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周旋

赵铎是要让郭子仪立刻收兵,叛军的援兵恐怕已经近在咫尺,即便是打开了范阳的城门,也无济于事,却有可能因为被困在城里造成巨大的损失。

他和郭云心急如焚的冲过连片的军帐,希望能赶紧找到郭子仪。

然而这份焦灼并没有持续太久,阵前的战鼓陡然一变,如赵铎所愿地变成了收兵之声。

赵铎心里一松,接着又像是塞满了石头一样,沉重得让他直不起腰来。

这就结束了吗?

他们明明马上就能打下范阳。

为什么啊!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世界的收束力?

那自己还在这里干些什么?

安史之乱必然会发生,长安必然会失陷,天下必然会大乱,百姓必然会民不聊生,他赵铎也必然只是个名不见经传地小人物。

哈,这也太可笑了吧!

他下意识地打马向前,发现从城墙上退下来的将士并没有撤回军帐,而是在各自校尉的带领下退在两百五十步之外,各自结成了阵型。

浑碱和李怀光他们的骑兵也出现在了城下,有人牵着马跑到队伍前面,浑释之他们也很快爬到了马背上。

城墙上出现了一个人,显然不是城里的留守,那个胆小鬼牛廷阶。

隔着很远便能看出他是个胡人,长着十分醒目的头顶和肥硕的下颚,眼睛的颜色是看不到,但站在他注视的方向上,便会感到一种莫名的战栗,仿佛是被一直恶狼盯住一般。

他只穿了一件无袖的皮甲,矗立在城墙上,便像是一头巨熊。

郭子仪也单人匹马到了城下。

浑释之在他身后三十步左右,弯弓搭箭,指着城墙上的男人,那人身旁也有个弓箭手做着同样的动作。

郭云见状立马加快速度冲了过去。

赵铎也一路穿过各军军阵,一直到了刘正臣身边才停下来。

他虽然只是个都尉,但却是刘正臣的义弟,还有属于自己的军号,真要论身份,跟这几位将军站在一起倒也没什么问题。

郭子仪冲着城墙上的人虚抱双拳抬了抬:“郭某与阿史那将军虽是头一回相见,但阿史那家族的事迹在我朔方军中可是一点不陌生,没想到在距离朔州千里之外,还能遇到老对手,这着实让郭某有些吃惊啊。”

阿史那承庆脸色一僵,被这夹枪带棒的话说得很是恼火。说什么阿史那家族的事迹,从朔方军嘴巴里说出来的,怕是只有阿史那家族的败绩才是!

他想要发火,却听见弟弟从礼在背后咳了一声,也想起了出发时高尚跟他说的话:“确实,要论勇武善战,吾族父兄最佩服的便是尔等朔方英豪。只可惜,最健壮的骏马没有遇到好的骑手,最锋利的弯刀没有遇到好的战士。你们的二十万大军已经被我们打败,大燕陛下的军队已经进入长安,你们又何苦违背长生天的意愿呢?”

阿史那承庆的声音十分洪亮,赵铎立着他一百多步,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他相信背后的战士也能听见,因为安静的阵营开始有了些嘤嗡之声。

郭子仪沉默了片刻:“潼关之兵都是新兵,即便是败了也无关大局。长安尚有精兵数万,城墙坚固,粮食够吃一年。你焉知你带兵驰援范阳之事,就不在我们的谋划之中?说不定现在河北,江南,河东,安西之军已经将洛阳围住,马上就要打下来了也说不定。将军本是突厥皇族,为何又要自降身份,为昭武杂胡效力呢?”

郭子仪这话说完,阿史那承庆自己都吓了一跳。

但很快他就摆了摆手:“那些都与我无关!但范阳,是我的!雄武皇帝已经封我做突厥大可汗,允许我重新建立突厥汗国,并把范阳赐予我做汗城。尔等速速离去,本汗便不与尔等一战。”

此言一出,全军都炸了。

开什么玩笑,这是我们大唐的范阳城,谁给他权利送你的?

还不跟我们一战,我们偏想跟你一战啊!

仆固怀恩虽然是铁勒人,但在他心中,他的国家就是大唐,他的陛下只有大唐皇帝,听了这话简直是怒发冲冠。

提起马边的长槊便要冲上前的骂阵。

郭子仪隔着老远便听到了响动,脑袋像回一甩,低声喝道:“怀恩不得无礼,速速将将士们带回营帐!”

仆固怀恩还想说什么,又被浑释之瞪了一眼,悻悻然勒马调头,呵斥振武军将士开始有序撤退。

赵铎拽住刘正臣的马缰绳也低声道:“让咱们的人也撤吧,但不用撤回山上,先在军帐等一等。”

刘正臣瞪着眼睛看着赵铎。

片刻之后,他凝重的点了点头:“事情不妙?”

赵铎点了点头。

刘正臣扭头招呼底下的副将:“将弟兄们带回军帐,该治伤治伤,该吃饭吃饭,这边的事情有将军们处理。”

阿史那承庆看着慢慢退去的唐军,仰头大笑:“对了嘛,你们汉人怎么说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退去,尚可保命,否则我麾下八千铁骑必定将诸位彻底踏碎!”

赵铎一震。

难怪郭子仪会这么谨慎的在城下周旋,这货手中竟然有八千骑兵?

那岂不是说,安禄山把手下一多半的骑兵都给了阿史那承庆?

这世界到底怎么了,怎么跟他知道的完全不一样呢!

郭子仪笑了笑:“将士们回营是吃中饭,并不是退兵。顺便给阿史那将军些时间考虑,若能忆起往日盟约,尊奉天可汗,那便一切好说。若是你要继续自辱于杂胡麾下,我朔方河东数镇,十五万大军也并不怕人。”

说完,他不卑不亢的骑着马在城下逡巡,看着身后的将士一点点消失在军帐中,然后才向阿史那承庆拱了拱手,从容的掉头离去。

阿史那承庆气得砸墙,但他却不敢妄动。

他不知道郭子仪是不是真的有十五万人,他自己的骑兵也没有八千之多,而且长途奔袭至此,都已经疲惫不堪,若是守城尚还可用,出击却力有不逮。

郭子仪慢悠悠的离开了阿史那承庆的视线,然后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猛地加速,向着中军大帐冲去。

赵铎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一看见郭子仪便赶忙将信递了上去。

郭子仪扫了两眼,一拳将信纸捏在了手心里:“郭云,取行军地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