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推销

唐军在密云郡或抢或买,各种牲口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八百头,除了斥候用的马匹之外,剩下的牲口背上都驮满了各种货物。

天下大乱对于越大的家族影响反而越小,抢到后面,周遭农户能卖的都被买光了,他们手上还剩了大把大把的钱帛,赵铎又不允许军士们带那些那些不能吃不能喝的累赘,平卢士卒们索性像散财童子一样四处白送。

这也养成了他们十分豁达的商业习惯,随便卖,不讲究。

“茶砖,茶砖,上好的茶叶,骏马一匹或者驽马两匹,没有马给十头羊也卖!”

“蜀锦,绸布……他娘的,咱们提着脑袋在外面拼杀,也不过拿几串子散钱,能讨上老婆都烧高香,这些玩意啥也不用干,家中尽是好东西——那边的草原兄弟,给东西我就卖,牲口也行,没有牲口给奶豆腐和酒也行!看着晦气!”

“陶器,精美陶器。挑整个的拿,那些缺口的全白送!”

阿会部的牧民们都惊呆了,继而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狂喜。

每年都有商队从中原过来,但从来没有卖东西这么爽快的,那些汉家商人十分奸猾,想要让他们在价格上松口,简直比驯服一头倔强的野牛更加困难。甚至他们还会忽然提高价格,提高的通常正是部落最需要的。

更别说缺斤少两,以次充好的事情,无论部族中下达多么严厉的禁令,还是会有商人偷偷的做,被发现了就再也不会出现在族人面前,没有发现的话下次他们依然会欺骗族人。

因为这些事情发生的冲突数不胜数,就连五部部落俟斤在前往长安觐见时,都会特意向天可汗禀报此事,但天可汗除了给些赏赐作为弥补之外,根本不会去约束那些商人。

赏赐的东西又落不到牧民手中,他们离不开中原的货物,只能继续吃亏。

可这些唐人着实厚道。

那么一大筐茶叶只需要两匹驽马就能换到,他们甚至不看马蹄和牙口,只要骑上去不趴下,就统统收下。

这才是真正的中原兄长!

牧民们对士卒的好感噌噌噌飞快上升,态度自然也好了起来,昨日还对这些唐军满是戒备,今日便主动从毡包中拿出奶茶,奶豆腐和美酒送来给他们喝。

赵铎乐见其成。

他又不是真正来做买卖的,这些战利品本来是应当赏给士卒,只是因为不好携带,不得不处理掉。他允诺过,士卒们换到的牲口在打完这一仗之后,全部可以带回家去。

既然是他们自己的东西,想怎么换都行。

而且,普通的牧民手上也没有太多多余的马匹,真正的大头还得在速鲁麻汗身上想办法。

赵铎还有一批硬货,他有八成的把握让速鲁麻买下。

只是想要把价格卖高,就要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而不能上杆子的去推销。

“赵铎,赵铎在不在!”银铃般的声音隔着老远就传了过来,赵铎一抬头就看见唐苏合思骑着小白马哒哒哒的跑了过来,“喂,你跑什么!”

赵铎无奈的转过身:“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跑了,你要找从迁的话,他在那边做卖东西呢。”

“啊,从迁兄长……”唐苏合思差点就扭头去找颜从迁了,转过身才想起自己的初衷,“我就是找你的!我要买东西的,你得亲自陪我!”

唐苏合思还是一如既往的骄横。

赵铎翻了翻眼睛,本来不想搭理她。转念一想,唐苏合思口无遮拦,喜欢炫耀又是速鲁麻最喜爱的女儿,简直就是个完美的托,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念头一起,他笑了:“公主殿下亲临此处,自然应该我来招待。不知你想买些什么呢?”

“我什么都想买,你一件一件的介绍吧。”唐苏合思一昂下巴,丝毫没有下马的意思,居高临下的说道。

昨日赵铎让他丢了脸的仇还没报,看在父汗和从迁兄长的份上,不能抽他鞭子,那就只能让他给自己牵一日的马,作为惩罚了。

赵铎双手插在袖筒里,伸直了脖子四下打量片刻:“粗茶碎盐定然不能入公主的眼,公主的美貌也不需要绸缎陶瓷来衬托。我想来想去,倒是有件压箱底的东西,你可要看?”

唐苏合思沉迷在前两句恭维之中,心情颇为愉快,听见有什么稀奇玩意,也是好奇心大起:“当然要看,快些拿出来啊!”

赵铎转身向山坡上走去,在半坡处,有数十捆用苇草和麻绳捆绑起来的东西,赵铎挑断一根绳索,从中抽出一把比手臂还长的横刀来。

“努,大唐军中工匠打造的横刀,软钢至于其中增加韧性,硬钢在外增加硬度,刀刃经过额外煅烧,锋利无比。即便是在长安城中,一把横刀也值五石精米。寻常的弯刀,完全不是大唐横刀的对手。”

赵铎一边说,一边拔刀出鞘,凌空刺了几下,故意背对着阳光而站,让整个刀刃看起来像是黄金打造的一般。

“公主您的容貌已经无可挑剔,若是再配上这把横刀,便又再添几分英气,摘下刀乃女子中的国色,配上刀又不输于男儿。怎样,可喜欢?”

“喜欢,当然喜欢。”

唐苏合思就是个孩子,她喜欢赵铎的恭维,更喜欢这把刀,它的颜色比草原中惯用的弯刀好看,闪闪发亮的刀背上还有些细碎的花纹;形状也比弯刀好看,又长又直,就像挺拔的汉家郎君一样。

她的几个兄长都有天可汗赏赐的横刀,父汗还有一把祖传下来的突厥刀,但他们都宝贝得很,连玩都不愿给自己玩,更别说佩戴了。

“我想要,你要多少匹马来换?”

赵铎笑了笑:“非常便宜。这种好的横刀,换骏马三匹或者驽马六匹,还有种次一些的刀,只需要一匹骏马或者两匹驽马。”

“我当然要最好的!你给我等着,我去塔黑舅舅家挑马!”

唐苏合思这孩子心思转得很快,本来只是想要羞辱赵铎,但看见喜欢的东西却又忍不住想要立刻拿到手。

她掉转马头,一路狂奔回了乌勒部的毡帐,塔黑和速鲁麻正在喝酒。

唐苏合思作为阿会部俟斤唯一的女儿,向来被全族人所宠爱着,自然也是不缺什么,她今日说要去看族人交易,速鲁麻也只当她是去凑热闹。

却不料才过这么一会儿,就看见女儿急吼吼的冲进了塔黑家的马厩,牵出最为健硕的三匹马,拔腿就往外走,他不由得大为惊奇:“我的唐苏合思,你不是去山下买东西了吗,怎么又急急忙忙跑回你舅舅家来?”

唐苏合思这会儿才看见自家父汗:“父汗,我要买一把唐人的横刀,就跟大兄的那把一样!”

“哈哈,要买把和你大兄一样的横刀……”

速鲁麻笑到一半,忽然惊讶的看向塔黑,两人想到了一块。

赵铎竟然带了兵器来草原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