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说服

侯希逸圆脸微胖,须发都不多,见面先是三分笑,拱手恭维:“久闻赵郎年少英武,足智多谋,今日一见竟然比某想象中还要年轻,也难怪节度使要把手下兵马尽数交予赵郎。”

赵铎对这个未来的平卢淄青节度使也挺好奇,上下多打量了几眼。忠于朝廷只是合作的基础,个人的性格和利益才是能不能合作的根本。他可不像徐知昧那么天真,以为顶着平卢节度使的头衔,就能让整个平卢的军汉服气。

刘正臣对他的托付,对刑君牙和阳惠元有点用,对侯希逸和王玄志肯定没啥用,想要把他们拖上船,说白了还是得拿利益作为干货。

赵铎决定先送他一份礼。

“侯军使,我听闻榆关守捉城原本是王都护的部下,如今王都护不在,我们也不知该如何处置,便全部交给你吧。”

两人没寒暄几句,赵铎开口笑道。。

“这如何好意思。”侯希逸一开始还不觉得,等看见校场中那密密麻麻的人头以后,瞬间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看赵铎的表情越发亲热,“夺下榆关全是赵都尉的功劳,某怎敢贪这笔功劳,还是赵都尉你先挑其中壮士补了军中空缺,剩下再给侯某也不迟。”

赵铎从阳惠元他们那里听说过,从降卒中征募士卒乃是军中的惯例,但他不想这么搞。

“侯军使客气了,我手下这些弟兄从蓟门关出来便日日相处在一起,配合惯了。我也不是擅长带兵之人,多了反倒不方便号令。倒是侯军使,接下来要进攻卢龙城,手下士卒不够就麻烦了。”

说到这事,侯希逸的脸苦了下来。

昨日看信时他还以为是这小子托大,今晨到了榆关城下,发现人家还真把城头的旗帜换了个颜色,那信中所言要夺回卢龙之事,便不是开玩笑了。

可他们加上降卒也只有五千人啊!

究竟是谁给他的胆子?

想是这么想,说却不能这么说,作为一个有城府的男人,侯希逸不打算正面反驳士气正旺的赵铎,少年人通常心高气傲,莫说他未必听得进,就算是听进去了,也很有可能会觉得被驳了面子。

但也不能就这么容易的答应下来,侯希逸打着哈哈随赵铎进了主城楼,并坚持下两人不论职务,只按主客落座,亲兵送来栗米饭和焖煮的菘菜汤。

大家都累了半夜,吃起饭来一点也没含糊。

赵铎三下五除二扒完了碗中的栗米饭,端起汤碗喝了一小口,才开口:“侯军使可是觉得打卢龙之事有些冒进?”

侯希逸不语,沉默便是态度。

赵铎笑了笑,也不着急解释,他扬手让燕轨拿来地图,在案几上摊开:“侯军使对北平郡各地守军可有了解?”

“自然。”说到这个,侯希逸就不困了,这是说服赵铎不要莽的最好机会,“北平郡只有卢龙和守捉城两处驻有正式边军,卢龙军全部被节度使带去了范阳,现在只剩下你手上这一千多人。除此之外,东面沿海的县城人口较多,县中官长士绅或许会自募乡勇,西面靠山之地人口较少,但遵化却是平州买马监之地,以饲养战马为名,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奚王阿笃孤派有一位将领驻守遵化。”

“我听闻董秦将军现在武清?”

“没错,我们便是从他斥候口中得知北平渔阳还有忠勇之士,才下定决心要袭杀徐知昧夺回平卢兵权,以便能南下救援董秦将军。不过,按王都护与某所想,我们应该避开卢龙,沿着海边入武清,安东都护府还有些海船,或许能从海路将他们带回柳城。”

“那就是要放弃整个榆关以南之地。侯军使,放弃容易,想要打回来可就难了啊。”

赵铎意味深长的看着侯希逸。历史上这位平卢淄青节度使最后就是选择了渡海,他把平卢这个头衔带到了湽青,但却再也没能踏上平卢的土地。唐王朝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汉人王朝,都再也没有拥有过榆关以北的平卢之地。

“侯军使,我来给您算算。如今有兵五千,董秦将军手中有兵六千。徐知昧未死,李怀仙他们定然不愿轻易入兵北平。北平郡只有奚王带的三万人,这三万人中至少五成半是他从各个部落中抓来的牧民。若是宣传得当,或许不战便能屈其意。剩下奚人本部士卒,在温泉山便有折损,可再减去两成。剩下还有些驻守遵化,不能及时赶来。也就是说咱们真正要对付的,是不到一万将将战败,且后路全无之师。我倒是觉得,胜算很大啊。”

侯希逸愣了愣,一时间没有把这笔账算过来,但若只从赵铎算出的结果上来看,还真有些心动。

“那你可有想好了要怎么作战?”

赵铎把自己的想法大致说了说,他没有把所有的棋都摆出来,关于徐知昧的事情,只说是不小心让他逃了。侯希逸可惜是可惜,但赵铎连守捉城都给打下来了,他还能多要求些什么呢?

刚说完,侯希逸还在思考,门外响起阳惠元的通报声。

他穿新换的铁甲大步流星从外面走进来,乐得只见牙不见眼:“卢龙军阳惠元,见过侯军使,赵都尉。这榆关守捉城简直跟纸糊的一样,咱们伤了几十个弟兄,但一个殁的都没有。现在士气正旺,咱们什么时候回卢龙去?”

侯希逸心头一紧,他忽然意识到赵铎并不完全是在跟自己商量,他将守捉城的降兵交给他那是给他脸面,但要是自己不上道,难保他不会反悔再将降兵要回去,自己去打卢龙。

“罢了。”侯希逸拱手失笑,“此战全凭赵都尉安排吧。侯某必当竭力相助!”

就在赵铎说服侯希逸的时候,刑君牙等人也暗戳戳的说服了徐知昧,他们在前往卢龙城的路上转了个弯,先进了卢龙城东边的马城县。

打着平卢节度使的旗号,刑君牙三兄弟凭借自己的勇武和从士绅手里要来的财物,收编了些乡中浪荡儿,重新拉起了一百来人。

眼见天色将晚,他们带着人进了马城县县城,暂且驻扎了下来。

刑君牙伺候徐知昧吃过饭,又替他打来净手的水:“节度使,这县城中的官长全部被我二弟控制住了,今夜我将亲自在您门外值守,您只管放心休息。”

徐知昧手一顿,眼眶都在微微发酸。

他得势时,像这样伺候他的人只多不少,可他并不觉得,现在他落魄了,只觉得刑君牙句句话都扎在心窝窝里,简直比自家亲侄子……不,比亲儿子还要亲切。

徐知昧从柳城郡出来,已经逃了很久很远,此时不免有些软弱:“君牙,难得你忠心,现在形势于我大为不利,你说我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吗?”

刑君牙慌得连忙跪了下去:“节度使乃平卢之主,如何能出此丧气之言!咱们在马城乡间一日便募得乡勇百人,十日便可得千人,稍加训练便又是一支精兵,刑某兄弟三人都愿为节度使率军冲锋!”

“好,好,徐某能得老弟你,乃是三生有幸!”徐知昧眼泪都出来了,忙不迭地伸手将刑君牙扶了起来。

“若节度使觉得在乡中招募乡勇还慢了些,刑某到还有个主意。”

“说来听听。”

“某在赵铎手下时,曾在密云妫川二郡大肆劫掠民财,后来阿史那家追入密云妫川二郡,又用汉人之财养胡人之兵,逼得密云百姓没了活路,纷纷出逃。如今蓟门关在阿史那家手中,他们若不出塞,便只能翻过军都山向北平郡逃来。若是咱们派一人去玉田遵化附近招募,或许只需几日便能有数千人之众。”

徐知昧大喜:“甚好,你觉得何人能去?”

刑君牙再拜:“从三话虽不多,却有武艺在身,节度使可以让他前去。只是我担心招募了士卒却没有军粮,现在秋粮未下,又到处都是奚族人,恐怕百姓家中也没什么余粮了……”

“哼,奚族人不过是想要劫掠财物,又不会久居关内。这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就修书一封,送给阿笃孤,他不但不敢阻拦,反倒还会助你们募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