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妈妈,您说是这样吗?

“我怎么来了?”吴晚晴有些生气。

我还没有问你,怎么莫名其妙就领养了个孩子,你反倒是问起我来了。

看了眼坐在一旁的温言,吴晚晴压住心中的火气,不想在孩子面前失了体面,她指了指书房:

“跟我来,咱们去书房里谈。”

说着她就拿起手包,起身进了书房。

“洛栖姐,这.....”温言有些忐忑。

从吴晚晴进门到现在,就一直没有询问过他的身份,也没对他出现在这里感到惊讶,温言觉得王洛栖领养他的事情,应该是暴露了。

之前王洛栖就说过,她妈妈是不会同意领养孩子的。

这点,从吴晚晴客气而疏离的语气中,温言也感觉到了。

他有些担心,因为他的事情,会引起母女两人的矛盾。

“放心,姐姐能解决的。”王洛栖拍了拍温言的肩膀,安慰道。

“你可不要想着偷偷溜走哦。”看到温言眼里的犹豫,王洛栖蹲下身子捏了捏他的脸蛋,说道:“那样姐姐会伤心的。”

说完,她也进了书房。

看着王洛栖的背影,温言心里有些小惆怅。

如果一开始他同意王洛栖的领养要求,是因为他觉得女孩可以给他一个施展才能的平台。

那么现在,经过这两天的相处,这间小小的601室,这个外表清冷强势,实则有些傲娇,偶尔也很温柔的女孩,在他心里也逐渐有了分量。

关键她不仅长得还漂亮,出手还阔绰,堪称人形返利姬。

他自然不会偷偷溜走的,王洛栖既然选择坚持到底,他肯定不会先选择放弃,那不就成逃兵了吗?

温言叹了口气,便转身进了厨房,继续开始饭菜的收尾工作。

他是一个有始有终的人,就算吴晚晴最终还是不同意领养自己,那就把这一顿饭,当做告别晚餐吧。

反正脑子里有这么多经典作品,回福利院猥琐发育到成年,他依然可以做个大娱乐家。

……

书房。

吴晚晴进来后,就坐到书桌后的办公椅上,她倚着靠背看着书房门口的方向,情不自禁的拿出母亲的威严。

王洛栖进到书房,先是将房门关好。

她并没有坐到沙发上,而是像小时候那样,习惯性的站在墙角,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再低下头,也没有再抹眼泪。

因为,她已经长大了,也学会了坚强。

通过努力,她已经为自己构筑了一层坚硬的盔甲。

她不会再因为任何人的嫌弃而破防,哪怕嫌弃她的那个人,是她的至亲。

王洛栖抱着肩膀,看向吴晚晴问道:“说吧,谈什么?”

没有外人在,吴晚晴也不再压制火气,她皱了皱细眉:“谈什么?你说谈什么,你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您不说,我又怎么能知道,您想要谈什么呢?”

王洛栖耸了耸肩膀:“我的谈判习惯,是等对方先出招,我再以不变应万变。”

“洛栖,你什么意思?”吴晚晴被王洛栖的态度气到了。

“还谈判?你这是把公司那一套,带到家里来了吗?”

“这不正是您希望看到的吗?”王洛栖嘴角闪过一抹冷笑。

“洛栖,小时候妈妈是怎么教你的?你就这样和妈妈说话?”吴晚晴身子前倾,眼里闪过一抹怒火。

她气的拍了拍书桌:“妈妈的身份证和家里的户口本,都是你拿走的吧。

“我看你真是翅膀硬了,领养孩子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和妈妈商量一下,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吴晚晴的声音渐渐拔高。

“嘘,小点声音。”王洛栖看了眼房门外。

然后才继续说道:“您现在气急败坏的样子,也不想让外人看到吧,这多有损您知识分子的温婉形象。”

吴晚晴表情微滞,她没想到女儿竟然敢反驳自己,而且语言还变得这么犀利。

这还是那个面对自己教诲时,只会站在墙角搅动手指的小女孩吗?

吴晚晴觉得眼前的女儿,突然变得有些陌生了。

王洛栖看着表情错愕的吴晚晴,继续问道:“我就算和您商量,您会同意吗?”

“当然不会!”吴晚晴下意识的回道。

“您看,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答案。”王洛栖耸了耸肩膀:“所以明知道结果,我为什么还要和您商量呢?”

“那你就可以先斩后奏吗?”吴晚晴被王洛栖无所谓的态度气的够呛。

她正想拔高声音,但想起门外还有个外人在,便压低声音训斥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像不像个女孩子。”

“不会吧?妈妈您竟然还知道我是个女孩儿?”王洛栖掏了掏耳朵,一脸的惊讶。

她嘴角的讥笑更浓:“我一直以为在您心里,我应该是个男孩儿呢,要不您以前怎么会给我起名王胜楠。”

“一个名字而已,你至于计较这么多年。”吴晚晴表情微微僵硬。

她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你八岁那年,不都已经帮你改过来了嘛!”

“要不是我哭着去找外公,让他帮我改名,您会妥协吗?”王洛栖的表情越发冷淡。

她看着吴晚晴的眼睛,意味深长的说道:“还有,您真觉得这是一个名字的事情吗?”

“那还能是什么?”吴晚晴有些不解。

她不清楚女儿这话从何说起。

王洛栖拉了张椅子,坐到吴晚晴对面,缓缓说道:“其实,名字叫什么我都无所谓,我只是不想做你的工具。”

“你说什么?”吴晚晴瞳孔微缩,猛地站起身来。

她越过书桌,来到女儿身前:“洛栖,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妈妈呢,我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好?”

“是啊,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王洛栖重复了一遍母亲的话。

她微微低了低头,下意识的就要搅动手指,但又被她强行忍住。

她眼神里闪过一抹悲哀,语气也变得低沉:“所以,您就以爱为名,把人生的不幸,婚姻的失败,全都强加到我身上。”

“您不就是觉得我是个女孩儿,所以爸爸才会出轨吗?”

说道这里王洛栖抬起头,直视吴晚晴的眼睛:“所以您就给我取名胜楠,所以您就将所有的筹码,都以爱的名义倾注到我身上。”

“别人五六岁时,是父母陪着去游乐园,可以坐旋转木马,可以玩各种玩具,就算摔倒了哭下鼻子,父母都要心疼好久。”王洛栖眼神中闪过一抹向往。

“而我呢?从六岁起,我就在不停的学习,不停的学习,别人还在小学里和小朋友玩闹时,我已经上了中学,别人上中学时,我已经考上了燕大。”

“您觉得只要我比爸爸外面那个私生子优秀,他就会回心转意,是吗?”

说到最后,王洛栖看着吴晚晴的眼睛,问道:“妈妈,您说是这样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