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老兵

“燕老……什么礼物?”

赵铎疑惑的瞅了瞅燕老,绕过案几,一掀开包袱皮,冲天而起的血腥味差点没让他吐出来。

在作战中砍几个人头和做社区调查是发现一颗人头的体现绝对是很不一样的,他连忙把包袱皮盖上,皱着眉退了几步:“燕老,你干了什么。”

“都是昨日与你激战时逃走的乱党,老夫听见他们密谋要去范阳告密,便顺手砍了。”燕老两道剑眉高高扬起,仅剩的一只眼睛如鹰隼一般犀利:“赵小子,老夫要向你道歉,你确实没有驱使那些可怜人去送死。”

他双手合拢,直挺挺的一个长揖到底,赵铎都没来得及急拦。

“其实也不是啦,要是他们是几百丁壮,我肯定就直接莽了,问题是就算我驱使他们替我卖命,多半情况下也只会激起陈虎他们的反抗之心,两边正面交锋,我们一点胜算都没有啊。”

赵铎很无奈,要是有别的选择,他也不至于导演这么一场风险极大且后患无穷的大戏,直接莽他多香啊!

燕老固执的将这一礼行完,摆摆手:“无论怎么说,老夫对你很是欣赏。此虚张声势,擒贼擒王一计用得甚妙,你小子或许能成个将才。若你真有心匡扶朝廷,与那叛贼争一争高下,老夫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赵铎愣了愣,心里猛地升起一丝丝奇妙的喜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隐藏在民间的橙卡?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您准备如何助我一臂之力?”

“自然是帮你杀了那钱明山!”燕老十分爽快的说道。

赵铎差点没一屁股坐在案几上,他掐了掐眉心,果然不该有太高的期待。

燕老皱了皱眉:“你不信老夫有这本事?”

他左看看,右看看,大步走到门口,单手扣着门边的小石狮子,“啊呀”一声,竟然将这块大石头举了起来。

赵铎连忙追了出去,连声招呼,“别别别,我没有不信您的本事……您还是先放下,这玩意一百来斤呢!您可别闪了腰!”

“呵,老夫这点力气虽不及壮年时,但还不至于一块小小的石头都举不起来,小子让开!“

赵铎只来得及往旁边一闪,便看见老爷子拎着狮子腿呼啦呼啦抡了两圈,砰一声扔到了院子那头。

赵铎一巴掌拍在脸上,这老爷子到底是干嘛来的?

燕老直起腰杆,满意的拍拍手:“老夫名为燕东关,涿州人,曾在卢县公和张大将军麾下做射雕将,如此资历,难道还不足以助你一臂之力?”

赵铎倒抽一口凉气,他万万没想到这老头竟然这么有来路,竟然在张守珪手下做过射雕将,论起来他跟安禄山还当过同事。

“足矣,足矣。可您干嘛要杀钱明山啊?”赵铎对此甚为奇怪。

他刚刚才给人家承诺了会保他们家无虞,扭头就要背约,这心里压力着实很大,而且他也想不到杀了钱明山能对自己和平叛事业有什么好处。

燕东关冷哼一声:“钱明山身为县衙录事,燕平大户,可是眼睁睁看着你父亲殉国而无所作为,此首鼠两端,令人气愤!现在又带头荒疏政务,不来衙门点卯,这就是故意给你难看。而且钱,孙,吴,冯四家,守着数百亩良田,却一粒粮食都不肯取出赈济乡民。此不仁不义之辈,难道不该杀?”

“就这?还是别了!”

赵铎无力的摆摆手:“他就是个乡老,最远只进过范阳城,手下没兵没将,八辈子也没打过架见过血,最大的愿望是钱家香火不要断绝,顶了天再出个读书人光耀门楣。你指望他忽然热血沸腾,赤心报国,那不是扯吗?”

燕东关皱起眉头,对他的话很不满意:“他也是读过圣贤书的人,岂能如此无君无父——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怨恨他对你父亲见死不救,还把你置于险地?”

赵铎手摇得更快了:“拜托啊,就他那点见识和本事,差点就把自己挂范阳城头上了好吧。我还指望他救我阿爹阿娘,咱别太强人所难行吧。而且,我要恨也该恨投靠叛军的朱家,还有安禄山那胡儿,钱家有什么好怨恨的?”

赵铎还有些话没说出口。

他是做群众工作出身的,对百姓最是了解,他们拥有最为强大的力量,却也最容易迷失方向,关键看掌舵人是谁。

跟着张角,洪秀全那样的神棍就是神神叨叨的迷信组织,跟着黄巢,李自成那样的枭雄就是暴虐无比的嗜杀之剑,跟着革命主义者就是改造世界的钢铁力量,但要是没人带头那就是一盘散沙,一日三变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钱家看上去有点声望和田产,但从生产力结构而言,他们距离豪族,世族,门阀还差了几百光年,顶多算个大号的百姓。

“燕老,我觉得你还是冷静一下,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手段……”

赵铎习惯性的想倒杯茶推给燕东关,但伸手只摸到了自己喝粥的碗,不得不尴尬的在袍子上搓了搓手。

“咳,总之别对钱家动手,包括陈虎的余孽也别杀了。即便他们不去告密,范阳方向大概也已经知道燕平出事了,该来的都会来。没有目的的杀人只会引起恐慌,让燕平人对政……咳,对县衙更不信任。”

燕东关显然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拒绝,此时的脸色已经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他抿起嘴唇,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那你想如何?”

“啊?”

赵铎不太理解,他不想如何啊!

燕东关拳头握得咯嘣直响:“你收留山神庙中的百姓,给了老夫和孙儿饭食,此一饭之恩,必报!”

赵铎一惊,看他这架势,今天要不让他报恩,他就要强行去帮自己报仇了。

这都什么事儿啊。

他无奈的捏着下巴,迅速思考起来。片刻之间,还真发现了一件十分适合燕东关的工作。

“实不相瞒,我确实有件很棘手的事情,需要一位经验丰富,谙熟军旅的勇武之士来做。”赵铎正色道。

燕东关脸色稍稍缓了几分:“何事?”

“范阳那边的形势很让人揪心啊!我们只知道陈虎跟范阳有联系,却不知道他联系的人是谁,会不会很有影响力。我希望能有人潜伏在范阳城周围,替我观察一下范阳对燕平事的反应。如果真到了要刀兵相向的地步,提一刻知晓对方的兵力和主帅,也能多一分的胜算嘛。”

燕东关那只独眼迸发出了光彩:“好,此事便包在老夫身上!”

他一拂袖子,转身就走。

赵铎总算松了口气,他坐回桌子前面继续看公文,看了没两个字,却又捏住了下巴,他忽然觉得燕东关也算没有白来,若是能在那几百个流民当中打开突破口,就能给燕平人树立起现成的榜样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