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户口本上,多了个人?

温言最终还是抵制住了金钱的诱惑。

这倒不是他嫌弃一千块钱少。

而是,女装这东西只有零次和无数次,这次是穿公主裙,那下次会不会就是穿黑丝?

毕竟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温言可不想给王洛栖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王洛栖见温言态度坚决,便也没有再强迫,她也担心真把小家伙惹恼了,生气之下回了福利院,那她以后岂不是又要一个人生活了。

和温言在一起生活两天了,她突然觉得这种有人陪伴的日子.....

似乎还不错!

下班回到家后,不用再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子,必须把所有灯打开,才能驱逐那种孤独。

想想过去一个人生活的日子,王洛栖摇了摇头,还真是挺孤单呢。

温言昨天睡得也挺晚,今天又早早起床去买早餐,因此他昨晚睡得时间并不长。

加上刚刚试衣服也挺累,以及这两年养成的午睡习惯,所以他趴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王洛栖见温言睡着,就回房间帮他拿了个薄毯子盖上。

她又将房间的笔记本电脑拿到客厅,就坐在温言对面处理公司的文件。

往常这时候她也是在处理公务,只不过今天换了个地方,从集团那个宽敞的办公室,换到了这个有些狭小的客厅。

但她的感觉却变了,似乎今天文件上的文字,格外的顺眼。

对面陷入熟睡的温言,却不知从何时起,便皱起了眉头。

梦里。

闪烁着五彩灯光的体育馆中。

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站在舞台中央的的升降台上纵情高歌,当升降台升到三米多的高空,歌声也缓缓停止。

升降台上的男人,脸上带着谦和的笑容,对着歌迷们礼貌鞠躬,将风度拿捏的极好。

刚寂静片刻的体育中心,随着他的动作倏地炸开:

“王杰!”

“yyds!”

舞台下穿着短裙的女生,一边摇晃着应援牌,一边夹紧白皙的大长腿,嘴中发出高亢的尖叫:

“老公!”

“我爱你!”

丝毫不顾及身旁男友的异样目光。

面对歌迷们的热情,男人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就在这时候,升降台突然开始晃动,男人的身体也站立不稳。

台下歌迷们的欢呼,也陡然变成了尖叫。

“呼......”温言从睡梦中惊醒,猛地坐起身来。

他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心里有些无奈,都重生两年了,他偶尔还是会梦到这个该死的梦境。

或许这就是心理学上所谓的——创伤后应激障碍。

“你怎么了?”王洛栖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得小手一抖。

温言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平息了心中的惊悸后,才回道:

“洛栖姐,我没事,就是做了个梦。”

王洛栖点了点头,也并未多说,她倒了杯水,坐到温言身边递给他。

等温言喝了几口水,王洛栖又拍了拍他的后背:“是噩梦吗?”

听着耳边的声音,温言抬起头,他发现这一刻女孩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本想随意扯个谎的温言,见到女孩眉眼里的关心,不知为何就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王洛栖并未问他梦到了什么,只是轻声说道:“你不用怕,以后我会在。”

温言有些诧异,他以为王洛栖会像温老太太那样,告诉他梦都是相反的,在梦里遇到可怕的事情,证明他醒来就会有好运。

或者像赵婉琪那样,给她科普梦境的虚无缥缈。

眼前的女孩只是说——你不用怕,以后有我在。

温言看着女孩的绝美侧颜,问道:“洛栖姐,你不想知道我梦到了什么吗?”

“不想,你也不用回忆。”王洛栖摇了摇头。

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她又揉了揉温言的小脑袋,说道:

“你只要记住,不好的东西终将远去,而我们只需要让自己变得更好。”

温言在心里暗自腹诽,这就是心灵鸡汤吗?

为了掩饰刚才的梦境,他开了个玩笑:“我就是梦到洛栖姐要赶我走,所以才会被吓醒了。”

王洛栖捏了捏他的脸蛋:“小嘴真甜,放心吧,姐姐不会不要你的。”

安慰了会温言,也快到了上班时间,王洛栖就拿起手包,又叮嘱道:

“你今天买了不少食材,应该花了不少钱吧,我在茶几下面放了一千块钱,你可以买点自己想要的东西。”

说完,她就出了房间。

之前说要穿女装才给钱,那自然是个玩笑,她只是想看一下小家伙穿女装,到底会是个什么模样。

就算不穿也没什么,这些钱该给她还是会给的。

看着关上了的房门,温言赶紧打开抽屉,看着里面的一叠钞票,他的小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王洛栖还真是他的都市神豪返利系统,二十块的早餐返五百,二百块的食材返一千。

温言感觉他不需要再努力了,他完全可以躺赢。

咳咳,玩笑,玩笑!

男子汉大丈夫,就该自给自足,怎么能吃软饭呢。

虽然软饭,它确实香!

下午时间还长,温言就准备回房间学习下电脑制图软件。

毕竟他以后是准备在网上连载漫画的,光有中级绘画技能却不会操作电脑软件,这也不是个事啊!

不过有中级绘画技能的底子在,以后也是用电子绘画板绘图,只学些软件操作的常规知识,应该也不会太难。

……

时间匆匆而过。

时间来到了下午四点半,地点也转换到了,年华里街道办的户籍室。

吴晚晴把家里的房间,里里外外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户口本。

如果说家里是进贼了,那房间里的贵重物品,怎么会原封不动,偏偏就丢了个户口本。

难道这个贼,还是个查户口的不成?

虽然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但户口本肯定是丢了,更巧的是她就是因为身份证丢了,才要找户口本去补办,现在可好:

补办身份证需要户口本。

补办户口本需要身份证。

直接陷入死循环。

最后还是找了关系,她才能在几个小时之内,找街道办补齐身份信息材料。

她现在就是来户籍室打印新的户口本的。

等交了材料,户籍警帮她打印户口本时,列行公事的询问道:

“您是户主吴晚晴女士?”

“对。”吴晚晴客气点头。

“家里是三口人?”

正准备点头的吴晚晴愣了一下。

三位?

从丈夫去世后她家户口本上就只有两个人,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