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太年轻了

“洛,洛栖姐,你要睡这里?”温言往被子里缩了缩小脑袋。

他突然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早上找什么理由不好,非要说自己认床,这下可怎么办?

“是啊!”王洛栖眨了眨眼,掀开凉被就要往被窝里钻。

“桥豆麻袋!”温言吓得爆了句电影小词汇。

他小手紧紧拽着凉被:“洛栖姐,你其实不用这样,我已经习惯这个床了。”

“现在我们熟悉的就像亲人一样,洛栖姐请你不要打扰我们。”说着话,温言还在床上卷着被子打了个滚。

他心里有些窘迫,这么个美少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竟然要钻他被窝,这不是在诱惑他犯罪吗?

虽然,他现在的身体,还没有犯罪的资本。

可就算是这样,他也很难堪啊!

他可不是海贼王里的桃之助,那样的小孩必须领盒饭。

王洛栖今晚过来,是因为温言早上说认床睡不着觉,担心休息不好,会影响他的身体发育,所以才想帮他尽快熟悉环境。

当然,依她的性格,并不会明说。

俯下身子,王洛栖用嫩白的手指,戳了戳温言的额头:“所以,你这是在嫌弃姐姐吗?”

“当然不是!”温言连忙摇头。

看着站在床头前,穿着白色睡裙,秀发如瀑散在身后,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孩,他还真说不出那样违心的话。

灯光洒在女孩的鹅蛋脸上,让她的五官极具古典韵味,弯弯的新月眉,长而翘的眼睫毛,秀挺的琼鼻,红润的唇瓣.....

这样的容颜、气质,让温言想起了前世电视剧里,那个一袭轻纱白衣,踩着《天下无双》前奏曲出场的女孩。

“既然这样,那你还不让姐姐进去。”王洛栖借着温言愣神的功夫,钻进了被子里。

“啪嗒”王洛栖关了台灯,卧室里便陷入一片黑暗,唯有窗台处撒过来的点点月光。

被窝中,温言的手指不经意间,碰触到女孩裸露在外的肌肤,就感觉像碰触到绸缎一般丝滑。

他有些不自然的扭动下身子,为了避免离女孩太近,他又往里侧挪了挪。

“别动!”

王洛栖伸出手臂,将温言搂在怀里:“小家伙,你再往里面挪挪,可就掉到床底下去了。”

“快睡吧。”说着话,她还用手掌揉了揉温言的脑袋。

被女孩搂在怀里,温言有些难受,他能清晰的闻到女孩身上的清香。

香味丝丝缕缕的侵袭着他的嗅觉,他的理智告诉他要离女孩远些,但身体的本能却驱使着他靠近。

“洛栖姐,我有些闷,你能不能松开我。”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本能。

“怎么了?”王洛栖的小手摸了摸温言的额头。

有些烫。

“你不会发烧了吧?”王洛栖撑起身子,借着月光看了看温言有些红扑扑的脸蛋。

“咳咳....”

温言有些尴尬:“就是有些闷。”

“这样啊!”王洛栖松开手臂,又往外侧移了移身子。

重新躺好之后,王洛栖有些遗憾,人形“抱枕”真不错,这不比布偶娃娃的手感强多了。

可惜就是不给抱啊!

……

半小时后。

温言眨了眨眼睛,他好像...大概...应该是失眠了。

本来他是因为困意袭来,所以才要上床睡觉,结果王洛栖进来之后,他反倒是睡不着了。

她还真是过来添乱的。

要不是她过来,现在自己八成正在梦里,带着周公的女儿看金鱼呢。

这下可好,羊都快数了半个牧场了,他还是没有丝毫困意。

借着窗台照进来的月光,温言观察了下近在咫尺的女孩,见她小刷子似的睫毛,还在微微颤动。

这是还没睡?

温言试探般的喊了一句:“洛栖姐?”

“嗯。”女孩答应了一声。

然后,她转过身子看向温言,问道:“怎么还没睡?”

还不是因为你个捣蛋鬼.....在娱乐圈那个大染缸里,摸爬滚打了六七年,温言自然不会说出这么低情商的话。

想了想,他说道:“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没事,过段时间就好了,我刚去国外读书时也这样。”王洛栖轻轻拍了拍温言的后背安慰道。

温言抿了抿嘴唇,他开了个玩笑:“洛栖姐,你也认床吗?”

“这倒不是。”王洛栖想了想说道:“就是人在异乡,难免有些孤单......”

温言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一幅画面,大洋彼岸的某栋公寓中,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在床上辗转反侧的身影。

想想还真是可怜呢。

其实,他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前世没有考上音乐院校,他选择北漂追逐梦想,在那个繁华都市的某个不知名地下室的小板床上,他何尝不是一样的孤单呢?

区别只在于,王洛栖住的房子肯定要比他好上不少,但她的年纪也要比那时的自己小上四五岁。

想起昨晚凌晨,那个还在伏案工作的身影,温言情不自禁的问道:“洛栖姐,你今天不用处理文件吗?”

“给自己放半天假呗。”王洛栖戳了戳温言的小脸:“我是总裁诶,进公司后我还没休息过呢,今天给自己放下假,有问题吗?”

“没,当然没问题。”温言侧头躲过王洛栖的手指。

“洛栖姐,其实你可以将工作交给下面的人做啊。”温言隐晦的建议道。

为了掩饰自己的目的,他还天真的问道:“我看电视剧里,那些总裁每天不都是在忙着谈恋爱吗?”

“咯咯....”王洛栖被温言的说法逗笑了。

她刮了刮温言的鼻子,说道:“所以说嘛,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啦。”

见王洛栖没明白自己的意思,温言便说的更加直白:

“可是,院长奶奶说过啊,生火做饭要交给厨房阿姨,打扫卫生要交给保洁阿姨。”

“如果事事都亲力亲为,那样只会把自己的身子骨累垮。”

按照老规矩,温言将锅甩给了温老太太。

王洛栖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们院长奶奶还和你说这些啊。”

“她说的道理并没有错。”

“但是呢,这种管理方式并不适合姐姐。”

停顿片刻,王洛栖才继续说道:

“因为姐姐太年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