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噩耗

赵铎一脚深一脚浅的跟着郭子仪往中军大帐去,他注意到郭子仪亲兵们迅速的分散开,将他们全都围了起来。

也是,要是谁稳不住将这消息散开,势必军心大乱。

然而还没等他们跑到中军大帐,便遥望见距离开阳门最近的显西门方向地动山摇,飞腾起的泥水几乎布满了整个天空。

郭子仪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他低低的吼了一声:“郭云,将所有人带回大帐,哪儿也不许去!”

说完,身子猛地贴着了马背上,双脚狠狠一磕:“驾!”那匹高大的大马如离线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赵铎和大家一起被带到了军帐中。

帐中的十几个少年不是世家子就是朔方系的将校之子,除了浑碱和李怀光少年成名,带着一伙骑兵在外面警戒,他这几天交的朋友都在。

大家这会儿算是醒过神来了,都像炸了锅般跳起来。

“这小子一定是叛军派来扰乱我军心得细作,潼关可有二十万大军啊,而且墙高池深,怎么可能失守?”

“可郭帅认识他,还叫他子亮。”

少年们将目光移向昏睡在榻上的哥舒晃,心里刚刚建立的自我安慰又哗啦啦碎了一地,这要是叛军的细作,未免也太敬业了些。

杜希全忽然蹦了起来,面色如土的大喊道:“我认识他,他是哥舒大帅家的老二,他大兄在长安做光禄卿,曾经一起去过杜家做过客。”

赵铎一把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拉回了坐榻上,这个时候认出他是哥舒翰的儿子,并不是什么好事。

他暗自在心中告诉自己,要冷静!

沉默了片刻,赵铎起身取下挂在主座后面的水囊,将水全部倒进炉上的壶中,又摘下腰间的布袋,将里面的栗米全都倒了进去,他弯下身子把火吹得旺旺的,壶中的水很快沸腾起来,带着那些栗米上下浮沉。

赵铎盘腿坐在炉前,专注的看着炉火。

周围的少年们总算一点一点的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像赵铎那般坐着,无论心里有多么着急恐慌,也都暂时的按捺了下来。

事情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赵铎暗暗在心里对自己说,他开始拼命做好的假设,希望能让自己那颗不断变得冰冷的心脏不要坠落得那么快。

灵宝之战发生在六月,现在才四月底,差了一个月呢。

好吧,即便是哥舒翰提前出关,被打得大败,长安城也还有数万兵马,只要唐玄宗不跑——他没理由跑。

只要他不跑,朔方军吃午饭之前就能打下范阳,然后挥师西进,叛军的士兵都是范阳人,肯定不会再替安禄山卖命了!

而且叛军的主力都在潼关脚下,只要他们动作快点,河北就是片不设防的地方,到时候叛军只有河南一地,朝廷军却可以四面进攻,一样能够平定叛乱。

没事,这跟历史上不一样,朝廷军占着绝对的优势呢。

赵铎不停的在心里安慰自己,水壶里的栗米粥开始散发出香味,他伸手去拎水壶,却发现自己的手在抖,握着壶柄晃了几下才对准陶碗。

黄澄澄的米粥淌进碗里,他舔了舔嘴唇,走到哥舒晃身边,也顾不得碗里的米粥还很烫,便舀了一勺递到他嘴边。

哥舒晃似乎也没什么知觉,只是下意识地吞咽。

杜希全和李观意识到赵铎在干嘛,也从众人中挪出来,拍胸口的拍胸口,掐人中的掐人中,赵铎轻声指挥他们搓揉哥舒晃的手脚。

少年们都聚了过来,哪怕没抢着做事,也都安静的跪坐在一旁。

哥舒晃晕得并不死,他只是骑了太久的马,太冷了,也太累,很快便被大家喊醒了。

“潼关到底怎么了?”

赵铎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都让停下来,让哥舒晃说话。

哥舒晃一开口,眼泪便哗哗往下流:“数日前,长安来人说我父亲通敌叛国,将他斩杀阵前。当晚,潼关外叛军后退,接任潼关守将的崔光远将所有人都带出城去追击。追到灵宝时,王思礼将军率前军遇伏,后军蕃将火拔归仁杀了庞将军,联合同罗骑兵将后军十万人全部杀散。”

哥舒晃说得很简单,但每个人都从他那悲痛欲绝的脸上闻到了鲜血的味道,闻到了死亡的喧嚣。

他用脏兮兮的手盖在眼睛上,继续说道。

“我父亲的偏将将我从中军救出来,又遇到王将军舍命助我逃脱,他让我把潼关事告诉朔方军。我无处可去,便一路东奔,日夜不敢停息。昨夜遇到了朔方军李将军的部下,他们给我换了马,还给了我一封信,也让我立刻来见郭帅——对了,郭帅呢?”

赵铎伸出手:“信呢?”

哥舒晃愣了愣,下意识的抓住胸口,他刚想摇头,便被赵铎拨开手臂,强行在他身上掏出了信来。

赵铎已经顾不上什么规矩了。

这小子都快累死了,李光弼还让他来送信,这本身就不是什么好消息,只能说明一点,定州的史思明也出了大问题。

果不其然,赵铎只看了几行,便听见自己的心呼啸着落到了底,啪唧一声撞得粉碎。

他踉跄着退了两步,两只脚绊在一起,撞到了一张案几。

张镒连忙想来拉他:“君声,信上说了什……”

“闭嘴!”赵铎忽然间拔出了横刀,一刀斩断了旁边的案几,“拜托诸位好好呆在此处,无论听见什么也不要出去。杜兄,张兄,李兄,麻烦看好大家!”

说完,他转身便向外跑。

“赵都尉,大帅有令,您不可以出军帐!”郭云试图阻止他。

赵铎一把抓住了郭云的胳膊:“立刻带我去见郭帅,找不到郭帅,常源公,浑将军,仆固将军,只要是能说了算的,都行!要是都找不到的话,那就让我回平卢军,我是平卢军的都尉,归平卢节度使节制!”

郭云愣了愣,目光落在他手上那张信纸上:“若是紧急军情,自然可以例外。快些上马,我带你去见郭帅!”

赵铎和郭云一起策马出了军帐,他一边跑,一边侧头看着远处的开远门。

大唐的旗帜还在翻飞,忠勇的将士们依然在浴血奋战,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所效忠的那位帝王,已经出卖了他们!

赵铎闭上眼睛,任由眼泪飘散在了风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