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领养?

赵婉琪也注意到了这个女人,她悄声道:

“这女人的气场有亿点点强,一看就不怎么好惹,咱们还是离她远点儿吧。”

说话的同时,她拉着温言向旁边挪了挪,给面前的女人让开了道路。

她其实是个骄傲的性子,无论是优异的成绩、不俗的样貌、还是傲人的身材,这都是她骄傲的资本。

可以说从小到大,她都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的模板。

但当面对眼前这女人的目光时,她却有些不敢与之对视。

哼,这一定是年龄的劣势,等再过几年,我的气场一定比她还要强.....赵婉琪在心底暗戳戳的为自己打气。

看着秒怂的赵婉琪,温言有些无语,就这点胆子,还一天到晚的蹂躏自己,真就窝里横?

不过,看着越来越近的女人,温言心中的熟悉感也越发强烈。

这个女人他绝对见过。

“小家伙,你还记得我吗?”

女人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言下意识的点头,反应过来后,他又急忙摇头否认。

这一切举动,都很符合他目前的年龄。

仔细打量了下女人的面容,又瞥了眼不远处的崭新suv,温言猛然反应过来......这不会是一个月前的那个女司机吧?

那天因为女人头发凌乱,他并未看清女人的五官,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美。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骑兵变步兵,模糊变高清,分辨率直线上升。”

女人被温言的举动逗乐了,她嘴唇微微上翘,露出两个迷人的小酒窝:

“你是叫温言,对吧?”

“你怎么知道?”

温言躲到赵婉琪身后,扯着她的衣角,露出了半个脑袋。

“这也不算难吧?”

女人从车上拿出一个鼓囊囊的尼绒袋:

“我之前那辆车虽然报废了,但行车记录仪却没有坏,至于名字,在这附近像你这么大,就要外出拾荒的小孩子,也就你自己了吧。”

还真是那个女人.....温言试探道:“那姐姐是来干嘛的?”

“物归原主。”女人将尼绒袋递还给温言。

“顺便再来找你们院长谈些事情,既然你救了我,我总要做些什么。”

做些什么,难道是来捐款的,温言心里暗喜,这女人一看就很有钱,出手应该很阔绰吧。

“外出拾荒?救了她?”听着两人的对话,赵婉琪有些凌乱。

每个字她都听懂了,但她还是没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女人一直在和温言说话,赵婉琪感觉自己这个“超c少女”似乎是被无视了。

她上前两步,挺了挺颇具规模的酥胸,为自己增强气势,并扬起雪白的下巴,问道:

“你刚才说,你要找院长?”

女人收起和温言交谈时的和善,恢复往日工作时的清冷模样:“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

赵婉琪退后两步,重新回到原地,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要找院长,我可以带你去.....”

温言跟在两人身后,他觉得赵婉琪应该改个名字,叫赵小怂才更贴切。

三人来到温院长的房间门口,赵婉琪敲了敲房门,听到里面说了声“请进”她才推开房门,示意身后的女人进去。

温言本来也想跟进去,看看这女人是不是真要捐款,这可是他拉来的投资,他要求分一杯羹,应该不过分吧。

结果赵婉琪却直接把门给关上了。

然后他就被那双白皙的小手,给扯住后衣领拎了起来,这熟悉的操作,让温言有些无奈。

为避免再被赵婉琪来个怀中抱弟杀,他忙问道:

“阿琪姐,你又怎么了?我这次可没想偷偷溜出去。”

赵婉琪改拎为抱,将温言夹在腋下,用另一只手“狠狠”在他粉嫩的小脸上拉扯:

“快说,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出去拾荒?”

“还有她怎么会说,是你救了她?”

边说,她还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威胁道:“不说的话,我可就要动用家法了。”

你好幼稚....温言被赵婉琪的举动,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你都已经成年了诶,还在我这个小孩子面前卖萌。

“咯吱.....”

正当他准备解释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脖子上挂着个链条款老花镜的温院长,从里面走了出来。

透过温院长两人能看到,刚才那女人正坐在会客桌前的沙发上,端着杯茶水,也在望向他们这边。

温院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退休前是个音乐老师,所以身上有股书卷气,性子也比较和蔼。

看见两人此时的模样,她也不意外,无他,习惯就好。

福利院里有不少孩子,赵婉琪却唯独爱带着温言玩闹。

“别闹了,快把他放下来,都说多少次了,别动不动就把他给拎起来,再扭到身子。”

赵婉琪吐了吐舌头,忙将温言放下,还贴心的为他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

“温老师,这可不怪我,您不是说要让我帮您看着他嘛,这小家伙太调皮了,您正在招待客人,我怕他给您添乱。”

温老太太闻言轻笑:“你啊,还和高中时一样会狡辩。”

没错,温老太太就是赵婉琪高中时的音乐老师,所以她才会在暑假里来福利院做义工。

“都进来吧,正好有些事要和你们说。”

温院长转身回到房间,示意两人坐到女人对面,并彼此介绍了下对方的身份。

当然,这个彼此指的是,赵婉琪和对面的女人,温言也是直到此时才知道这女人的名字——王洛栖。

一番介绍之后,温老太太看着王洛栖问道:“王小姐,你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吗?”

王洛栖看了眼对面的温言,然后点头道:“我已经认真考虑过了,要不然我也不会等到今天才来。”

温言故作好奇的问道:“温奶奶,你们在谈什么啊?”

温老太太笑了笑,揉了揉他的脑袋:“王小姐说要领养你。”

“噗...”正在喝水的赵婉琪,闻言被呛了一下。

“咳咳...”缓了几口气,她才说道:“温老师,您没开玩笑吧,她想领养温言,她才多大,这不符合收养法吧。”

温言也被老太太的话给惊了一下,这女人不是来捐款的吗?

怎么突然就要领养他了,这是什么神展开?

我救了你,你却想当我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