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家里进贼了?

王洛栖洗过餐具,就拉着温言来到客厅。

“洛栖姐,你怎么了?”温言有些茫然。

王洛栖指了指沙发:“我今天在商场帮你买了些衣服,你试试合不合身。”

她心里也有些小忐忑,毕竟是第一次给小孩子买衣服,不知道穿上效果会怎样。

“好。”温言点了点头。

其实他对衣服并没有多少要求,毕竟他现在还是一个小奶娃,又不需要谈对象,穿的再好又能怎样?

不过既然王洛栖帮他买了,他肯定要试穿一下,不然不就辜负了她的好意。

温言从沙发上挑了几件衣服,就转身回了次卧。

“就在这换不行吗?”王洛栖看着温言的背影,喊道:“姐姐又不看你。”

听到王洛栖的声音,温言脚步加快,还顺带“啪嗒”一下关上了房门。

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在你面前换衣服,你肯定不介意,可我可是正儿八经的成年人,当着美少女的面换衣服,这想想就尴尬.....温言在心里腹诽。

等他再从次卧出来时,王洛栖眼神微微一亮。

温言的皮肤白净,身材也匀称,长得还可爱,再穿上这白色的短袖,配上水蓝色的背带裤,简直萌的犯规。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两人之间也熟络了起来,王洛栖将温言拉到身边,轻轻捏了捏他的脸蛋,笑着说道:

“果然很可爱,看来我挑衣服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嘛,小家伙你现在的样子,都可以给人家童装拍广告了。”

“拍广告?”温言眼神微微一亮:“洛栖姐,拍童装能挣到钱吗?”

“当然。”王洛栖点点头。

“那你有渠道吗?”温言的眼神更亮了。

他仿佛看到了钞票在向他招手:“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做好这份工作。”

看着温言的样子,王洛栖拍了拍他的脑袋:“小家伙你想什么呢,姐姐又不缺钱,怎么会让你去拍童装广告呢。”

可是我缺啊.....温言心里呐喊,可惜他知道八成是没戏了。

就像王洛栖说的那样,她又不缺钱,肯定不会让自己在这个年纪,就出去工作。

温言耷拉着脑袋进了卧室,继续试穿新衣服,一连换了十来套,温言累的都有些喘气了。

可见王洛栖还是一副兴趣十足的样子,温言心里暗叹,果然,女人就是有股天生的购物欲。

就连王洛栖这种外表清冷的女孩都不例外,明明衣服都买到家了,还偏偏让他每件都给试穿一下。

抱着早试完早解脱的心理,温言抓向了最后一件衣服,可刚打开包装袋,他就呆住了:

“洛栖姐,你是不是买错衣服了?”

看着手里的粉色公主裙,温言有些茫然,给他买的衣服,怎么会出现这种裙子奇怪的东西。

还是说,这是王洛栖给自己买的衣服,只是导购拿错了尺码,温言觉得只有这种可能了。

“是吗?”王洛栖接过裙子,脸上带着困惑:“那可能是导购给拿错了吧。”

“现在的商家,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为了业绩连这种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王洛栖像是有些生气:“我明明说的要男孩儿的衣服,她们竟然放了条裙子进去。”

看着王洛栖的表情,温言心里松了口气,果然是导购小姐的锅。

“洛栖姐,别生气,反正我也没有试穿,商标什么的也都还在,咱们可以给他退回去。”温言安慰道。

“算了,算了。”王洛栖摆了摆手:“退货还要特意再跑一趟,太麻烦了。”

看着衣服的发票,温言暗暗咂舌,果然有钱就是任性,三千多的衣服就算买错了,都懒得退货。

要不我跑一趟给它退掉......温言心里暗暗盘算,他觉得这个主意挺不错,三千多块钱差不多都够他买齐绘画工具了。

看着有些走神的温言,王洛栖试探道:“买都买了,要不你就试一下?”

温言:“........”

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洛.....洛栖姐,你别开玩笑。”温言的声音有些发抖。

他一个纯正男子汉,让他当女装大佬,这不开玩笑呢?

女装是不可能女装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女装。

“我没开玩笑啊。”王洛栖眨眨眼睛。

“三千多的衣服,你都不试穿一下就扔了,是不是太可惜了,姐姐虽然不差这点钱,但浪费总归是不好的习惯。”

王洛栖捋了捋耳边的鬓发:“你要是穿过一次,姐姐就不觉得可惜了,毕竟好多礼服,也就只能穿一次。”

“可是你明明可以退掉啊!”温言有些无奈。

王洛栖摊了摊手:“可那太麻烦了啊。”

温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决定不再搭理她,都这么明显了,他自然能看出来,这裙子绝对王洛栖故意买的。

“怎么生气了?”王洛栖用手指戳了戳温言的额头。

温言扭过身子不看她,在原则性问题上,他是不可能妥协的。

王洛栖推了推温言的肩膀:“小家伙,你看这是什么?”

“不看。”温言头也不回的拒绝。

王洛栖声音里满是遗憾:“真的吗?那可惜了,本来想给你点零花钱的。”

“假的!”温言立刻扭头。

看着王洛栖手里的钞票,温言咽了口吐沫,这面值、这厚度.....这绝对过千了。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王洛栖自然发现了温言的财迷属性。

她摇了摇手里的钞票,蛊惑道:“一次一千,怎么样?”

温言舔了舔嘴唇,哪个干部经得起这样的考验?

……

年华里。

这是靠近魔都人民医院的一个高档别墅小区。

吴晚晴今天早早就下班回到了家里。

因为赵主任通知她,明天坐飞机去京都开会的原因,她担心忙中出错,就查看了下钱包里的证件。

结果这一看她就有些懵,钱包里现金、银行卡、会员卡一个不差,偏偏就少了身份证。

关键她连什么时候丢的都不清楚,毕竟又不经常用到身份证,平时就放在钱包里,也怎么不起眼。

意识到身份证丢失,吴晚晴就请了个假,回家来取户口本,准备去户籍室补办。

结果回到家里,她翻遍卧室以及书房里的所有抽屉,都没找到户口本。

吴晚晴有些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家里进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