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陪睡?

“我.....”吴晚晴红唇微张。

她想为自己辩解一下,或者说说自己的苦衷。

但看着女儿泛着波光的眼眸,她突然觉得所有的解释,都变得苍白无力。

如果是工作上的分歧,她可以用自己丰富的经验,辅以华丽的辞藻,从各种角度去说服对方。

但面对自己唯一的女儿,她说不出张口就来甚至已经形成习惯的假大空。

用那样的理由来为自己辩解,她自己都会鄙视自己。

她确实以爱为名,强加给女儿太多的压力,伤害也已经形成。

现在解释的再多,理由再冠冕堂皇,又能如何?

早年她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协和医学院的学长,也就是王洛栖的父亲,本以为嫁给了爱情,结果却遇到了负心人。

因为爱情与亲人闹掰,她不后悔,爱情最终离她而去,她也不后悔。

因为,她还有女儿。

所以她以最严格的要求对待女儿。

发现丈夫出轨,并有了个私生子前,她想将女儿培养成艺术家。

所以王洛栖六岁之前,她给王洛栖穿漂亮的公主裙,经常带她去听音乐会,带她学跳舞、练钢琴、学美声。

她很高兴,女儿也喜欢这些。

但发现丈夫出轨以后,她突然觉得所有的浪漫都不靠谱,所以她让女儿刻苦学习。

虽然也有让女儿和那个私生子比较的意思,但她还是想让女儿过得好。

毕竟,成人的世界很残酷,有能力的人才不会被抛弃。

王洛栖也很争气,十二岁就考上了燕大,同年又获得了沃顿商学院的offer。

虽然婆婆重男轻女,更疼那个私生子,可丈夫临终前,还不是选择将公司交给女儿。

因为女儿的能力出众,能压的住各大股东。

女儿一直是她的骄傲。

可今天女儿的问话,却是直击她的内心,她一直想让女儿活成她想要的样子。

可她却忽略了女儿的感受。

原来,她并不幸福。

原来,这才是女儿疏远她的原因。

“咱们先不谈这些.....”开口以后,吴晚晴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干涩。

她舔了舔红唇,略作缓解后,才继续说道:“今天我来这里,是要和你谈谈这个孩子的事情。”

“你考没考虑过,领养一个孩子的后果。”

王洛栖点了点头:“当然,我做事前都会考虑清楚后果。”

说到正经事情上,吴晚晴也压制住起伏的情绪,问道:

“你会做饭吗?”

“你会做家务吗?”

“你懂得怎么照顾小孩子吗?”

恢复冷静以后,吴晚晴理性分析一下局势,便展开犀利的三连问。

“我可以请阿姨。”王洛栖罕见的在某件事上认怂。

“请阿姨,阿姨能替你照顾孩子,阿姨能给孩子家庭的温.....”说道这里,吴晚晴就说不下去了。

她本想说“阿姨能个孩子家庭的温暖吗”但想到王洛栖刚才的问话,她觉得自己没资格说这样的话。

“温言很懂事,就算不请阿姨,他也可以照顾自己。”

王洛栖指了指外面:“你没看到吗?他刚才就是自己在做饭呢。”

见从这方面说服不了王洛栖,吴晚晴就换了个角度,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你应该知道领养的孩子,也有财产继承权,你想没想过他长大后该怎么办?妈妈名下还有集团的不少股份呢。”

她想在财产方面,来说服女儿。

王洛栖美眸中闪过一抹自嘲。

“可我穷的就只剩下钱了。”

她摊了摊手说道:“所以,我并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

吴晚晴看了眼房门,压低声音道:“我不可能把我的财产分给外人,所以我绝不会同意你领养这个孩子。”

王洛栖知道这是母亲的底线,原因还是那个私生子造成的,她对这方面很敏感。

因此,她早有准备:“您可以看一下,户口本上温言并不是您的养子,而是侄子。”

王洛栖自然不在乎这些,但为了说服吴晚晴,她还是做了些程序上的手脚。

反正她有的是钱,温言成年后,自然少不了他的花销。

吴晚晴又看了眼户口本,但她还是继续劝道:

“你平时要忙公司的事情,也照顾不好孩子,要不妈妈给他找个好人家?”

作为魔都医院的副院长,吴晚晴要联系些有领养孩子需求的家庭,还是很简单的事情。

“不,我不同意。”王洛栖摇头拒绝,态度很坚定。

吴晚晴有些不解:“你还这么年轻,为什么非要领养孩子呢?”

“因为他救过我。”王洛栖将车祸当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出过车祸?”吴晚晴直接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你怎么没告诉妈妈呢?”

“呵。”王洛栖冷笑一声:“你还不清楚原因吗?”

“我.....”吴晚晴有些接不上话。

犹豫片刻,她还是说道:“就算这样,也不一定非要领养他啊,我们可以从其他方面补.....”

“够了!”不等她说完,王洛栖就打断她的话。

“我领养他不仅仅是因为他救了我,还因为我从他身上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看着吴晚晴的眼睛,王洛栖一字一顿的问道:

“我都已经长大了,您还要左右我的人生吗?”

……

温言将饭菜摆到餐桌上,他也没有先吃,而是等着书房里母女的谈话结果。

大概十来分钟左右,他便听到书房传来“咯吱”一声,然后就见到吴晚晴拿着手包走出来的身影。

“阿姨,晚饭做好了,您一起吃吧。”温言乖巧的问道。

无论结果如何,对方毕竟是王洛栖的母亲,该有的礼貌还是不能少的。

“不了,你们吃吧,阿姨吃过了。”吴晚晴露出一抹勉强的笑容。

她又看了眼书房,便没再停留,直接开门出去。

过了一会,王洛栖也走了出来,她对着温言比了个剪刀手:“搞定!”

“洛栖姐真棒!”温言竖了个大拇指。

“来来,开饭开饭。”她神情如常,并没有什么异样。

看着埋头吃饭的女孩,温言也没有讯问过程,反正肯定很艰难。

等吃过晚饭,温言便回房间继续学习绘图软件。

而王洛栖还像前几次那样,去水池前冲洗碗筷。

温言做饭她洗碗,似乎渐渐便成了一种习惯。

晚上十点半。

温言关闭绘图软件,又在部落上刷了波存在感,便准备关灯睡觉。

毕竟,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总是熬夜修仙,会影响身体发育。

他钻进被窝,正准备关掉台灯,突然听到房门处有些动静。

温言扭头望去,便见穿着白色睡裙的女孩,抱着个枕头走了进来。

“洛栖姐,你这是?”

“你不是认床吗?”

王洛栖走到床前,将枕头放到温言旁边,说道:

“今晚姐姐陪你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