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齐心

他卖了个关子,在卢易的目光完全呆滞之前,继续说道,“不过,你这个校尉是不能当了。所有职务全部撤去,降为普通士卒,充任我的亲兵。可愿受罚?”

赵铎话都没说完,卢易就小鸡啄米一样的叩起头来:“我愿意,从今往后,您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您叫我杀谁,我就杀谁,您不让我动手,我连手指头都不会动一下——只要您不让我回去……”

阳惠元瞪大了眼睛,就在一刻钟之前他还信心百倍地以为卢易是自己的死忠,即便是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他都不会背叛自己,但现在他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就要给赵铎卖命。

这……

要不是同袍数年,他都要以为卢易在跟赵铎唱红白脸了。

邢君牙和其余那些士兵也惊呆了,卢易在卢龙军中还是有点名气的,至少大部分士卒都不会认为自己比他更为勇悍。

赵都尉不动刀不动枪,只凭长宽不足一丈的小屋子就能让他甘愿效死,若不是有神鬼相助,谁能办到?

校场鸦雀无声,士卒们真心感到了恐惧,他们看向赵铎的眼神变得十分敬畏。

他们都在想些什么啊!

人家赵都尉是有天神看护的人,否则凭什么小小年纪就能获得圣人亲睐,不但独统一军,连节度使都上杆子要跟他结拜,那都是为了平卢啊!

人家赵都尉什么都知道,只是不屑于跟他们这些小卒子计较罢了,他们这些不知好歹的,还敢轻视他,谁给的胆子啊!

“行了。其余四人的职务也一并撤去,醒来之后将校场清扫一遍——其余人继续操练!”赵铎摆了摆手,示意这件事可以翻页了。

整个校场的士卒再没有一个人敢不听从他的号令,特别是那些刚刚说过赵铎坏话的人,这会儿转身就跑,恨不得把脸埋进裤裆里,就怕被赵铎看见。

卢易宁可从校尉被撸成大头兵也不愿再下地窖,谁还敢去触霉头啊?

片刻功夫,闹嚷嚷的校场变得无比整齐。

只有阳惠元还惊恐交加的站在地窖口,像个斗败了的公鸡,耷拉着脑袋,不停用眼角的余光偷瞄那个地窖,越看越吓人。

他咕嘟咕嘟咽了好几口唾沫,同手同脚的挪到赵铎面前。

“那什么……我刚才说,说的军法,是指打军棍,你……你要是嫌我说话说错了,就打了几十军棍,我……我绝不皱眉!”

“什么话,我没听见啊。”赵铎笑了笑。

“就是……”

在阳惠元脸色通红,尚未把话说出口之前,赵铎意味深长的抬手向着天空拜了一拜,“俗话说,人心齐,泰山移。心不齐,则色难恭,色难恭,必然言语不逊,言语不逊则号令不行。义兄将平卢三军交付于我,却没想过我的难处,幸好有你和君牙兄相助,方能安抚军心。阳兄,共勉之啊。”

说完,他转身向着中堂走去。

阳惠元愣愣看着赵铎走远的背影,忽然伸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什么叫大将之风,这才叫大将之风。

自己这个军中莽汉,竟然也敢妒忌赵家郎君,真是瘌蛤蟆想吞天——口气太大了些!

四月廿九那场大暴雨之后,连续出了五日的大太阳。

燕平军的斥候靠着从小在军都山中玩耍而练就的攀岩腾挪本事,从只有猴子才能行走的山壁上钻进山里,不断带回关于外面的消息。

史思明自己带了五万人回奔河北,李怀仙四将率兵四万进攻渔阳郡,牛廷阶带了一万多人留守范阳,阿史那承庆手上剩下两万步卒和不少于五千同罗骑兵。

史思明愿意给他留这么多人,肯定不仅仅是要攻打一个蓟门关。

赵铎往深里想了想,按照原本的轨迹,阿史那兄弟跟随西线燕军打进了长安,并在不久之后就偷了两千多匹马跑回了草原上,纠集各族部落对朔州发动了攻击。

对于他们来说还是重建突厥汗国更为重要。

“都尉,石榴回来了。”

“嗯,让他进来。”

赵铎从地图上抬起头,看见石榴一路小跑的从台阶上跑进了中堂。

“县令!”他抱拳行礼。

“今日回来的甚早,可是有什么收获?”赵铎问道。

“燕军并无异动,只是今日意外偷听到燕军士卒闲谈,伪燕逆贼怪罪阿史那家在范阳城下作战不利,将原本赐予他们的范阳城收回,但却允许阿史那家在妫川密云二郡收取税赋,征募兵马,重建突厥汗国。”

赵铎凌空打了个响指,他心头一亮,安禄山身边果然有聪明人。

阿史那承庆若是想要复国,就要摆平妫川,密云二郡才能获得源源不断的赋税和兵源,只要他在这两郡站住脚,无论是平卢军还是那些与大唐交好的部落,都不可能越过他们对范阳产生威胁。

牺牲两个不值钱的边郡就能保证范阳的安全,让西线燕军和河北燕军能够从容收拾逃出长安的零散唐军,这买卖着实划算。

而且,有了这个胡萝卜吊在前面,蓟门关就成了阿史那家复国路上最大的拦路石,阿史那承庆绝不会再为了自保而出工不出力。

赵铎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第六日夜,阿史那承庆再次向谷口的大营增派了五千人,并叮嘱阿史那从礼,蓟门关中唐军的粮食马上就要用尽,要千万提防他们夜袭突围。

阿史那从礼对于兄长在军事上的见解向来是信服的。

他在谷口三面都设了守军,就像张开的大口袋,只要有人从谷中出来,必定逃不出去。

“再等两日,若唐军不出关,咱们就打进去。他们内无粮草,外无援兵,除了交出赵铎和刘正臣投降,没有别的路可走!”

阿史那承庆还不知道刘正臣已经战死的消息,只听渔阳那边来报,刘正臣并未出现在渔阳郡和北平郡中。

那便还在蓟门关了。

阿史那承庆自认为对刘正臣还算了解,此人在平卢做游奕使时便以勇悍著名,凡对阵,必冲锋在前,手上有千钧力,弓马娴熟,端是个好汉。

但此人的本事也就只够个游奕使了,除了强行突围,阿史那承庆想不到他还会做出什么更高明的应对。

此人不是无胆之人,与其坐等粮食耗尽,军心涣散,他一定会选择一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