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信任

徐知昧蹙紧了眉头。

刑君牙浑身上下都是血污和伤痕,看起来颇为经历了一阵厮杀,他的神情很急迫,翻身一跃便要去抓徐知昧的手。

徐知昧有点拿不定主意了,榆关人心不定,内奸未必是刑君牙。

“节度使,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嗖的一声,一支利箭从门外射了进来,刑君牙翻身将徐知昧摁在自己身下,箭矢从他们头顶滑过,重重定在了徐知昧身后地柜子上面。

刑君牙惊魂未定:“节度使,赵铎手下有个亲兵特别善射,你我换了兜盔和外衫,我去把他们引开。”

徐知昧心中的怀疑已经消了大半,任由刑君牙穿上他的外衫和兜盔,拉着他从窗户中跳了出去。

刑君牙扭头看了眼越追越近的唐军,伸手将徐知昧向前推:“节度使,您往南门去,那边有人接应您。”

“不行,要走一起走,我徐知昧岂是舍弃弟兄独活之人?”

刑君牙露出感激之色,然而没等他表态,那支唐军已经追到了面前,为首的男人手持一柄长战斧,怒发须张:“刑君牙,节度使待你如此之厚,你竟罔顾良心背叛于他,我今日不将你碎尸万端,难消心头之恨!”

“此人是刘正臣的亲兵队正,我只能拖延时间,节度使您快去吧。”刑君牙的声音在哽咽,“若节度使能顺利逃脱,刑某有个侄子尚在卢龙……”

“你放心,我定待他如自家子弟!”徐知昧忙不迭地答道,没等刑君牙说完,就已经在往前跑了。

开玩笑,客气话是客气话,他才不可能和区区一个郎将同生共死。刘正臣的亲兵他可是认识的,刘武的功夫在平卢军中能排到前二十,他反正是打不过!

“刑君牙,吃我一斧!”

“节度使已经殁了,那赵铎算是什么东西,也配统领诸军?”

“赵铎不算东西你就算东西,都给我让开,今日我要亲手斩了他!”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便战到了一起。

徐知昧好不容易冲进了屋舍的黑影之中,才稍稍缓了口气。幸好是换了衣服和兜盔,那些士卒没有认出他来,全都聚集在刘武身后看他和刑君牙的打斗。

刑君牙明显处于下风,要不是他反应快,有两斧已经劈碎了他的脑袋。

徐知昧彻底放下了心中的怀疑。

可惜此人马上就要性命不保,否则倒是能培养成心腹。

刘武狠狠一斧将刑君牙的横刀挑飞了出去,斧柄在空中划过半弧,眼瞅着刑君牙就要命丧当场,徐知昧闭上眼睛不敢再看,就在他回身的一瞬,身后传来两声弓响。

接着,后背响起一片惊呼。

“节度使,快走!”

一个身影从他身边跃过,另外有人拽住了他的胳膊,徐知昧扭头看了一眼,发现刘武正在直挺挺的向后倒,刑君牙抓住这个机会转身就跑,那些唐军士卒有的向他们追了过来,有的着急去看刘武的伤势。

混乱之中,他被人拉着一路跑到了海边,有人塞了块木板给他,又将他推到了一块礁石后面,徐知昧的心情就和水波一般不停的上下起伏。

直到天边出现第一缕曙光时,刑君牙带着两个脏兮兮的平卢兵淌着水游了过来:“他们都退回去了。节度使,您没受伤吧。”

“没有,倒是你们……”徐知昧警惕的扫过刑君牙身边那几人,“这两位壮士如何称呼啊?”

“节度使放心,我现在也分不清麾下那些弟兄是否有心向赵铎之人,此番出城便一人都没带出来。只有他们,与我自幼相熟,乃是烧香拜过把子的弟兄,肯定信得过的。”刑君牙回头呵斥道,“节度使问你们名字呢。”

“小的卢大头,大兄唤我卢二。他是我们小弟,没名,从小都叫他从三,功夫好,但是胆子小,见了大官就不敢说话,还请节度使莫要见怪。”

徐知昧瞅了眼说话这人,脸上黑乎乎的看不出模样,但身体却是够壮实,另一人就要单薄细瘦得多,垂着脑袋,确实是一副胆小羞赧地模样。

自己现在也没得挑,有人用总比没人强。

“好,好,真是壮士。等此番脱险,徐某不会忘了此番救命之恩,定要与诸公同富贵!”

徐知昧连连拍着卢二的手,说得刑君牙三人都是热泪盈眶,又连连表忠心。

一阵商业互吹之后,刑君牙正色道:“这里还不安全。节度使,咱们接下来该往何处去呢?”

徐知昧也在想这个问题,昨天晚上他想要往太原跑,现在榆关丢了,他手上一个兵都没有,再想要往太原跑恐怕不行。

“只能去卢龙城了。”徐知昧叹了口气,“把榆关失陷的消息告诉那些奚人,他们定然比我们更为着急,让他们去跟赵铎龙虎相争,我们便可在卢龙重新整顿兵马,重振旗鼓!”

刑君牙凝重的点了点头:“我们不懂这些,既然节度使您说要去,那便是舍了我们兄弟三人的性命,也定要将您送到。”

徐知昧麻溜的跑了,但徐武和徐知昧带来的那些柳城官员却没能跑掉,赵铎把他们捆到校场的高台上,一点没留情,当着所有榆关兵的面“唰唰唰”全给砍了脑袋。

榆关降兵是真的被吓到了,这次来的将领下手可也太狠了些。

赵铎留下一个营看守这帮降兵,自己带着其他人开始清点城中辎重。相比蓟门关那个快被遗忘的穷关,依然处在对抗契丹,奚人前线且与高丽隔了两个海湾相望的榆关守捉城,那简直是富得流油。

将兵长史颜从迁同志被派去做别的任务,录入和记账的工作落在赵铎自己身上。

清点军械时,他们有了意外的收获。榆关的府库中不但囤积着大量的步战装备,还有五百副骑弓和五百根马槊,听闻是准备着给榆关以北的游奕使们替换用的,数量不多,叛军西去时并没有为了这些东西单独再跑一趟榆关。

赵铎立刻让阳惠元从卢龙军和平卢军中各挑两百五十人,将骑弓,马槊和从速鲁麻那里换来的骏马给他们,组成两个正式的骑兵营。

忙到卯时之后,城里架起数口大锅开始做饭。

也就是在此时,有人来报,侯希逸和燕平军的斥候们到了守捉城门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