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战后

赵铎手都在抖,两腿有些僵硬,直到奚族人全部消失在视野之中,他才松了口气,擦了擦满手心的汗水,下令唐军鸣金收兵。

没有人不怕死,刚才奚人射箭时,他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只可惜没能干掉阿笃孤。

能当上奚王的人,至少在个人勇武上会有好几把刷子。要是等他进了七十步再射,或许成功率会更高,但燕轨不敢冒这个险。

仗是打赢了,后续打扫战场的工作却更加繁重。

越早把伤兵带回来救治,他们活下来的机会就越多。

赵铎只喝了两口水,便回到大营中开始治疗伤兵。

他们这支军队是范阳城下的残兵合在一起的,根本没有正经军医,一开始有人受伤,就是随便包扎一下,运气好就能活,运气不好就得死,要是伤得再重些,索性就直接等死。

赵铎发现这事儿之后也大为惊讶,在军中扒拉了一遍,发现学过应急救援的自己竟然是军中医术最好的人,于是只好以主帅身份又兼任了军中军医。好发现得早,辎重营的小伙子们跟着他学了一个多月,手上多少有了点功夫,否则遇到这种正面战,还不知道要枉死多少人呢。

被骑兵用槊和枪刺中的人,大都是当场毙命;被马撞飞之人,运气好的就是骨折伤,运气差的被撞碎了内脏,多半也就等不到被抬回大营。

最抢时间的是那些被弯刀和其他武器割伤的人,赵铎要求辎重营士卒都随身带着消毒,止血和包扎的东西,找到一个处理一个,处理完了才抬回去。

其余没有受伤的士卒也不能马上休息,他们也要参与寻找伤员,包括对方的士卒和战马,要是伤得不太重,要弄回营中作为俘虏,要是伤得重就要补上一刀,给他们个痛快。

这是大头,干完了这些,才开始收拾掉落的军械和袍泽们的尸体。如今天气还未转凉,敌军的尸体也要挖坑掩埋或是烧掉,否则会引起瘟疫。有些不讲究的将领会把所有的尸体一起推进坑里烧了了事。

要是冬天或是在山中作战,就没这么麻烦。

严寒和野兽会帮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幸好赵铎手下的人本来就不多,忙了两个多时辰,总算是把伤兵都处理了一遍,这年头没有消炎药,他只能让辎重营随便熬了点清热解毒的汤水给他们喝,能不能熬过去还是得看个人。

剩下的活得干,但是不着急。

赵铎也不打算去追阿笃孤他们,便早早的解散了各营让士卒们回去休息。他本来也想小睡一会缓缓神,刚回到自己的大帐,便看见阳惠元和侯猛携手而来,两人的脸都笑得跟开了花似的。

“君声,今日这场仗打得着实痛快。就跟宰小鸡仔似的,咱们弟兄没什么损失,他们就不同了,至少这个数!”

阳惠元兴高采烈的比出一个巴掌,想了想,又加了一个。

侯猛没好气的把他手拍下去:“得了吧,谁不知道赵都尉向着你们,别看你们那边人多,论及战斗力,可比我们那边差远了——说真的,身后那陷坑究竟是怎么回事,连我这个偏将都不知道,你们就不怕我一脚踩下去啊!”

“只要不当逃兵,谁也掉不进去。要是当逃兵,掉进去不是活该吗?这坑我们可是挖了两日,又用了两日给它盖上。君声说,置之死地而后生,要是让榆关兵先知道了,也就激发不出他们拼死一战的斗志。到时候,我看你带着这么一帮子不出力的玩意,如何能活着回来。”

侯猛其实也知道,所以他嘴上不客气,笑得却挺开心。阳惠元也根本没有计较的意思,赵铎都不知道他俩的关系啥时候变得这么好。

他跟这些没心没肺的军汉没法比,即便是场胜仗,但他们也死伤了数百人,虽然理智上知道这很正常,可心中还是没办法不难受。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君声,咱们接下来又该如何?”阳惠元切入了正题,“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跑回卢龙去吧!”

侯猛更是撸起了袖子:“让我带骑兵追上一阵。阿笃孤受了伤,说不定能捉住他!”

“不追!”赵铎直接一盆凉水给他们浇了下去,“都警惕点,别高兴得太早。阿笃孤没死,他们就还有反击之力。我已经让石榴他们暗中跟在他们后面,若是他们回了卢龙,便是谋划失败,全军立刻拔营回守捉城,向柳城请援。若是他们进不了卢龙,我自会告诉你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阳惠元和侯猛相互看了看,同款垂头丧气的点了点头:“哦。”

看着他俩满腔热血喂了狗的表情,赵铎也是很无奈,他希望不用打就能赢,可手下这些人貌似都很上头!

好不容易送走了这俩战神,还没等他把锁子甲解开,便有听见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传来刘武极为古怪的通报声。

“都尉,守捉城侯军使遣使前来,说是有要事要告知与你!”

赵铎都快抓狂了,他现在真的很想睡一会儿,让紧绷了很多天的神经稍微休息休息,可偏偏是侯希逸派来的人,还说什么有要事要告知——难不成刑君牙失败了,徐知昧最后还是选择了攻打榆关?

这么一想,赵铎立刻觉得自己睡不着了。

他将解到一半的锁子甲重新扣上,大步走出营门:“信使何在……”

话音未落,便听见一个熟悉且又不可思议的声音响了起来:“啊,真的是赵铎!喂,从迁兄长呢?”

“唐苏合思?”

赵铎简直想把眼睛珠子抠出来,他内心是拒绝相信的。为什么阿会部的小公主会忽然出现在自己的大营里?按照现在的民族阵营,她貌似应该是对方的人才是啊。

“这就是侯军使说的要事?”

赵铎是想听到否定的答案,但那个亲兵是侯希逸的人,并不擅于揣测赵铎的心思,他点点头:“嗯,您刚离开,这位姑娘便在城外叩门,说是要来寻您和颜长史。军使询问之后,便令我将她送来截山岭大营,说您或许能用得上。”

用得上?

赵铎瞬间明白了侯希逸的意思,这老家伙果然一点都不傻,至少在发现利用价值这件事上,他的眼光堪称毒辣。

这小妹子哟,搞不好要给她爹惹大麻烦了!

“喂,赵铎你是聋了还是哑了,我走了半个多月,好不容易才穿过草原找到你们汉人住的地方,差点就被狼吃了你知不知道。你都不让我进去坐下,再给我煮些吃的,这就是你们汉人的待客之道?”

唐苏合思见赵铎又是在跟她说话的时候走神,气得直跺脚。

她年纪太小,又被保护得太好,压根想不到那么长远的事情,这次离家出走已经将她的世界拓展了很大一截,但关于世间真正的险恶,她还是一无所知。

赵铎心情复杂地看了看唐苏合思,无奈地撩开帐子:“先进来吧。武兄,麻烦让辎重营地做些吃食送来,也给这位弟兄寻个地方吃些东西,休息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