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胜利

唐苏合思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梦中她遇到了一个俊朗无比的汉家郎君,为了多看那个汉家郎君几眼,她偷偷溜出家,跑到了汉人的地方。可令她没想到的是,汉人在和她的族人打仗。死了很多人,有她的族人,也有汉人。

她太憋屈了,她不知道怎么才能叫族人们回家去,只好唱歌,把从小到大的歌都唱一遍,就像草原上的阿妈,阿姐们呼唤自己的儿子和丈夫那样。

唱着唱着,她就晕了过去。

额头上凉丝丝的感觉让她觉得很舒服,剧烈的头痛缓解了几分,她试着将眼睛睁开,头顶悬着一个彩色的香囊,里面散发药草味道让她清醒多了。

“你醒了?”梳妆台前的女子站了起来,扭头走到她身边,伸手将她额上的布条拿开,又探了探热度,“还有些烧,得再吃几副药,休息几日。”

唐苏合思不太好意思的往被子里缩了缩:“你是谁啊?”

“咦,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再仔细瞧瞧。”

唐苏合思眨着眼睛,使劲瞧了又瞧,忽然从被子里猛地坐了起来:“你……你是从迁兄长!”

颜从迁也挺心虚,没想到这妹子竟然会为了找自己离家出走,早知道就早些告诉她自己是女儿身了:“嗯,实在是抱歉。我在军中行走,女儿打扮多有不便。之前没有特意找机会跟你说明,是我疏忽,但却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唐苏合思已经要哭了,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她到不是责怪颜从迁,而是觉得自己蠢透了,好不容易寻到的汉家郎君竟然是个女子,更蠢的是自己还没认出来,巴巴跑了几百里路,险些被狼叼了去。

为了不让气氛持续尴尬,颜从迁咳了一声,主动转移话题:“呃,赵铎说你此次立了大功……”

“啊,对啊!赵铎呢?大家都投降了吗,他有没有遵守承诺,让大家回饶乐去……他,他在哪里,我要见他!”

一想起山谷中发生的那些事,唐苏合思也顾不上为自己夭折的初恋而痛苦了,她这次是真的哭了出来,她梦中就有一片血色的山谷,所有人都死了,很多很多合不上的眼睛都在望着她,仿佛在追问为什么不带他们回家。

她连滚带爬的想要下床,颜从迁连忙将她抱住,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别着急,已经没事了。山谷里的牧民全都投降了,再加上卢龙城中的俘虏,大概有一万两千名奚人,现在都被收缴了武器,关押在不同地方。接下来会分批次送到守捉城,发给他们五日干粮,让他们各自回饶乐去。本来应当让你参与此事,但从山谷出来你就高烧不醒,我们只好将你带回了卢龙。现在此事是侯都尉和侯军使负责。等你病愈,若想要参与,我们可以送你去守捉城。”

“只有五日干粮……”

唐苏合思刚想说这根本走不了多远。话到嘴边,却又想起赵铎冰冷的眼神,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过来劫掠卢龙的强盗,不杀他们,还给他们五日的干粮,已经是很优厚的对待了。

颜从迁叹了口气:“阿笃孤在卢龙城中到处劫掠,毁坏了许多的农田。今年北平郡的收成必然减产,北平郡自己的百姓也要吃饭。”

唐苏合思垂下了头,她心里发酸,却知道自己没法反驳。但她是真的想不明白。若是部落遭遇雪灾,不抢就得饿死人,那还有些说法;可现在正值夏季牛羊产崽之时,他们不留在饶乐好好伺候牲口,反倒跑到北平郡来。既毁坏了汉人的粮食,也让自己部落的牲口减少,这是图什么呢?

“赵铎说你可以让我们的斥候替你送一次信。写什么,送给谁,全由你醒来之后自己决定。”颜从迁又说。

要不要把速鲁麻扯进来这事,她们其实已经讨论好几次了,阿史那家在密云虎视眈眈想要重建突厥汗国,要是能够扶植一个亲唐的奚王,当然会有莫大的好处。但上杆子不是买卖,这事最好不要由唐军先来开口。

唐苏合思要是能劝速鲁麻吃下这些奚人残部当然是最好,要是速鲁麻胆子太小不愿意来吃,赵铎也只能表示遗憾,松散的饶乐不可能抵抗阿史那家,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变成突厥和唐军争斗的战场。到时候流的血只会比现在更多,而且绝不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部落公主而平息下去。

唐苏合思想不到那么远,但她充沛的同情心还是让她第一时间想到了这封信可以写给父亲,接收这些人需要多少东西她管不了,反正对于她来说她父亲便是无所不能之人。

“好,我现在就写信。”

唐苏合思心情好了些,溜下床跑到桌子旁边,抓起纸笔开始写起来。

颜从迁松了口气,这姑娘心思不多到也有好处,至少很快就能从不高兴的事情中恢复过来,生命力应该会很顽强吧。

她重新坐回梳妆台前,很快恢复了男子的打扮。

“你先在屋中不要乱跑,等会儿有大夫过来给你诊脉。吃过药之后可以自己在园中走走,天黑之前我会回来。”颜从迁说着,准备起身出门。

唐苏合思忙里偷闲瞅了她一眼,刚刚按下去的的伤心一下子又涌了上来:“从迁兄长,你……要去干什么?”

“赵铎率兵追击阿笃孤,且要去玉田办些别的事。侯军使也还在守捉城。我要协助李郡守处理些政务。放心,晚些我会带些点心回来与你同食。若是你觉得无趣,也可让门口的士卒替你买些话本子来看看。等等赵铎回来,你病也好了,再陪你去城中游玩。”

听闻颜从迁要去处理政事,唐苏合思又觉得惊讶,又觉得崇拜,从前听闻汉人的女子只能呆在深闺绣花养鸟,连出门骑马射猎都是不合礼制。如今一见,似乎也并不如此啊。

颜从迁并不知道自己这个特殊的个例让唐苏合思改变了原本对中原女子的正确认识,自从在乌勒部毡帐外经历了那一幕,她就债多不愁了。只要不是颜家的长辈跑到卢龙来当场揭穿她,她就可以把“从迁”这个身份从容扮演下去。

反正赵铎没什么意见,其余人也大都不知道她身为女子之事。

至少目前的北平郡守李守言不知道。

颜从迁帮李守言做了两日的事,赵铎也已经在玉田县停驻了两日,他现在十分的焦虑,心情比算计徐知昧和阿笃孤时还要忐忑。

他全天坐在县衙里,一有斥候回来,便急得直起身子。

“怎样,我让你们寻得事可有下落?”

“回禀都尉,阿笃孤乃是奚族第一勇士,本来身手就好,我们追了百余里,再往前便是密云郡界,不敢贸然入内,只好回来禀报。放跑了首恶,吾等甘愿受罚。”

“罚什么罚,我也没说必须抓到,此次战果已经足够,跑了就算了。我是问……可有发现军都山中有人结寨而居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