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服软

阳惠元觉得自己缺心眼极了,即便是不高兴,也不能着赵铎的面说出来啊,现在这节骨眼上,要是赵铎跟他闹起来,他就是战死在蓟门关外,也没脸再去见刘将军啊。

他见赵铎不说话,心虽有千般不满,还是向下一横,“哗”的抱拳拱手:“士卒中有忤逆犯上之言,我身为都尉没能制止,还与他们一起心生怨怼,请赵都尉军法处置!”

“有什么事等会再说。”赵铎摆摆手,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他完全不知道短短这么几息功夫,阳惠元就在心里滚过了那么多念头,甚至都忍辱负重到感动了自己。他来校场是因为有人来报,说地窖里几人疯了,才搁下手中事,着急赶过来查看的。

穿过整个校场,几个负责送早饭的卢龙军的士卒正站在地窖入口,满脸惊恐的相互咬耳朵,看见赵铎他们立刻像兔子一样蹦了起来:“都尉,卢易校尉他们疯了!”

“什么?疯了?不可能!昨夜晚饭时不都还好好的吗?”赵铎还没说话,阳惠元先把眉毛扬进了天灵盖。

那几个卢龙兵哭丧着脸:“是啊,昨夜送饭时都还好好的。刚才咱们下去的时,就听见他们在扯着嗓子嚎哭,还用手指抓木板,有个兄弟把自己手臂上的肉都咬下来一块。您快去看看吧,要是再这么下去,他们恐怕要被自己咬死了!”

阳惠元愣在原地,仿佛被一桶凉水兜头浇下。

他刚才说了什么?

是让赵铎军法处置他?

“燕轨,去把他们先带出来吧。”

赵铎淡淡的吩咐道。他心里面很是无奈,虽然知道地窖的效果会很好,但着实没想到刚过了一天半,这些人就崩溃了。

菜!实在是太菜了!

阳惠元还从刚才的话里回过神来,他愣愣的站在地窖门口,感到一股凉气从逐渐从尾巴骨升到了脑门心。自己手下的人自己知道啊!地窖里那几个家伙不守规矩是真不守规矩,但勇猛也是真勇猛。

特别是校尉卢易,本是涿州卢家旁系子弟,少年时就学了一身硬功夫,寻常挨个几十军棍,根本不当回事,休息两天就能重新上阵,刀子从肩骨缝隙穿过,还能徒手扭杀七八个山匪,若不是三天两头惹事,现在也能做个郎将。

或许是这几个卢龙兵自己怕黑,说的谎话呢。

他抿着唇的样子很是高傲。

校场上的士兵全都注意到了这边,此刻刚吃过早饭,有的营已经集结完毕,有的营还在自由活动,一时间都向这边涌了过来,在赵铎他们身后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说是要关三天,这才过了一半的时间,怎么就要放他们出来了?

不知情地士卒窃窃私语,都在猜测是不是碍于阳惠元的面子,要再次给这些人减轻处罚。特别是那些卢龙兵,他们不忌讳赵铎,说话的声音半点没有压低,你一言我一语,就差没直接说赵铎不配带领他们,应该让阳惠元来做主帅了。

赵铎倒背着手,如同上一世站军姿一般站得笔直,脸上带着装饰性的神秘笑容,能看见他表情的人都感到了十足的高深和自信。

他很有信心这种军法会震慑三军。

阳惠元念头一起,心里的小鼓就咚咚不停的敲起来,他很想让这些士兵闭嘴,但赵铎没开口,他居然也不敢开口了。

人没上来之前,他还抱有一丝丝的侥幸。

但很快,这种侥幸就消失了。

第一个人被架着走了出来,正是卢龙军中有名的硬汉卢易校尉。

阳惠元眼睛一亮,卢易浑身上下看不到半点受伤的痕迹:“卢……”

名字还没叫全乎,卢易忽然抬起头来,阳惠元咯噔一下,把后面的话生生咽了下去,他被吓到了。

那双张熟悉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桀骜之色,虽然没有伤痕,却嘴唇焦干,面色惨白,两个眼珠子像生了锈一样缓慢转动,最后落在赵铎身上,紧接着卢易“哇”一声哭了出来。

“赵都尉!我错了!我错了!求求您,放我出去吧,我再也不敢了!”

他猛地挣脱燕平军的手,跪地滑倒赵铎面前,死死搂住他的鞋帮子,一边哭,一边疯狂的用脑袋敲他的脚背。

赵铎赶忙拔脚,退了两步。

他背后数千名看热闹的士卒齐唰唰的倒吸一口凉气,紧跟着也退了两步。

接着又有两人被拖了出来,他们比卢易还不如,整个像是烂泥一般瘫在地上,死死拽着拖他们的燕平军的裤腿,喉咙里发出野猫一样的呜咽。

那几个燕平军一手拖着人,另一手还要拽着裤子。

不过,这比起最后两个人还是要好得多,他们是被抬出来的,一人在木板上把自己脑袋撞开瓢了,另一个生生从自己小臂上撕了两条肉下来,血糊糊的,甚是吓人。

议论声忽然间就停止了,几千双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那五个人,明明太阳已经爬上了山头,他们还是感到了从脚底升起来的凉意。

赵铎听指导员说过,当年参过战的前辈有很多回来之后都被噩梦缠身,很长时间不能在狭小的空间中独处,看来这些大兵整日杀人放火,也不是没有留下后遗症嘛。难怪佛教能在安史之乱后的大唐大行其道,或许这个时代的人的心灵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加脆弱。

赵铎也有点后怕,三天在后世是起步价,但在这里关三天,收尸和抓疯子的概率也就五五开吧。将来用这套军法时,剂量上要考虑得更加周详了。

阳惠元觉得自己腿肚子在转筋,赵铎乃是山神之徒的传言不知不觉塞满了他的脑袋,他虽然不太相信这些,但却也不是完全不信啊,特别是这么明晃晃摆在眼前的……妖术?

赵铎该不会趁机报复自己吧。

挨几棍子还不要紧,但要是像卢易那样被拖出来,他这辈子的声名可就毁于一旦了!

“本该关你们三天禁闭,现在才过去一半……”赵铎一开口,卢易就被吓得蹦了起来。

“不,我不去!你杀了我,杀了我!”他像一只疯狗一样手脚并用的向着赵铎相反的方向爬去,被满头冷汗的阳惠元一巴掌摁在地上之后,还使劲蹬腿挣扎,惊恐万状的发出嘶吼。

赵铎也是醉了,效果好得过头了些:“行了!我不杀你,但剩下的军法也必须执行。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