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你怎么来了?

黄昏。

夕阳渐渐西沉,晚霞布满天际。

七里香都。

吴晚晴的车子,缓缓停在小区门口,她降下车窗看着眼前的高档小区,眼神里闪过一抹复杂。

这片小区是七里香集团,首次进军房地产市场的试验田,曾经因为资金链的缘故,还给集团带来了很多麻烦。

她的女儿在回国后,也住进了这里,按正常来说,她本应该对这里很熟悉。

但实际情况却是恰恰相反,她来这里的次数并不多。

因为,女儿现在和她的关系并不亲近,甚至说是有些疏离。

停好车子,吴晚晴向三单元行去,看着有些陌生的道路,她心里也有些恍惚。

那个小时候,喜欢穿粉色公主裙的小女孩,那个跟在自己身后,脆生生喊着“妈妈”的小丫头,不知从何时起,突然就和她不亲了?

是十四岁出国那年?

还是她考上燕大那年?

亦或是更早?

起初,吴晚晴还未察觉到女儿的变化,直到王洛栖回国后没有选择和她同住,反而独自搬到了这个小区。

吴晚晴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同一座城市,本该相依为命的母女,却一南一北隔着整个城区,各自生活。

而且,她也能感觉到女儿心里对她有些抵触。

血浓于水的至亲,见面时却是相对无言,那场面总会让人感到别扭。

或许,这就是孩子长大以后,与父母之间的代沟吧。

值得欣慰的是,女儿现在很优秀,完全长成了她希望的模样。

所以,平时没有事情的时候,她也不想过来给女儿添堵。

但今天她却是不得不来了。

她必须要搞清楚,女儿怎么会收养了个小孩?

她问过户籍警,这小孩儿的身份信息,是今天才过户到她家户籍上,甚至就是在几个小时前。

能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同时拿走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并且还给家里添了户人口,这点也只有她女儿能够做到了。

想着心事她也来到了601室的门口,按动门铃时,她的嘴角闪过一抹苦涩。

女儿的房子,她却没有钥匙,想想还真有些可悲呢。

……

“叮咚。”

“叮咚。”

温言正在厨房做晚饭,听到门铃声他有些奇怪,洛栖姐不是有钥匙吗?

“来了,来了。”温言边回应,边顺手关了燃气。

他放下锅铲,又在肥胖的围裙上,擦了擦有些油腻的小手,这才跳下矮板凳跑出厨房。

温言打开房门,头也不抬的问道:“洛栖姐,你是忘带钥匙......”

看着身前女人脚上的高跟鞋,温言愣了一下,王洛栖今天穿的可是女士小皮鞋,眼前的女人不是她。

哪能是谁呢?

顺着女人的小腿往上望去,是圆润修长的身体曲线,以及剪裁得体绣着兰花的旗袍,越过峰峦看到女人的美艳脸庞。

“阿,阿姨。”温言吓得小手一抖。

吴晚晴也在打量面前的小男孩儿,一路上她都在脑海中想象这个孩子的长相。

到底是什么样的小孩儿,才会被自己的女儿领养?

此时,真的见到了,她还是有些惊讶于,眼前小男孩儿的可爱。

粉嫩白净的小脸,澄澈明亮极具灵气的眼睛,以及此刻略显不安的神情,配上那并不合身的围裙,莫名有些反差萌?

嗯,围裙?

这小孩儿穿围裙干什么?吴晚晴有些意外。

“阿姨,您请进。”温言让开身子。

虽然不知道吴晚晴怎么会来这里,但这是人家女儿的房子,温言自然不敢拦着。

再说,眼前的女人,似乎还不知道,王洛栖领养了自己。

温言决定先瞒着,这事还是让王洛栖来和她解释吧。

自己和她说,有些不合适。

人家是血浓于水的母女,女儿领养了个孩子,却让自己被领养者来告知,这怎么看都有些滑稽。

“阿姨,您喝水。”等吴晚晴落座后,温言很有眼力劲的倒了杯茶水。

“谢谢。”吴晚晴客气的点头。

为人处世上,她从来都做的滴水不露,挑不出丝毫的毛病。

就算她不想让女儿领养眼前的小孩儿,但她还是会客气的道谢。

“不客气。”温言规矩的坐到吴晚晴对面。

见眼前的小孩儿,并没有询问自己的身份,吴晚晴有些诧异:“你认识我?”

“嗯,您是洛栖姐的妈妈。”温言点头回道。

吴晚晴看了下腕表:“洛栖,她还没下班吗?”

“还没。”温言摇了摇头。

“要不我给她打个电话。”温言说着话,就从兜里掏出手机。

过了六七秒,那边才接通。

听筒里传来女孩清冷的声音:“你好,我是王洛栖。”

听到如此官方的回答,温言心里有些腹诽,这女人接电话之前,都不看来电显示的吗?

不过,看了眼对面的吴晚晴,温言还是老实说道:“咳咳,洛栖姐是我。”

七里香集团。

总裁办公室。

王洛栖正一边批改文件,一边用脑袋夹着手机,听到对面传来的童音,她愣了一下,然后放下手中的钢笔。

“小家伙,是你啊。”

王洛栖拿起手机说道:“姐姐还有几份文件没有处理好,你要是做好饭了,可以先吃,不用等我。”

“洛栖姐,阿姨来了。”听筒里传来温言有些忐忑的声音。

王洛栖一时间没有想到吴晚晴身上,她问道:“阿姨,哪个阿姨?”

“吴阿姨!”家里,温言看了对面的女人,对着听筒说道。

“你等我,我十分钟后到家。”

王洛栖说着便挂了电话,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出了办公室。

听着耳边的忙音,温言对吴晚晴说道:“洛栖姐,待会就回来。”

吴晚晴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毕竟,她虽然气恼王洛栖没和她商量,不声不响的就领养了一个孩子,要不是这次补办身份证,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呢。

但她总不能将火气,撒在一个孩子身上吧。

她受过的教养,让她做不出这种以大欺小的事情。

就这样,两人相对而坐,大眼对小眼,却相对无言,气氛有些迷之尴尬。

过了五六分钟,吴晚晴也意识到了这点。

她看了眼厨房,又看了看温言身上的围裙,有些迟疑的问道:

“你刚才是在做饭?”

温言点点头,还很懂事的问道:“就快好了,阿姨要一起吃吗?”

吴晚晴正准备摇头,却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扭头望去,就见到王洛栖推门而进的身影。

王洛栖进门先看了眼温言,见他没出什么事情,才调整下有些急促的呼吸,看向吴晚晴问道:

“你怎么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