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游乐场?

“吴阿姨,您怎么来了?”看着眼前的高挑身影,温言有些迟疑的问道。

但旋即他就反应过来,这是人家女儿的家,以他的身份问出这句话,好像有些不合适。

因此,他连忙让开身子,邀请道:“阿姨,您快进来。”

“好。”吴晚晴笑着揉了揉温言的脑袋,然后便向客厅走去。

温言被她揉的有些懵逼。

这女人别不是吃错药了吧?

要不然,怎么突然对他这么热情?

温言现在还记得,昨天吴晚晴和他交谈时,话语中的那种疏离感。

温言知道她这是在机关里待久了,再加上家庭条件优渥,长期以来便养成了这种清冷气质。

但今天的吴晚晴,却像变了个人一样。

吴晚晴走到沙发前,先是用手仔细捋了捋旗袍下摆,然后才慢慢坐下。

她的坐姿很优雅,仪态也很从容,像是名门里走出来的大家闺秀。

看着眼前女人的衣着打扮,温言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经过昨天短暂的相处,温言能察觉到吴晚晴,是个比较注重外在仪表的人。

但她今天穿的旗袍,却还是昨天那套,都已经能看出明显的褶皱,脚上的高跟鞋也和昨天一样。

意识到这个细节,温言又仔细观察了下吴晚晴。

他发现沙发上的女人,头发有些凌乱,像是未曾打理过,眼袋也有些浮肿,看样子应该是哭过?

温言有些不确定自己的推测。

不过,无论吴晚晴是来干嘛的,温言觉得自己都要礼貌招待。

毕竟,这可是他名义上的监护人。

他热情的为吴晚晴倒了杯水,递到她面前说道:

“阿姨,洛栖姐上班刚走,您是有什么事吗?”

“阿姨不找她,阿姨今天过来,是来找你的。”吴晚晴笑着说道。

看着眼前的小男孩儿,她的眼神有些复杂。

两人明明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如今这孩子却落户到了她名下,和她成了一家人。

更荒唐的是,户口本上的一家三口,女儿和这孩子住在了一起,她这个户主反倒成了局外人。

昨天晚上从这里离开,吴晚晴就回了年华里的别墅。

不过,她却并未休息,而是坐在楼下的沙发上,想了整整一宿。

她出身名门,父亲在军政两界都有很大的影响力。

小时候,她是家中独女,上有三个哥哥,父亲又是老来得女,因此将她当做小棉袄,视为掌中宝。

三个哥哥与她的年纪相差不少,所以也非常疼爱她这个幼妹,凡事都宠着她,让着她。

从小到大,吴晚晴就没受过什么委屈,就算是在那座四九城中,她都可以横着走。

但唯独到了婚姻这件事情上,家里的老爷子,却没有顺着她的想法来。

因为父亲看不上,她挑男人的眼光。

她一直觉得在婚姻方面,父亲并不是个古板的人,因为她的三位嫂子,也都是普通家庭出身。

从这点便能看出,老爷子并不注重“门当户对”的说法。

可当她带着男友上门时,却遭到了老爷子的强烈反对。

还给了一个心术不正的评价。

她没有听从老爷子的意见,还是毅然决然的嫁给了王洛栖的父亲。

也因此和家里闹的有些僵。

婚后,丈夫创业建立了自己的公司,两人生活的也很幸福,她更觉得自己的眼光并没有错。

但不久后,家里的公司出现了问题。

在丈夫的苦苦哀求之下,她犹豫了很久,终究还是违背了以往的原则,用父亲的人脉,帮忙打通了关系。

最终,丈夫的公司保住了,但她和父亲的关系,却再也回不去了。

老爷子从战争年代一路走来,性子向来是刚正不阿,眼里也是揉不得半点沙子。

他虽然从小就疼自己,但当自己打着他的名号,为丈夫疏通关系的时候,在老爷子的心里,估计就再也没有她这个女儿了。

从那次事情之后,老爷子就和她通过一次电话,还是因为替女儿改名字的事情。

从小疼爱她的娘家人,因为她的错误行为,已经和她老死不相往来。

婚前,对她甜言蜜语,并且百依百顺的丈夫。

也因为在她身上,再也借不到权势的便利,以及没能给他生个可以传宗接代的儿子。

而选择和她渐行渐远,最终还婚内出轨,生了个私生子。

最终她只能将生活的重心,全都放在了女儿身上。

她一定要把女儿培养成,她没做到的样子。

她因为动用父亲的关系求人办事,最终和父亲闹掰,她就想让女儿以后可以不用求任何人。

她因为没有价值而被丈夫抛弃,她就想让女儿以后成为谁也离不开的人。

她想让女儿活成,她没活成的样子。

她想让女儿过上,她所羡慕的生活。

总之,她想让女儿长成她心中所渴望的模样。

但昨天晚上,女儿那声“我不想做你的工具”彻底惊醒了她。

是啊,她所谓的一切为了女儿,却恰恰忽略了女儿的感受。

女儿并不幸福,甚至说,她活的很辛苦。

所以,在她长大了以后,她才会疏远自己。

昨天夜里,吴晚晴回顾了下自己的前半生,她才发现自己活的真失败。

她的人生本是天胡开局,却因为自身不会玩牌,最终输了个彻底。

在认识到自己的失败之后,吴晚晴就想做些什么来补救。

比如缓和与女儿的关系。

现在女儿疏远她,她只能从别的方面入手,比如眼前这个小家伙。

所以,她才会来到了这里。

“阿姨,您怎么了?”温言看着发愣的吴晚晴问道。

“没什么,阿姨在想些事情。”

吴晚晴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然后问道:“你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挺好的啊!”温言有些狐疑的说道。

他有些摸不准吴晚晴的想法,这别不是笑里藏刀吧?

吴晚晴喝了口茶水,然后问道:“你今天中午有没有时间?”

没有,我很忙的,温言心里有些吐槽。

但吴晚晴既然这么说了,就肯定是有事请找他。

所以,温言还是老老实实的回道:

“有啊,我在家里挺闲的。”

“那今天中午,阿姨带你去游乐场,好不好?”

想起女儿昨天说起游乐园时遗憾的神情,她就有些揪心。

她一直沉浸在自己失败的婚姻里,反而忽略了身边最重要的人。

“去游乐场?”温言的眼皮跳了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