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消失

原本稀疏的雨点是什么时候开始密集起来的?

赵铎不知道。

但当他从巨大的悲痛中回过神来时,刘正臣的铠甲已经被冲刷得铮亮,他依然保持着手杵陌刀的姿势,威武强壮,宛如在沙场点兵一般。

他扫了眼四周,刘正臣的亲兵跟邢君牙二人一样哭成了泪人,大多数士兵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们都站了起来,拔出横刀,刀尖垂地,以示对主将的哀悼。

刘正臣出身寒微,待人向来豪爽热情,特别是在卢龙军中,人望极高。

赵铎感觉自己肩头忽然间便多了一座大山,但这座大山却让他的脊背挺得更直,脚下踩得更稳,眼眶中的眼泪全都落进了雨水里,现在他背负的是整个平卢诸军的尊严所在!

“别哭了。速速回到南门,把弟兄们带到显西门来集合。”赵铎感觉自己脑子里有把锋利的刀子,虽然刺得脑仁发疼,却十分的清醒,“留下一百人随我坚守城下,其余人各营随各自校尉,分散出发,在燕平县北面的军都山口集合,寻一处险要之地修筑防御!”

“可节度使说要守到寅时。”

“一百人足够。”

赵铎握着大纛,闭目的从刘正臣身边走过,重新站上高台。

正如刘正臣所说,这场大雨帮了他们大忙。

“把辎重都先丢下,明日天明再回来捡!现在最重要的是立刻赶到范阳城下,将伪唐的残兵一网打尽,快点!”

数以百计的燕军校尉扯着嗓门怒吼,队伍中不断有包裹被扔出来,上至锅碗瓢盆,下至粮食水囊,全部落在泥水当中。

史思明骑着马走在队伍最前面,他的马脖子旁边挂了一串人耳朵,鲜血尚未彻底凝固,被雨水一浇,滴答滴答直淌血水。

这是刚才那一战的战利品。

只可惜没逮住仆固怀恩那条恶犬。

他不能确定郭子仪的主力是还在继续攻打范阳还是从高秀岩那边突围过去了,派去北路的斥候久久不回,让他心里十分没有底儿。

只可惜这场大雨来得不是时候,否则他早就已经到了范阳城下,连只耗子也别想逃出范阳!

“大帅,前方发现唐军的大营,里面好像没有人!”

斥候回报。

史思明眉头一拧:“先搜索营寨四周的草丛和树林。老东西诡计多端,如今又天黑雨大,小心有埋伏。”

过了半个时辰,斥候再次回报:“大帅,周围也不见人影!”

“嘁!”

史思明顿时恼了,这么大一支军队,在阿史那兄弟眼皮子底下消失,居然没人告诉他,亏得他还提前派人给这俩人送了信,让他们务必要把人拖到明日清晨。

“去把城门给我砸开!”

史思明的士卒敲开城门,被唤醒的阿史那兄弟出门一看,也惊讶极了。

几个时辰前还人声鼎沸,甚至跟他们殊死打了一仗的唐军,竟然全部都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范阳城上可是有哨兵的,他们全程瞪着大眼睛看着,可以确定一刻钟之前显西门外的大营中还有人在活动。

“史将军,我们不是不想打。唐军根本没有受到影响,士气高昂得很,我们也想缠住他们,可实力不济,损失惨重啊!”

甭管有理没理,先哭惨总是没错的,阿史那从礼还站在城门口,就唧唧哇哇的抱怨道。

哨兵低垂着脑袋,不敢相信地喃喃自语。

“显西门外一直有人在活动啊。我看见他们在修筑营寨,就这一个时辰搭起了三个军帐,里面都亮着火光,怎么会没人呢?”

“蠢货就是蠢货!”

史思明都不想掩盖自己的愤怒了,如此简单的障眼法,便糊住了他们的眼睛,说到底还是心不在大燕,不愿意为大燕流血!

“大帅,北路军斥候来报!”

“说!”

“他们在十四里河遇到了唐军,对方数量很多,战斗力也很强,恐怕是主力。高将军说他麾下皆是新兵,现已被打退数里,希望大帅速速增援。”

史思明要炸了。

如此完美的一次合围计划,就要毁在这些蠢猪手里!

高秀岩在大同就被郭子仪揍成了傻狗,自己要不去帮忙,他能直接被打回常山去。

他那双鹰隼一般的眼睛落在畏畏缩缩的牛廷阶身上,这个名义上的范阳留守一脸苦瓜相,嘴皮不停的颤动,似乎有话想说,却又不敢。

“牛公有何高见?”

“高见不敢当,只是有些话不能不告诉史将军。”牛廷阶讪讪的缩了缩脖子,“此次围攻范阳,名义上的主帅是朔方军的郭公,实际上平卢节度使刘正臣也亲自来了城下……”

“这我知道!”史思明不耐烦的打断他,“刘正臣设计杀了李归仁和吕知诲,鬼迷心窍的效忠大唐,等我诛灭郭子仪,再挥师北上,区区一座卢龙城,很容易便可拿下。”

“史将军,我想说的是刘正臣麾下的都尉赵铎。”

区区一个都尉……

史思明刚想发火,忽然想起自己听到的一些传闻,又按捺住了不耐烦,点点头:“最好给我说得简单点!”

牛廷阶不敢再卖关子:“杀吕知诲和李归仁的计谋并非刘正臣所想,而是赵铎!他虽然只有十五岁,却有山神相助。不但凭一群贱民就守住了燕平,而且还打败了朔方军的李怀光,短短十几日便弄到了十万石粮草屯放在燕平城中。刘正臣已经认了此人做义弟,若是任由他们逃回卢龙,我怕后患无穷啊。”

“山神相助?”

史思明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词语。

他自己不太信教,但自幼混迹在各种部族之中,接受到的熏陶却不少。

像大燕皇帝安禄山,之所以能在胡人中拉起那么多死忠,就是因为他名为轧荦山,乃是突厥语中的战神之意。

刘正臣这人他知道,行军打仗是把好手,但论到行政交际便差了许多,凭他自己最多只能守住卢龙城,想要控制平卢全境,根本是妄想。

史思明并不怕他。

但这个有山神相助的小子却不太相同。

他想起自己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了,平冽过定州时与他见过一面,说到燕平有个机灵的小子,若是不能为之用,便要早些除之。

要是刘正臣身边真的多了这么个长袖善舞的家伙,那还是个麻烦事。

史思明下定了决心。

“阿史那可汗,郭子仪等人本已是瓮中之鳖。我等来时便立了军令状,要取了朔方军将的人头传送洛阳。如今人去寨空,不知如何有脸面这么空着两手去见陛下啊!”

阿史那承庆头发都立起来了,他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深深的侮辱,连带着有些抱怨阿史那从礼开始的阻挠。

他甩开弟弟的手,一把捉住那个哨兵队正,没给他半分讨饶地机会,抡起来便扔下了城楼。

“此事是我失策,告诉儿郎们,立刻出发。若是不能攻克燕平,擒拿赵铎和刘正臣,我亲自提头去见陛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