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杀人

陈虎不是临危不乱的大人物,他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搞不明白是钱明山故弄玄虚,还是朝廷军真的打进了燕平。

而且,这几个月的事情也早就让他做不了判断了。

谁敢相信节度使起兵不过月余,便攻破了洛阳,赫赫有名的高仙芝,封常清都为此赔上了性命;又有谁能想到,颜家那个书生反倒是扼住节度使西进的第一只手。

现在朔方军打到范阳来,好像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他握着横刀,只觉得世事变化莫测,又苍凉无比。

陈虎只愣了一会儿,便拔腿向门外跑去。

管他呢,即使是朝廷军真的打来了,他也要杀了钱明山一家,替儿子报仇。

就在转身的一刹那,背后忽然传来一声风响,他只来得及一低头,便感到冰冷的锐器已经刺透他的皮甲,并且一直向前,直到雪亮的刀尖从他胸膛钻出。

陈虎发出低声的嘶吼,手肘重重的撞向身后:“小贼!”

赵铎闷哼了一声,抬手箍住了陈虎的脖子,这具身体的力气太小,即便是加上从高处跳下的力量也没能将他一击毙命

但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陈虎必须死!

他加大了力度,死死扼住陈虎的脖子,任被砸得气血翻腾,也不松手,同时从腰间拔出了第二把刀,照着陈虎的耳后狠狠扎了进去。

陈虎疯狂的嘶叫着,像一只被咬住尾巴的老虎,想要将他甩落,但赵铎无论如何也不肯放手。

身体中的力气飞快地流逝,眼前地事物也模糊起来。

陈虎听到自己耳畔有哗哗哗的水声,儿子在喊他“父亲”,从少年时便跟随他,却只是在这边塞风雪里吃了数年苦头的娘子也站在儿子旁边,他忽然觉得荣华富贵也没那么重要了。

“靠!”

赵铎差点被倒下的尸体给砸背过气儿去,他艰难的吐了口酸水,拼命伸手想要把陈虎的尸体推开,但却没能成功。

他浑身每一处都在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脱力。

这个小兄弟尚未长成,又常年呆在书斋中,显然连战五渣都比不过,自己空有招式却根本无法施展,只好任由尸体压在自己脸上。

很快,院子里的脚步声就全部消失了。他们或许没有看见陈虎已死,或许看见了却并不在意。

外面的鼓声和喊声还在继续,赵铎心情焦灼起来,这事儿到现在可还没有办完,要是不赶紧进行下一步,恐怕要穿帮啊。

他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将陈虎的尸体往旁边挪,使出吃奶的劲爬了出来,歇了好一会儿,才又爬到陈虎身边,揪住他的头发将人头割了下来,再捡起陈高升的人头,踉跄着走出院子。

巷子里拴着钱家留给他的马。

忍住全身的疼痛爬到马背上,赵铎双腿一踢马腹,将两颗人头高高举起,大声喊道:“传报朔方军郭子仪大帅,陈虎及其党羽已经伏诛,燕平克复!”

快马沿着正阳街向北门狂奔而去。

早就等待在黑暗中的钱明山也带着钱家子弟从黑暗中跑了出来,跟在赵铎身后高喊:“陈虎伏诛,燕平克复!”

那些四处喊口号的人也逐渐汇集起来,一边狂奔,一边大喊:“陈虎伏诛,燕平克复。”

钱明山觉得自己眼睛有点湿润,或许是被风吹的,他明明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但为什么还是会心潮澎湃呢?

他想起自己还是少年的时候。

开元年间,四海升平,那是多好的日子啊。

从关沟过来的商队每天都有好几拨,无论胡人还是汉种,大家脸上都是笑眯眯的。

父亲也高兴,经常拉着吴家老叔,冯家老伯在院前喝酒,说什么天子圣明,古今少有,自己当年还想过一定要去长安见见圣明天子。

这一晃眼,二十几年就过去了。

天子还是那个天子,这天下怎么就不是那个天下了呢?

此战最辛苦的其实是钱文远,他不但要在城门口指挥一群孩子举着几个头的火把跑进跑出的,还要兼顾后面扬雪的妇人,让她们注意不要扬起太乱把火把打灭;旁边擂鼓的庄丁也要留个眼睛看着,别让他敲得太快。

时不时还需要招呼大家喊起来,再往前走一段,看看效果。

寒冬腊月的天气,就这么跑过去跑过来,竟然全身上下都湿透了。

当燕老从城里跑出来,拽着他往外走的时候,他还沉浸在工作中不能自拔。

“没听见陈虎已伏诛吗,还不赶紧撤!”

燕老是喊口号那群人的头儿,他在城里跑了一大圈,这会儿也是大汗淋漓,衣领头发像是冒烟似的,不停蒸腾出白气。

但心情却是很好。

燕老眯着眼睛,看赵铎骑马飞驰着越过城门,单掌拍在钱文远肩头:“哈哈哈,没想到这么个小县城里还能有如此有意思的小子,真叫老夫刮目相看。”

赵铎带着钱明山跑出北城门近十里,才挖了个坑把陈虎父子的脑袋埋了。

钱明山胸中一闪即逝的豪情和热血也被寒风重新熄灭,他叹了口气:“君声,我们虽然暂时唬住了人,但却不是长久之计。朝廷军毕竟是假的,若是范阳那边听到风声,真的派大军前来,你我可该怎么是好啊。”

“要么逃,要么战,并无别的路可选吧。”

“话虽如此……哎呀,或许不该那么着急的。”

钱明山又开始后悔了,他总以为自己原本有很多路可以选,殊不知,自从他跟陈虎联手除掉了叛军县丞的那一刻,他就没那么多选择了。

赵铎看了看他,也叹了口气。

别看他这样,要是叛军真打来,他心里也没底儿。

要不是陈虎要把他卖给燕军换官儿做,要不是钱明山自作聪明的把他弄回来,要不是他摊上了个忠心不二的县令爹,要不是这里紧挨着范阳……

唉,每个人在睁开眼睛的时候都以为自己有很多的选择,其实走一走就会发现,大部分的事情都在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就买定离手,概不退换了。

赵铎想了想,还是安慰钱明山:“钱伯父,其实你不用忧心,事情并没有变得更坏。县丞是我杀的,陈虎也是我杀的。若是叛军势大,您仍有回旋的余地;若朝廷军胜了,我可保你钱家无虞。”

在这种大环境下选择苟且偷生,那应该是朝廷的耻辱,而不是他们的。

钱明山勉强挤出一丝宽慰。

都到了这种时候,也只能当赵铎说得在理了。

第二天一早,衙门贴出两张新的榜文。

赵铎接替父亲赵三省担任燕平县的县令,其余职务按赵三省时旧例。且陈虎父子大逆不道,已经伏法。其余从者全部赦免。

县衙以每月粮一石,钱半缗的俸禄招收团练兵,年纪在十四岁以上,五十岁以下,身无残疾的男子都可以参加选拔。另招收民夫,凡身体健壮者,无论男女皆可,其工钱除每日固定五文的点卯钱之外,按所作之事多寡另行给予。

榜文贴出去之后,并没有引起什么响应。

一来大雪下起来就没个完,二来是这一日三变的局势把人给吓怕了。

自从县令赵三省死了之后,这燕平县城就没人说了算,之前刚交过朝廷的租税,转过头县丞大人又说他们还得缴节度使的份额,等到陈虎上了台,节度使成了大燕皇帝,不但租庸得要重新缴,连地税,户税,别税都得再加五成。

谁要是敢多说两句,那雪亮亮的刀子便顶上了脖子。

要是这些也就罢了,种地交税,天经地义。

但没有官府管束,那些终日以偷摸抢掠为乐的二混子也纷纷冒出头来,各家各户的小郎君,大姑娘都成了他们的目标,轻则抢了财物痛打一顿,重则连清白也保不住。

反正犯了事儿也没人管,要是身手利索,身材高大的,还能被上头叫声“壮士”,说不定还能登堂入室去吃吃喝喝。

谁知道这位县令又会搞些什么幺蛾子?

老百姓一边对节度使满肚子怨气,一边也对朝廷也失望极了,既然官老爷都都随便的一换再换,那节度使变成皇帝,好像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两个皇帝摆在一起,你说大家伙该听谁的,不听谁的?

对于这种情况,赵铎倒不是很意外。

事实上,不光是百姓对衙门没什么信心,钱明山他们一样没有做好站边的准备。钱明山帮他写完榜文之后,就称病躲回了家里,其他杂任官也一个都没来,偌大的县衙只有赵铎自己和一个洒扫的哑巴小厮还在履行义务。

赵铎倒是不打算闲着,他要利用这大雪天儿,把县衙里积攒的公文全部翻一遍,以便做到无论是打起来还是跑路都能心中有数。

这一看就是整整一天。

傍晚,小厮送来栗米粥,他一边喝着,一边打算把手边这一份看完就回去休息,忽然听见一阵地动山摇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没等他反应过来,来人已经跨过了门槛,“唰啦”一声将几个包袱掷在地上,爽朗的大声笑道:“赵小子,老夫给你送礼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