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布局

赵铎不紧不慢的在营地之间走了一圈,吩咐士卒找柴火的找柴火,打水的打水,眼见着周围都忙碌了起来,才走到徐知昧身边坐下,装作不经意的与他闲谈。

徐知昧心中对赵铎不喜,但架不住他兵多,面上不敢表现。而且他们一路跑来,也的确又渴又饿,奶茶的醇香让他喉头咕嘟作响,不得不按下性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赵铎的话。

聊了些关于出身履历的闲话,赵铎忽然不经意般问道:“军使,你可知柳城郡派出了多少追兵向榆关来?”

徐知昧心头一紧,下意识的顿了顿,才开口道:“我们出城匆忙,一心只想快些把柳城郡之事告知榆关诸将,看得并不真切。不过想来也不会少于千骑。”

赵铎满脸惊讶:“那柳城郡贼势竟如此之强,仅仅是追军使就能派出千骑?”

徐知昧手一抖,撒了些奶茶在衣襟上。

他真是越看赵铎越糟心。

这千骑的数量当然是夸张出来的,是为了让赵铎害怕,早些随他去榆关,可这小子说也实在是难听,什么叫“仅仅是追军使”,难道他堂堂一个平卢节度使,还不值得出动千骑来追捕吗?

徐知昧喝了四五碗奶茶,稍稍解了饥渴,耐心也消磨得差不多了:“王玄志安东都护府便有近万士卒,侯希逸又夺了柳城郡八千平卢兵的兵权。他们怕我将消息带到榆关,自然要多派些人来追捕。赵都尉还是快些拔营出发,若是延误了军机,某也不好向朝廷交代。”

赵铎心中的大石落了一半,王玄志和侯希逸手上还有近两万人,那就不用担心范阳以北会在短时间内全部落入燕军之手。还好,历史的收束线给了大唐一个耳光,却也没有对大燕网开一面。这徐知昧颠倒黑白的功夫不错,但警惕心还是差了点,都沦落到这种地步,还不忘摆节度使的架子。

赵铎心中好笑,假装为难的叹了口气:“贼势竟强劲如此,范阳那边还有十数万大军,我这两千弟兄进了榆关,怕也抵挡不住啊。军使,不如我们调头西去,从雁门关入朔州,去寻朔方军郭大帅,如何?”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好不容易才当上平卢节度使,去……”徐知昧好悬没把心里话吼出来,幸好及时转了个弯,“某死也要死在平卢。你大可放心。榆关城中有士卒三千,守将乃某之心腹。只要顺利入关,定不会亏待诸位!”

赵铎笑了笑,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又换了话题。

徐知昧松了口气,又喝了几口奶茶。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的缘故,他眼皮开始发沉起来,脑袋晕乎乎的,手中装奶茶的铜碗不知什么时候滑落了下去。

“徐军使?徐军使!”

赵铎推了推徐知昧,他一头栽倒在草地上,嘴角淌出些白沫,鼻腔中响起低沉的鼾声。

……

这一觉睡得着实舒服,徐知昧再次睁开眼睛时,周围尽是急促的马蹄声,他感到自己被绑在马背上,胯下的战马在疾驰向前。

“徐军使,您醒了?”

徐知昧费力的扭过头,发现刑君牙就坐在他旁边的马背上,满脸关切之情。

“这是哪里?”

“前面就是榆关守捉城,您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能脱险!”

徐知昧皱起眉头,他在腰间摸到了自己的佩刀,这让他稍稍安心了几分:“刑老弟,到底发生了什么,其他人呢?”

刑君牙垂下头:“是赵铎,他在您的奶茶里放了醉马草,想要趁您被迷晕将您带回柳城去。您的亲兵着实英勇,哪怕全部战死,也护着您杀出了重围。我们捡柴火回来遇见他们,赵铎问也不问便说我们背叛他,让卢龙兵向我们放箭。我算是看明白了,游奕使当初便偏心卢龙军,如今那赵铎的心也是向着卢龙军的!”

徐知昧听到自己的亲兵全部战死时,心都凉了半截,但又听说赵铎和刑君牙反目,不由得又暗自欢喜起来。

亲兵死就死了,刑君牙手下足有六百多平卢弟兄,若是能拿捏住,还怕没有人用?

“弟兄们都没什么大碍吧。”徐知昧又问道。

“死了一百多人。”刑君牙的声音很是悲伤。

徐知昧连连摇头:“赵铎这心肠也太硬了些。想要杀我直接动手便是,何苦要连累如此多的弟兄呢!”

刑君牙沉默不语。

跑在最前面的骑兵猛地了住缰绳:“都尉,前面便是榆关守捉城,城楼上插的是燕军的旗!”

徐知昧心头一跳,他一开始并不想与赵铎同行,便是担心这种时候,可赵铎非要邀请他去休息,他也想过偷偷让亲兵离队,先换上唐军旗帜,把赵铎骗进城中再伺机杀掉。

可没想到,那小子下手这么快!

他脑子飞快旋转,还没来得及张口,便听见刑君牙高喊:“向城中喊话,说平卢军都尉刑君牙,护送节度使徐知昧前往守捉城!”

说完,他翻身下马,先替徐知昧解开绳子,又扶他坐正,将马缰绳挽在自己手臂上,才去牵自己的马:“城中守军未必信我,还请节度使亲自与他们说。”

徐知昧把话咽了回去,刑君牙自己都没表态,难道他还要主动给自己找麻烦不成?

他任由刑君牙牵马到了城下,仰头高喊:“某乃平卢节度使徐知昧,速速让徐武出来见我!”

徐武是徐知昧的亲侄子,半个月前才到榆关做了守捉将,听见叔父来了城下,立刻扔掉酒杯,推开怀中的女人,一路小跑跑去迎接。

叔侄二人相见,自然是抱头痛哭。

只是在听说叔叔是丢了柳城的兵权,一路逃难逃到榆关来时,徐武的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没兵没将的节度使算什么节度使,他身后还有那么多追兵,可别连累了自己才好。

“叔父,柳城足有两万人,他们不会趁机南下来打榆关吧。”

徐知昧意味深长的看着徐武:“怎么,害怕了?”

“那怎么会,我就是想要让弟兄们都警惕着点,实在不行,咱们还能退,退到卢龙城去嘛。”

徐知昧在心中冷笑,自己这个亲侄子啊,根本就是扶不上墙得烂泥,还没兵临城下呢,就满脑子都是撤退。

退到卢龙城就能讨了好?

别看奚王现在跟他们称兄道弟,要是他们落魄了,不光那些马贼不会讲同朝为臣的情面,远在洛阳的大燕皇帝也不会对他们有半分怜悯。

有兵有地的是平卢节度使,没有兵的,不过是一个平卢的厮杀汉!

他看向徐武的眼神开始变得冰冷起来,侄子是很亲,但再亲也亲不过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