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车祸始末

六点五十。

王洛栖回卧室换上一身干练的黑色女士西装,来到温言身边递给他个手机:

“这是姐姐之前换下来的手机,里面我给你放了新的手机卡,你要是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我的号码就存在通讯录里。”

温言接过手机看了看,是去年的最新款,看着还有九成新,这就淘汰了?

果然,有钱就是任性。

经过一天的相处,尤其是吃过温言买的早餐之后,王洛栖对他的态度也更加柔和。

她蹲下身子揉了揉温言的小脑袋,问道:“需要我教你怎么用吗?”

温言连忙摇头:“不用,我之前玩过阿琪姐的手机。”

“那行,有事就给我打电话,要是联系不上我,就给你依依姐打,她的电话我也帮你存通讯录里了。”

说完,王洛栖就出门上班去了。

温言见她离开,小声嘟囔道:“这女人还真是个工作狂,明明是996的药企,总裁却不到七点就去上班,这让下面的打工人怎么办?”

不过王洛栖走了,他也就自由了,迈着小短腿跑回房间,他就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

打开电脑,登录部落,温言就看到99+的私信。

他随意打开一个名叫“你妻负我”的留言:

“@野生秋刀鱼,你是mm,还是gg,能留下这么戳人心窝子的留言,你肯定是受过初恋的伤害,方便说出来吗?反正大家也是陌生人,我可以做你忠实的听众。”

好糟糕的网名,温言看的有些牙疼,他直接小手滚动键盘:“谢邀,我是小正太。”

又打开另一个名叫“我恨膏负摔”的留言:

“@野生秋刀鱼,你这句“她最钟我意,也唯独她最不识抬举”真是让我破防了,我现在正坐在车里,心痛的难以呼吸。”

“我和初恋从高中走到大学,我们明明彼此相爱,本可以从校服到婚纱,可在工作后,她却选择了离开。”

温言思考两秒回道:“送你一句话,你不应该在车里,你应该在车底......”

对于其他的留言,温言也是进行逐个“安慰”。

当然“华小涵”粉丝的留言,他选择了自动忽略,饭圈的水太深,他这小身板有些把握不住。

就像前世“大碗牢饭”的脑残粉,甚至能喊出“劫狱”的口号,这尼玛想想就恐怖。

蹭一波愤怒值就跑路才是明智之举,牵扯太深搞不好那些喊着“哥哥真棒”的家伙,就要来冲他的账号,这他可顶不住。

他这个部落账号以后还有大用,可不能栽在一群脑残粉手里,那也太亏了。

大约半小时后,估计有人看到了他的“安慰”温言发现悲伤值已经达到了100点。

他没有犹豫,直接选择解锁作品库,然后他就感觉脑海里灵光一闪,记忆里突然多出了一段信息。

当然,这些信息也不能说是凭空出现,只是儿时的记忆突然变得清晰了,因为这部作品他曾经看过。

这是一部非常搞笑的漫画——《阿衰 on line》

看到这部漫画,温言就想起了那个身高不高,喜欢打cs,爱吃油炸臭豆腐,爱放臭屁,还经常被同桌大脸妹虐待的衰仔。

这部搞笑漫画总共有三十多本,是漫画家猫小乐所创作,单是10元一本的正版销量,就超过了5000万册。

至于五块一本的常规盗版,乃至一块或五毛一本的缩印盗版,这就无法统计数量了,反正从国内行情来看,盗版读者一定比正版多。

温言小时候家里穷,他看的就是缩印盗版,还是一本书撕成n多页,然后在班里互相传阅的那种。

温言激动的小脸红扑扑的,像是经过剧烈运动,脊背也有些冒汗,这部动漫来的还真是时候。

他的绘画技能已经达到中级,当个纯画师绝对绰绰有余,再加上完整的故事剧情,这一部漫画不就出来了吗?

……

七里香集团。

总裁办公室。

李依依正在向王洛栖汇报着工作:“总裁,新型创伤药第三期临床试验的数据,已经进行了汇总分析,你看什么时候召开会议。”

王洛栖在工作的时候,从她身上看不到丝毫少女的青涩,有的只是干练和强势。

她接过数据又重新查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才说道:

“中午十点半,在二号会议室,召开中高层会议,你先做好提前通知。”

“好的。”李依依低头记录。

似是想起什么,王洛栖又吩咐道:“对了,你最近帮我请个阿姨。”

“请阿姨?”李依依眼神有些茫然。

王洛栖工作能力很强,也很少和她谈私事,和那些什么事都让秘书干的总裁,有着明显的区别。

不过,既然王洛栖吩咐了,她还是本分的问道:“总裁,有什么具体要求吗?”

“年纪大些的,家世清白的,会照顾人的,做饭好吃的......”王洛栖说出一连串的要求。

李依依连忙记在小本本上。

王洛栖又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

“这里面是福利院的收养手续,以及我家的户口本和我妈的身份证,你去民政局办理下加急手续,我好把东西还回去。”

“啊!”李依依有些担心:“总裁,吴院长那里......”

“你别管这么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王洛栖低头批改文件。

李依依有些无奈,总裁领养了个小家伙,她的工作量都跟着变大了。

她接过文件袋,又开始继续汇报工作:

“总裁,警方在调查那个肇事逃逸的女司机时,发现她账户上存在一笔不明汇款。”

“不明汇款?”王洛栖批改文件的动作一顿。

她用钢笔敲了敲桌子,问道:“金额多大?具体汇款日期呢?”

“汇款日期就在您发生车祸的一星期前,汇款金额是五十万。”

王洛栖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查到汇款人了吗?”

“是境外汇款,警方暂时还没查到汇款人......”李依依有些犹豫。

王洛栖点点头也没责怪,查不到汇款人也正常,对方既然敢做违法的事情,那肯定就找好了退路。

她身子后仰,倚在座椅靠背上,问道:“集团法务部是怎么说的?”

李依依立即回道:“法务部罗律师说,由于她账户上存在不明汇款,结合她在车祸发生后选择肇事逃逸,您可以起诉她蓄意谋杀。”

王洛栖微微眯了眯眼:“直接汇款到自己的账户,这女人就这么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