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击西

赵铎的进攻目标是关沟另一头的燕首镇。

此地的位置跟燕平县一样,其名为镇,实际上也是个县城,而且距离军都山更远,可以耕种的土地更多,户数也比燕平县更多。

驻守燕首镇的是刚刚重新归顺大燕的妫川郡郡兵,有五千多人。

蓟门关的军队向燕平方向突围的消息在天黑前就被妫川郡的斥候们带了回来,妫川郡的带兵裨将姓张,顿时大大的松了口气。

对付朝廷军那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皇帝都给人家撵跑了呢?

但这出多大的力,还是很有说头的。

安禄山在范阳当了十几年的节度使,他们没趁着那个机会攀上这条大船,难道还能靠现在的功劳来升官发财?

只求能留住一条性命就是了。

听说唐军选择了另一头,神经紧绷了数日的将校们都非常高兴,兴致一起自然也想要找点乐子。

酒肉都是城中大户人家送的,吃饱喝足,怎么也不能让军爷们独自睡在冷冰冰的床板上,这显得燕首镇不会待客。

张裨将摇摇晃晃回到房间,借着牛油烛的光线,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女人。这些乡老也着实明白事理,他哈哈大笑起来,借着酒意扑上去扯掉女人嘴中的布团,又一把撕开了她的衣服,对方立刻失声尖叫。

他顺手一耳光扇过去:“别他娘吵吵,老子难得快活一日,给老子伺候舒服了,自然有你活路,否则……军爷手中的刀子可不讲什么道理。”

说完,他自己咯咯笑起来,真好啊。打仗除了要死人,别的什么都好。这要是太平时,这些该死的乡老谁会把自己这种臭军汉放在眼里?

现在,只要一动刀子,吃的喝的,钱,女人,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只要别打到自己跟前来,朝廷和节度使能打多久就打多久,千万别停下!

他肆情恣意地发泄着,完全没有听见外面地声音。

赵铎手持大纛,矗立在夜色之中。

刑君牙率领数百士卒扛着粗大的圆木,飞快冲向燕首镇的城墙。

“弟兄们,生死存亡,在此一战!跟我冲!”

燕轨带着射术最好的几个士卒,紧跟在刑君牙身后,他不断重复的只有一个字:“射!”

燕首镇的守军根本没想到要向燕平方向突围的唐军会忽然出现在燕首镇城下,根本没能组织起有效反击,被大雨泡过又晒干的夯土城墙就被撞塌了长长一段,城墙上的密云郡兵慌不择路,纷纷自己跳下城墙,夺路而逃。

“将军,将军……”

“喊什么喊,老子听见了。”张裨将从双目无神的女人身上坐起来,一手拎着裤子,另一只手去抓自己的刀,“出什么事了?”

外面没人回答了,只有十分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

张裨将毕竟也是武人,顿时感到了不对劲,连忙滑下床,迅速闪身躲到门后面,房门被砰一声踹开,几个唐军涌了进来。

“这个屋里没人?”

“接着搜!”

就在他们转身的刹那,那女子忽然爆发出尖锐的叫声:“他在门后面!”

“你个骚婆娘!”那裨将真后悔刚才没一刀宰了这个臭娘们,他毫不犹豫地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唐军,企图夺门而出。

砰——

弓弦声响,利箭如闪电般在那裨将胸口绽开了一朵血花,他身体不自觉的向后仰,那个被他偷袭的唐军又惊又空的回过神来,又是一刀劈在他的胸口。

该……该死,打仗哪……哪里都好,就是……要死人……

“都尉,燕首镇已经全部陷落,贼将伏诛,俘虏一千余人。”

“嗯,收缴他们的武器和皮甲,把他们赶出燕首镇。”

赵铎快步走进县衙,一眼就看见了笑呵呵的县令,他完全没有抵抗的意思,倒头就拜:“吾乃大唐燕平镇县令赵忠恕,涿郡赵家旁支,听闻赵将军乃是同宗,我特意备了些酒水……”

“给他绑起来,扔进地牢。”赵铎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等……等等,我乃朝廷命官……我乃冀北大族……”这位赵县令万万没想到赵铎竟然如此无情无义,连同宗的情面都不看,说抓就抓,顿时腿都软了。

然而,赵铎不光是对他不讲情面:“照着县衙的名册,凡家中人口超过五十,田亩数量超过百亩者,皆为大户。有燕平县衙官印砖者不问,没有砖者,没收家中钱粮布帛,也全部投入地牢!”

赵县令本来还在挣扎,听见这话又是一愣:“赵铎,你不能这么做!燕首镇的乡老可不是你们燕平县那些田舍汉,他们都是妫川郡大族的宗亲,岂能容你如此侮辱?”

赵铎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下达命令:“开府库,将粮食分给周遭百姓。”

赵县令真的吓尿了,他发现自己眼前这个少年是个疯子,没有人敢得罪那么多世族不放在眼里,更没有哪个将军敢随便将府库的粮食随便分给贱民。

他连皇帝都没放在眼里,这种愣头青是真的敢杀人的!

赵县令不敢说话了,屁都不敢放一个,甚至主动催促着士卒把自己绑进了地牢,他有的是在朝廷军和燕军中周旋的手段,但面对连规矩都不讲的人,他能怎么办?

赵铎闭上眼睛,暗自叹了口气。

他也知道这样一刀切的行为后患无穷,但人生在世上就是要站队的,特别是那些握有资源的人,与其让他们的财富变成阿史那家的助力,还不如帮助帮助贫民百姓。

他还担心阿史那承庆温水煮青蛙,在这些大户人家的支持下,把妫川密云两郡的百姓变成韭菜,到时候他们的日子难过,唐军也会面临杀不完的炮灰。

“所有的钱帛都用来向百姓买牲口,牛也好,驴也好,马也好,只要比人走得快,就都买下来!告诉那些来领粮食的百姓,妫川郡已经被安禄山送给了突厥人,不想被突厥人抓去填沟壑,就快些拿着粮食和钱帛逃命去吧。”

天亮了两个时辰,阳惠元才和颜从迁进了燕首镇县衙。

阳惠元身上有好几处伤口,看起来却挺高兴:“君声,你可真是神机妙算,那阿史那从礼只派了两千人来追我们。半路中了元高的埋伏,自己就踩死了好几百人,我们趁机杀了回去,你猜怎么着——嗨,全军覆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