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禁闭

“至于私斗的处罚……”

赵铎还在思考,阳惠元已经忙不迭地开口了:“此次之事皆由我卢龙军而起,按照军法,军中私斗,当打军棍;向袍泽拔刀,斩其手——”

阳惠元说得很严肃,脸却扭成了抹布,那拔刀的士兵中就有他麾下最为心腹的校尉,虽然脾气大了些,但作战英勇,对自己也是忠心耿耿,此番闹事,少不得有为自己抱不平的意思在里面。

想到要砍掉他们的手,阳惠元心尖尖都在疼。

不过这事儿可大可小,新官上任三把火,谁知道赵铎会不会一把火他们脑袋也给烧掉啊!比起脑袋,砍一只手还是比较容易接受的。

若自己先开口把罪过认下,而赵铎还要不顾情面非要往重了罚,那就一定会得罪整个卢龙军,甚至连邢君牙他们也会在心里觉得他过于严苛;但若是赵铎先下了军令,自己再苦巴巴的求情,不但没有面子,而且倒像是自己管不好士卒。

他那点勾心斗角地素养也就只能想到这些,看着赵铎阴沉的脸色,不由得心里暗自打鼓。。

赵铎没说话,他也在头疼。

他觉得阳惠元的提议不够好,威慑力倒是足够,但损耗太大。

现在这局面,恨不得一个人撕成三个用,砍脑袋就算了,砍手这种把战力变累赘的亏本的买卖,他着实不想干。

但也不能赦免他们吧。

那更加不利于军中团结,不患寡,患不均,今日不把这几个兵收拾服帖,转个脸就会有更多的兵不把他放在眼里,他这个主帅的威严将荡然无存。

赵铎想了好一会:“凡参与打架之人,全部罚一日不得食。石榴本是我的亲兵队正,降为火长。燕轨本为燕平军旅率,降为队正,补石榴的缺。拔刀者……禁闭三日。”

校场上升起无数的问号,邢君牙和阳惠元面面相觑。

“都尉,禁闭是什么?”

“就是关在地窖里,关上三天。”

阳惠元差点笑出了声来,他刚才还觉得赵铎有些刘正臣的风范,现在看来,小孩就是小孩,心肠软,见识少,天真!

邢君牙也露出了古怪的神情,只是关三天,这算是什么惩罚?

即便是为了安抚卢龙军,这也罚得太轻了些。

军中莽夫可都是吃硬不吃软的人,要让他们觉得将领好欺负,接下来这队伍可就不好带了。

他想要偷摸提醒一下赵铎,但还没说出口,就听见阳惠元仰天大笑:“好好好,卢龙军领罚!立刻把这几个小子给我绑起来,赵都尉要把他们关哪就关哪。别说是三天,就是关他们个五天七天的,他们都不敢说半个不字!”

那几个卢龙兵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神色,话说得再好听,想要突围就必须得向卢龙军服软,他们就是揍了人又怎样?

关黑屋子,哈哈哈,当他们是三岁的小娃不成?

他们的微表情一点不落的落在了赵铎眼里,他暗自微笑,顺便为他们点了几根蜡,任何地方都有刺头,这刺头不可怕,可怕的是愚蠢且自以为是的刺头。

蓟门关的地窖可是个好地方,以前的守关的将领为了储存他们非法所得的粮食和钱财,沿着山壁使劲往下挖,极深极黑且听不到一点声音,赵铎进去看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就是后世特工电影中用来审讯犯人的那种黑地牢。

他反正是坚持不了三天,就不知道这些军中硬汉会不会比他厉害些。

那几个卢龙兵现在挺高兴,赵铎也不打击他们,带着神秘莫测的笑容回了主城楼。军心不稳是令他头疼的事情,却也不是唯一一件。至少八日突围这个目标,就很难完成。

阿史那承庆不愿意来啃他这块硬骨头,却在谷内遍布斥候,又开始在燕平方向的谷口修筑营寨,一副要将他们困死关内的模样。

另一头通往妫川郡和密云郡,据燕平军的斥候回报,这两郡都派出了郡兵直奔关沟,沿途集镇也都重新换上了大燕的旗帜。

赵铎这会儿也想明白了,安禄山可没有历史上描述的那么菜,他手下不光有如云的猛将,也一定有想要暗中搅弄风云的谋臣。

即便唐玄宗没有尥蹄子跑路,这燕军的布置也是一场教科书般的围魏救赵,正统皇权是朝廷军最大的依仗,同样也是朝廷军最大的软肋。

能从这么大的战略面来考虑问题的人,肯定不会只走一着棋。

不光是密云,妫川二郡,恐怕卢龙,柳城,渔阳都已经不那么安全了。

“现在有两条路,出蓟门关,从军都山外围翻过去,直接进入北平郡;或者向范阳折返,先去渔阳。”赵铎敲了敲地图,说道。

刑君牙自认为不是智将,只盯着地图,一句话也不说。

阳惠元这会儿倒是显得沉稳些,紧锁浓眉:“从燕平到渔阳的路程要近一半,但太平。我们都是步卒,阿史那家都是骑卒,两条腿怎么也跑不过四条腿。走这条路就是送死!”

“另一条路……呵,还不如第一条呢。在山中骑兵跑不快是真的,可咱们也飞不了,时间一长,吃什么,喝什么?可别跟我说要去打猎,两千人再加一串子追兵,什么鸟都剩不下!”

阳惠元烦躁的扬了扬手,白天赵铎说那些话安抚军心之时他觉得甚是有道理,也跟着热血沸腾,到了晚上讨论之时,他却又在心中暗自埋怨赵铎空口说白话,要是八日突围不出去,粮食却又食尽,那才是自寻死路。

确实不安全。

赵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没打算第一次讨论就能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除了阳惠元说的那几个问题之外,还要担心北平郡和渔阳郡本身的形势。

他们现在是一支失了主帅,人心不齐,精神和身体都同样疲惫不堪的残兵,只要遭遇一次失败的战斗,这支军队就会完全崩溃。

赵铎必须必须考虑得长远,他甚至觉得最好不要那么早回到卢龙渔阳那些有敌人重兵的地方去,如果能让他们怀着回家的信念,稍稍绕个小圈子,打几个小小的胜仗,重新整合一下,这是最好的。

刑君牙等了好半天,发现赵铎和阳惠元都自顾自地看着地图不说话了,也暗自叹了口气,打圆场道:“我看我们也不要着急,大家的气力尚未恢复,即便是有什么好主意,也没法去做。今日就先休息,等士卒们缓过来,再议也不迟。”

“嗯,都去休息吧。”赵铎点点头,将桌上的地图卷了起来,“我再好好想想。无论往哪里去,我们肯定不会困死在此处就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