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对阵(上)

阳惠元选了处好地方扎营,地势略高,可以俯视左右和前面的开阔地,背后是一大片树林,树林连接着一处山谷,出了山谷还有条一丈多宽的小河。

虽然取水稍稍远了些,但他们有马和许多皮子,每天早晨牵到小河边饮完水,再将羊皮水囊装满带回,便足够全军用一整天。

他们不仅仅要替自己扎营,还要给后面赶来的骑兵弟兄和守捉城中士卒打好基础,所有的防御塔楼,哨岗,拒马,陷坑一样都不能少。除去赶路的一日,剩下六日,他们不是在林中樵采就是在大营周边修建工事,倒也并不空闲。

第三日,侯希逸手下副将侯猛带着两千榆关军到了截山岭大营。

第五日,赵铎率领自己的五百骑兵和侯希逸的五百骑兵也到了截山岭大营,守捉城里只留侯希逸率的一千榆关降兵。

截山岭下不断有奚人的斥候跑过。

赵铎并不阻拦他们在远处参观,甚至还主动把正面开阔地上的杂树清空,让斥候们看清楚大营中密密麻麻的军帐和四面八方,无处不在的唐军旌旗。他是靠着虚张声势起家的,既然这招好使,就没有弃之不用的道理。

能把奚人全部骗出来最好,但又不能骗过了头,把他们吓得不敢出来。

第七日清晨,阿笃孤率领奚族骑卒到了截山岭下,胡人不爱扎营,休息时用马匹围成许多圆圈,人便可以在圈中睡觉,所以想要靠营寨的规模判断人数,困难很大。

侯希逸的骑兵中也有几位斥候,他们的经验比石榴要丰富,凭借来路上的马蹄印记进行了估算,大概猜测阿笃孤此次带了一万人来。

虽然之前守城战,攻城战和逃亡战都打过,那三场仗各有各的特殊性。守城战是对手不会打,便宜了燕平人;攻城战有大佬们指挥,赵铎就是个旁观者,逃亡战比的不是战力,而是谁能更加出人意料。

严格来说都不能算赵铎指挥的正式战斗。

而此刻,赵铎换了身锁子甲,骑在一头黑色大马背上,腰间佩刀,燕轨和刘武一左一右在他两侧,一人持长弓,一人持长斧,新选出来的鼓手,角手,旗手在他身后,骑兵一层一层阵列在前。

阳惠元和侯猛各自率平卢卢龙军步卒和榆关军步卒肃立在左右靠前数十丈的位置,铠甲鲜明,腰间佩刀,肩上挎弓,随时做好了迎击的准备。

相比整齐的唐军阵地来说,阿笃孤那边人数虽多,却有些乱哄哄的,光是旗就有十几面,衣甲和武器更是各种各样的都有,中军阵中的骑卒看起来最为威风,都有骑弓和短皮甲,少数几个还有马槊和铁甲,应该是阿笃孤的本部人马。

右边一块的人数比中军要少,装备和阿笃孤本部相近,就是士气不太高的样子。

左边一块人数最多,却也最为杂乱无章,大多数人只穿着牧民的皮袄或是布衫,手中有拿弯刀的,也有拿铁棒的,叉子棍子什么都有,闹嗡嗡响成一片,你碰我我碰你,要是多站一会儿他们自己都能发生减员。

赵铎也是站过队列的,深知打仗之前等待的辛苦,出门列阵之前他就给每个士卒都发了干粮和水囊。今日的干粮是白面饼子,每人两个,一个混了羊肉,一个混了饴糖。

羊肉都还好,糖饼子不但掏空了守捉城的家底儿,还在临榆县城去找了些外援。虽然很麻烦,但谁让甜味的食物是最容易让人产生幸福感的呢?赵铎希望让弟兄们在将要与死亡展开白刃战之前,多少也幸福一下。如果有条件,他还想像二战时候那样给前线的士卒空运点冰淇淋啥的。

唐军吃吃喝喝瞅着对面乱哄哄的靠近。即便是骑兵,也不会从好几里外开始冲刺。阿笃孤一直折腾到中午都过了,才带着乱糟糟的队伍走到距离唐军阵营五百步的地方停下来,这才算是进入了骑兵的作战范围。

阿笃孤舔了舔嘴唇,琢磨是先休息一下,还是先派个人去对面叫阵。

就在这时,唐军中的号角响了。

“呜呜呜——”

正中的骑兵分成三阵从斜坡上开始了冲锋。

第一阵乃是平卢骑卒营,二百五十名骑兵如长龙般奔驰而出,隔着百来步,便抽出骑弓一轮抛射,接着散向两翼,让出道路让紧随其后的卢龙骑兵营的两百五十名骑兵进行了第二轮抛射。

“赵铎小儿,竟……竟然不等我军摆开阵势,好不讲理——全军,给我上!”阿笃孤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也顾不上想什么战术了,反正那就不是他们奚人的战斗风格。

奚人的战斗风格和大部分游牧民族一样,简单粗暴直接。

“冲冲冲!给我割断那些汉家狗的喉咙!”

然而,阿笃孤的命令还没能传遍全军,那第二阵骑兵便已经向两侧散开,露出第三阵那五百名辽东骑兵的马槊槊刃,他们的速度正是最快的时候,奚族的骑兵刚刚起步,有的人连武器都没来得及掏出来,尖锐的槊刃轻松刺透了奚人的皮甲,将他们的身体高高挑上了半空。

唐军的鼓响了。

咚咚咚……

震耳欲聋。

步兵打骑兵不能像步兵打步兵那样慢慢前进,却也不能不顾一切的向前冲,此时便是体现基层武官能力的时候,在列阵这一点上,赵铎相信他的人在这个时代的军队中至少可以排进前五。

军中操练,搏杀可以不学,前进后退的秩序却是日日都在练习,哪怕在燕山中跋涉的那些日子也不曾落下。

平卢卢龙骑卒在左翼,对上的是人数最多的各部落联军。

他们没向前跑几步,便停下用奚族话大喊一声,内容是随意两个常见的奚人男女的名字加上一句“叫你回家”。

士卒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们只学了后面几个字的奚族语,名字则是赵铎随意挑了三十个男子名和三十个女子名让阳惠元背诵下来的。

喊口号是很重要的事,既能鼓舞自己的士气,也能帮助队列掌握前进的节奏,在喊话的时候,也是让那些没能踩对点的士卒重新跟进队伍中的机会,而且赵铎也相信,以奚人的文化水平,在这数千名牧人中,肯定能撞上同名之人。

“成格尔,阿丽斯叫你回家!”

阳惠元举着陌刀走了一百来步,他身后的队伍依然整齐,对方却已经冲出了许多条长线,跑得最快的已经进入弓箭射程,跑得慢的还没能起步。而且人群中还时不时有人迟疑着停下来,后面的人就只能再从旁边绕行,数千名骑兵就如散养的羊群一般。

背后的角声响了起来,阳惠元停止喊话,摘下背上的弓箭。

“射!”

第一轮是抛射,两千根箭矢如落雨般落入敌阵,没有护甲的牧民发出一声声惨叫,纷纷掉落马下;第二轮和第三轮都是平射,前排蹲下射马,中间弓步也射马,最后的站立射人。

射完三轮,角声再变。

阳惠元扔了弓箭,握着陌刀大步向前冲去,他身后的士卒也在各自营主的带领下,如猛虎般杀进了敌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