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同情

赵铎发现唐苏合思这个姑娘也不是完全没有优点的,至少她和大多数被保护得特别好的姑娘一样,拥有充沛泛滥的同情心和蛮不讲理的正义感。

截山岭一战,唐军俘获了五百多名奚人,他们大都是被甩下马时摔断了骨头或是当场晕了过去。虽然被带回了截山岭大营,但救治他们的力度肯定不如救治自己的袍泽。

点卯的号角刚刚吹响,唐苏合思就强行闯进了赵铎的大帐:“赵铎,你给我个解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奚人被你关起来了!”

赵铎无奈的爬起来,瞅了眼跟在背后,面色通红的燕轨,庆幸自己没有裸睡的习惯:“罚半日不食,出去吧。”

燕轨低头拱手,应了声“是”便飞一般地跑了出去。

赵铎面不改色地看向唐苏合思:“他们与我打仗,打输了,自然要被关起来。难道你们阿会部不是这样对待俘虏的吗?”

唐苏合思愣了一下:“你们打仗管我们奚人什么是?”

“你们奚王趁天可汗和叛军打仗之时,率兵入卢龙,劫掠卢龙百姓财物,屠杀大唐子民。为臣不忠,为将不仁,我身为大唐都尉,自然要将他彻底击溃,才能对天可汗和卢龙百姓有所交代。”

赵铎不紧不慢的套上鞋子,站起来,深深看了唐苏合思一眼。

“如今卢龙城已经落入我们手中,你从迁兄应该也已经拿下遵化,阿笃孤内无粮草,外无退路,已经没有与我一战之力了。这些俘虏还算运气好的,我会饶他们一命,送他们去服苦役便是了。剩下那些奚人……”

“不行!”

“这不是在你们阿会部,你说了不算。”

赵铎撩开帘子走了出去,唐苏合思气得直跺脚,也连忙往外追,她本以为赵铎会走得很快,但刚冲出去便撞在了他的背上。

“喂,想要抢你们东西的是阿笃孤,其他人也是被他强行带来的,他们又不想……”

话音戛然而止,因为赵铎让开了身子。

长龙一般的唐军士兵鱼贯从昨日的战场上走回来,两人一组,他们手中抬着的是再也醒不过来袍泽。

赵铎抬起手,指向那些从自己身边被抬过去的人:“他们也不想。”

唐苏合思捂住了嘴巴。

在唐苏合思的认知中,战斗意味着部落的牛羊,牧民和装饰品会增加,当然也伴随着有些人会消失。她知道,消失就是死了,但却从来没有如此直观和近距离的接触过死亡。

她以为奚族的牧民们已经很惨了,可看起来唐军也并不轻松。

“元高,寻回多少弟兄?”赵铎叫住了维持秩序的冯元高。

冯元高苦笑着叹了口气:“五百多,大部分是榆关军的。咱们的骑卒没有伤亡,步卒殁了七十九人,侯军使手下的骑卒折损二十一人。”

阵亡五百多人,再加上受伤的,一战便减员两成。

这还是在大获全胜的情况下。

赵铎对于冷兵器之战的伤亡率又有了新的认识。

“能辨认他们的身份吗?”赵铎又问道。

冯元高摇摇头:“除非有同乡一起来的,或者他们自己跟别人说起过家中情况,而且听他说话的人没死还记得,否则几乎不可能找到来处。”

赵铎心里面知道会是这么个答案,但他还是觉得很难受,这要是家中还有人在等他们,那岂不是永远得不到音信了?

“尽量找。他们为平卢而战,至少平卢要记住他们的名字。”

冯元高很意外,却还是点了点头:“嗯,我会尽量找的。”

“呜呜呜……”

赵铎回过头,发现唐苏合思双手握着拳头,竟然特别伤心的哭了起来。

“你干嘛?”

“赵……赵铎,你……你们能不要打了吗?”

“唐苏合思,这场仗不是我们挑起的。奚人在草原上饲养牛羊觉得辛苦,汉人的茶叶,盐巴,铁器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天可汗曾经把公主嫁给你们的王,那就是允许你们可以从她那里学习汉人的种植和冶炼。天可汗替你们划分草场和河流,是希望避免大的战争,让你们的人口和我们的人口都可以增长。很多年后,你们一定也可以建立起自己的城市。在大唐律法的保护下,把你们的货物卖给我们,再从我们手上拿走你们需要的,就像我和你的父亲速鲁麻那样。可若是想要不付出努力,靠刀子来生活,汉人也不可能因为他们受到了胁迫就手下留情。”

赵铎一句话一句话,把每个字都咬得十分清楚。

唐苏合思的眼睛还落在那条长龙上,她知道奚族的尸体一定更多,而且他们没有赵铎,不会有人下令要弄清楚他们的身份,部落里的阿姐阿婶们可能再也等不到她们儿子或是丈夫的消息了。

“如果他们现在投降,你会放过他们吗?”唐苏合思哽咽着问道。

“会。”赵铎点头,淡淡的扫了唐苏合思一眼,“前提是在最后的决战之前。若是被我打败之后才投降,就没有被原谅的资格了。手上沾的血越多就越难以洗净!”

唐苏合思擦了把鼻涕,转身就跑。

她刚走没多会儿,就有斥候兄弟回到了大营。

“卢龙城已经易主,阿笃孤率兵向西似乎是要去遵化,但路过黑石洼时,有另一支奚族骑兵与他们汇合,接着他们便在黑石洼扎营休整,石榴继续跟着他们,让某先回来向都尉禀报。”

“好!”

赵铎绷紧的弦又松了一半,卢龙城易主,阿笃孤在黑石洼扎营,意味着遵化应该也已经被攻了下来。

现在的问题就在于阿笃孤手下人数还很多,虽然攻榆关,卢龙,遵化这样的坚城攻不下来,但对于其余的乡镇来说依然是巨大的威胁,他们肯定会把那些曝露在乡野中的百姓当作苟延残喘的食粮。

赵铎不希望让这只耗子跑来跑去的将卢龙搞得一团糟。

他摊开地图,将几个重要的点都标了出来。

徐知昧在卢龙,侯希逸在榆关,截山岭大营在卢龙和榆关之间,阿笃孤扎营的黑石洼在卢龙和遵化马场之间,颜从迁在遵化,董秦在武清,武清和遵化之间的玉田县北靠燕山余脉,过了古北口就进能入军都山。

如果阿笃孤有本事像那些难民一样翻越军都山,倒是能直接进入密云郡投靠阿史那家,就不知道他能不能有这个本事。

如果不向北去,他就只能南下攻打武清,向驻扎渔阳的李怀仙等人借道,走范阳怀柔等地回去,可他之前打武清就吃了败仗,现在带着一帮残兵,怕是更加攻不下来。

阿笃孤下一步会怎么走呢?

赵铎捏着眉心,不停的在心中做着推演,忽然帘子被呼啦一声撩开,他都不用抬头就知道谁来了。

“燕轨,罚一日不得食。”

“是……”

燕轨垂头丧气的退出去,唐苏合思“啪”的将双手按在地图上。

“赵铎,我决定了!我去劝他们归降你,但是你必须向长生天发誓你一定会让他们回家!”

赵铎抬起头:“我发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