止住了女人的脚步。

“怎么了?”吴晚晴回头问道。

她以为温言是要反悔,正准备拿出有关“说谎不是好孩子”的说辞。

就见温言说道:“阿姨,您等我换个衣服呗。”

他现在穿的是夏日神器三件套——背心、短裤、人字拖。

虽说小孩子并没那么多讲究,但温言前世养成的习惯是,出门一定要保持自身形象。

吴晚晴点了点头,看着跑回房间的小家伙,她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

虽然是福利院走出来的孩子,但他很懂规矩,也很有教养。

想到这里,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褶皱的旗袍,微微皱了皱眉头。

昨晚情绪波动比较大,今早出门时又满是心事,竟然忘记换衣服了。

她走进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有些散乱,眼袋也有些浮肿,虽然依然很美丽,但这并不符合她的风格。

因为,这不体面!

吴晚晴觉得自己有必要收拾一下,不能就这样蓬头垢面的带着小家伙出去玩。

……

三四分钟后。

温言换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却发现吴晚晴并不在客厅。

他有些纳闷?

难道是那女人良心发现,不忍心继续套路他这个小孩子,所以就回家了。

想到这个可能,温言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小孩子还是很有优势的嘛。

“嗡嗡嗡。”

听到卫生间里的动静,温言嘴角的笑意渐渐凝固,这是洗衣机的声音?

原来她没走啊!

空欢喜一场,温言有些无奈。

不过,这女人演戏演的还挺全套的,为了取得自己的信任,竟然还帮忙洗衣服。

“阿姨,你不用帮我洗衣服的,我就两件短袖也用不到洗衣机,下午我手洗就......”温言说着话,便推门进了卫生间,他不想太麻烦吴晚晴。

但刚进入卫生间,温言就呆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圣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