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小星星

虽然王洛栖说的比较笼统,但温言还是听懂了。

是啊,她这么年轻就坐上了集团总裁的位置,看似是大权在握,但下面的人却未必会服气。

底层的员工还好些,他们一般不会关心老板的年纪,谁给他们发工资,他们就听谁的。

但高层就不同了,尤其是集团的股东,那些在创业之初就跟着王洛栖父亲的公司元老。

他们会甘心让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领导自己?

毕竟,王洛栖接手集团,并不是那种老一辈到了退休年龄,顺其自然的退居到二线,让子女来继承自己的位置。

这种情况,老一辈在退下来之前,就会做好各种安排。

甚至在退休之前,他们就已经让子女进入公司历练,等他们退休时,子女早就能独当一面,自然能完成权利的平稳过渡。

但王洛栖是父亲突然出了意外,临危受命接手的公司,并没有人替她铺路,也没有人在后方照拂。

她如果真的下放权力,那么等着她的应该就是被架空。

温言突然有些明白王洛栖的压力了。

外人只看到她光鲜的一面:

十二岁就考上最高学府的天才少女。

十六岁就掌握百亿集团的美女总裁。

可又有谁见过她背后的心酸呢。

在同龄人还在享受大学的美好生活时,她却是每天工作到凌晨,更要应付各种高层之间的勾心斗角。

在同龄人还在纠结,穿什么裙子配什么发卡时,她却是日复一日的商务装,只为让自己显得更成熟。

温言用小手戳了戳女孩的肩膀,安慰道:“洛栖姐,你一定很辛苦吧。”

王洛栖身子猛地一僵,呼吸也微微停滞:“还,还好吧。”

她没想到能看出自己辛苦,并且安慰自己的人,会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

毕竟,连她的母亲,都未曾向她说过一句辛苦。

王洛栖伸手将温言紧紧搂进怀里:“有你这句话,姐姐就不辛苦。”

香气重新袭来,窒息感也慢慢降临,温言使劲摇了摇身子:

“松开,洛栖姐,你快松开。”

稚嫩的童音,瓮声瓮气的从被窝中传了出来。

“怎么了?”王洛栖有些疑惑,但还是放松了些力气。

“咳咳.....”温言赶紧挣脱出女孩的怀抱。

他先是大口大口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然后才有些委屈的说道:

“洛栖姐,你是想闷死我,好继承我的零花钱吗?”

温言语气里是满满的怨气。

前世,他是被舞台事故送走的歌坛新星,今生,他可不想再做个被美少女闷死在怀里的奶娃。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饱满弧度,王洛栖脸色微微泛红,她忘记自己身材的霸道之处了。

没脸见人了.....王洛栖将脑袋埋进被子里,把被子卷成一团,打算装鸵鸟。

看着身旁不停蠕动的小布包,温言有些无奈,他用小手拍了拍布包:

“洛栖姐,你把被子都给卷走了,我怎么睡?”

听到温言的声音,布包虽然停止了蠕动,但里面的女孩却还是没有露头。

担心王洛栖闷出个好歹来,温言装可怜道:

“洛栖姐,现在虽然是夏天了,但房间里可是吹着空调呢,晚上如果不盖被子的话,我可是会感冒的。”

也不知是温言装可怜起到了作用,还是女孩在被子里闷得受不住了,凉被打开了一条缝隙。

里面的女孩,借着凉被的缝隙,观察了下温言的方位,然后温言就被拖进到了被子里。

“忘掉刚才发生的事情,听到没?”被子里传来女孩的威胁声。

“呜呜,洛栖姐,我腰快要断了。”

“听到没?小家伙你听到没?”被窝里继续传出女孩的威胁:“不然,你就别怪姐姐要杀人灭口了。”

“咯咯咯.....”

被窝里传出小孩的猪叫声:“洛栖姐,别挠我咯吱窝,我怕痒。”

“咯咯.....我听到了,我听到了,洛栖姐你快住手。”

十几秒后。

“呼呼.....”

凉被里钻出一大一小两个脑袋。

成功让温言妥协,答应忘记刚才的事情,王洛栖露出满足的笑容。

而温言则是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他的嘴角还挂着一串水迹,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别误会,嘴角的水迹只是笑出来的口水。

不行,不能就这样算了,温言感觉自己被这个女人给玩坏了。

他必须要给自己要点补偿。

温言戳了戳身旁的女孩:“洛栖姐,你要是想让我忘掉刚才的事情也行,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小家伙,你还敢说。”王洛栖坐起身子,说着就要向温言扑过来。

“停停停!”

温言吓得往后缩了缩身子:“这个条件对你来说很简单,你只要答应我,我立马忘掉刚才的事情。”

王洛栖有些狐疑:“你先说来听听。”

“给我五千,啊不,三千,给我三千块钱就行。”温言在心里估算着绘画工具的价钱。

“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王洛栖没有立即答应。

这些钱对她来说自然不算多,但对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再说,这小家伙应该也不缺钱才对,她中午才刚给过他一千块钱。

所以,王洛栖觉得自己必须要问个清楚。

“我想买一套绘画工具。”温言也没有选择隐瞒。

王洛栖眨了眨眼睛,问道:“你会画画?”

“爱好而已,稍微会亿点点。”温言谦虚的说道。

“可是,温院长不是说你喜欢音乐吗?”王洛栖想起离开福利院时,温老太太对自己的嘱托。

那是因为老太太是音乐老师,我才只表现出音乐天赋,温言心里默默想道。

隐瞒也不是长久之计,他觉得应该慢慢展露出自己的不同:

“洛栖姐,那个我的爱好比较广泛。”

然后,他弱弱的说道:“你同意吗?”

“几千块钱,这只是小问题。”王洛栖毫不在意的说道。

温言眼神一亮:“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不,我不同意。”王洛栖果断拒绝。

那你说个dei的小问题,温言有些郁闷。

看着温言失望的小模样,王洛栖眼神一转,然后说道:“除非,你给我唱首歌听。”

“唱歌?”温言有些纳闷,她怎么会提这个要求。

唱歌,这可是自己的老本行,都不需要解锁技能的看家本领。

“嗯。”王洛栖点了点头:“温院长说你唱歌可好听了。”

借着窗外的月光,温言能看到女孩脸上的期待。

唱些什么歌呢?

温言觉得这是一个,为以后展现音乐天赋做铺垫的机会,所以他不想唱这个世界的歌。

但他也不能太惊人。

五六岁的小孩子,原创情歌“死了都要爱”这种想想都雷人。

想了一会,温言发现适合他现在年龄段的歌曲,好像也就只有儿歌了吧!

看着窗外的月光,温言突然想到了一首歌。

“洛栖姐,那我唱了啊。”

温言清了清嗓子:“一闪一闪亮晶晶”

“好听。”温言刚一开口,王洛栖便眼神一亮。

温言唱歌时的声音,比平常说话时,还要清脆悦耳。

看着窗外的星空,温言继续唱道:

“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

“好像千万小眼睛”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