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黄雀

暮色四合,金色的光芒洒进王府中庭。

徐知昧在收拾好的院落里宴请卢龙城中官吏和有名望的乡老,他特意让刑君牙请了几个厨子,精致的盘碟鱼贯而出,鸡鸭鱼肉一样不缺,恍然间已经回到了天宝之初。

刑君牙坐在左手第一的坐榻上,心中唏嘘不已。

他从军幽蓟十余载,做小校时没机会参加这样的宴会,后来升了郎将,却又被分到刘正臣麾下。刘正臣本就不是贪图享乐的将领,游奕之事又很繁重,若是有机会,也多是大锅炖肉,全军同乐。这种看似高雅的宴会,他也有十几年没有参加过了。

这才是进卢龙的第二日,徐知昧便忙不迭地摆起节度使的谱来,也难怪那么快就被手下士卒撵出了柳城。

他夹了一筷子菜,冷眼看向主座上高谈阔论的徐知昧,短短半个时辰,他已经被恭维得摸不着头脑,手下的官位许出去一堆。不知哪儿来的商贾之人,也被许做郡中别驾,还有些嘴甜的小混混,靠着几句好话,便给自己弄到了校尉,都尉之职。

“诸公大可放心,我大燕精兵已取半壁江山,李唐皇帝都做了丧家之犬,更何况其他人乎?卢龙城城墙坚固,粮草充足。赵铎再能打手中也只有几千人,连正经的军匠都没有,难不成他们还能用手把城墙给推倒不成?等多熬几日,赵铎粮草不济,自己就退回去了。说不定,都不用等到那时,他那狗头便被阿笃孤斩了也未可知。哈哈哈……”

徐知昧把郁积多日的情绪全都释放了出来,放声大笑。

“徐某便在此放下话来,只要诸公衷心为某做事,不但性命无忧,而且荣华富贵皆唾手可得,某若做了北平王,尔等必为卿相!”

院中人纷纷举杯应和:“节度使大德在上,必公侯万代!”

然而,话音都没落下去,便听见门外一阵喧哗,接着几个士卒连滚带爬的冲进了王府:“节度使,刑老大,那赵……赵铎他打进来了!”

徐知昧根本没反应过来,还在充满豪情的高举酒盅:“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卢龙城墙可不是泥巴捏的,赵铎就是啃也得啃上三五个月……”

话音戛然而止,他听见院墙外面传来清晰的号令声。

“将王府围起来,一个人都别放跑!”

紧接着那个熟悉的少年在士卒们的簇拥下越过两重门,就这么大剌剌的走了进来,徐知昧手上的酒盅“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你……你怎么进来的?”他觉得自己是喝多了,酒液在胃里翻滚,热血涌进脑袋里,瞬间又变得冰凉。

赵铎笑了笑:“自然是走进来的,难不成徐公以为赵某能有什么妖术不成?”

“对,妖术,你……你用了什么妖术?”

徐知昧本想要拔剑,但却因为手脚发软,而没能成功,刚才还聚在他身边恭维的人们,也全都吓得如鹌鹑般,又惊又惧的望着赵铎,四肢发颤,想逃却又不敢动。

安禄山挑人的眼光这么挫,活该最后身死族灭。

徐知昧缓了几息,终于想起了反抗:“不,不对,他身边没有几个人!大家不要惊慌,赵铎此人最擅长的便是虚张声势。君牙,杀了他,杀了他你便是平卢节度副使!”

刑君牙是人群中唯一一个没有恐惧之色的,他看了看惊慌失措的徐知昧,霍然起身,越过面前的案几,一边向前走,一边伸手握住腰间的横刀。

他的行为稍稍安抚住了周围的人,徐知昧咽了口唾沫,也觉得的飞起来的心脏落了几寸回去,他爬起来,本想要趁机先躲进中堂去,却看见赵铎也握着刀柄从士卒中走了出来。

难道他还想要跟刑君牙单挑?

徐知昧一下子不害怕了,他甚至有点想笑。这小子是打得一帆风顺便目中无人了,若是能挑得他死在刑君牙刀下,说不定自己还能把他的手下全部吃掉!

“赵铎,你苦苦追我,不就是想做平卢的节度使吗?咱们麾下都是平卢的将士,某也不愿眼睁睁看着他们流血。这样吧,只要你能打败君牙,这平卢节度使,便由你来做!”徐知昧大声喊道。

却不料赵铎压根没看他,而是径直走到了距离刑君牙五步之遥的地方,拔出横刀,斜着指向天空,在徐知昧迷茫又惊恐的目光中,刑君牙也停了下来学赵铎的模样将横刀斜举过头顶。

赵铎大喝:“天下兴亡!”

刑君牙接着回答:“匹夫有责!”

两柄横刀轻轻在空中撞击到一起,赵铎露出了笑容:“恭喜你完成任务,欢迎归队!”

刑君牙的声音在哽咽:“幸不辱使命!”

徐知昧“啪”一声跌坐了下去,刚刚落回去的心脏一下子没能支持住,狠狠坠落到底,砸得他五脏六腑绞在了一起,他甚至来不及问刑君牙为什么要背叛自己,那一口鲜血就喷出了一丈远。

其他人更加承受不住,好几个大爷嘎巴一声,两眼一翻,直接晕死过去。

赵铎摆摆手,示意燕轨把哭得不能自己的刑君牙扶到一边,又让刘武把徐知昧拎开,他嫌弃的绕过那滩血,坐在徐知昧刚刚坐的坐榻上:“你们当中谁的官最大?”

人们面面相觑,目光最后是聚焦在右侧的一个老大爷身上。

老大爷都快吓哭了,他周围跟他年纪差不多的老头已经晕了一地,他也想晕,但反应有点慢,没能来得及,只好老老实实挪出来,拱手施礼:“某乃北平郡司户参军李守言。”

“哦,司户参军。那应当对郡中户数财税都很了解,我准备让你知北平郡守事,可能做得?”

李守言张大了嘴巴,好一会才脚一软,撞翻了身后的案几:“将……将军,你是让我做……做北平郡郡守?”

“暂代,要是做得好,就可能成真。做得不好,或许还会掉脑袋。敢吗?”

李守言深呼吸了几下,才缓过来:“您想让我为您做什么?”他刚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讨好徐知昧,也只是被许了个司马之职,现在这位小军爷一开口就要让他做郡守,天下掉馅饼也不至于掉得如此美妙吧。

只要这位小将军能够说了算,自己就算替他当牛做马也可以啊!

“做郡守应该做什么你就做什么。马上就到收栗子的时候了,郡中劳力是否充足;被奚人损坏的房舍水渠道路,要不要修缮;郡中府库还有多少钱帛粮食,够不够军中所需;还有最近那些因为郡中无暇管束而违反大唐律法的混混恶徒——要做的事情很多,要是做不了,我再换别人,接下来是谁的品秩……”

赵铎话还没说完,李守言已经蹦起三丈高:“某能做!李某愿为郡中百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要是有时间,赵铎肯定不会用原来那些北平官员。但现在还有个阿笃孤没有解决,他腾不出手来折腾北平郡,只好先随便拉个人顶上。若是此人做得不好或是有什么异心,只要枪杆子在手上,便不用怵他。

接着赵铎又挑了几人做郡中六曹的主官,全部交给李守言,让他们即刻上任,先让卢龙城恢复秩序,然后推及周围州县乡镇,万万不可误了农时。

饭也不用接着吃了,稍微有点眼力劲的都能看出赵铎和徐知昧不同,是个干实事的,大家三言两语便说到了要做的事上,纷纷告辞要回官衙去。赵铎也不阻拦,潦草的跟他们喝了杯酒,便让他们各自散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