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奸相

赵铎刚举起双手想要欢呼,便看见那黑洞洞的城门当中有一支骑兵,而且无论人马都披着战甲,骑士手里拿的不是唐军喜欢的长槊,而是胡人最爱的弯刀,看数量足有数百骑,号角一响,他们就轰隆隆的冲了出来。

“竟然是曳落河!”

赵铎身边有人大喊,他侧过头发现是个年轻的小将,带了几骑兵,似乎是个队正。

接着又有些骑兵跑了过来,赵铎看见个熟人。

李怀光皱了皱眉,好歹还是解释了一下:“赵都尉,带着你的人离得远些,我们要在此冲锋!”

赵铎赶紧和石榴等人再往更高处跑去。

等他们站到更高的地方再往下看时,刚才站的地方已经集结了黑压压的一片骑兵,而已经攻上了城墙的仆固怀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撤到了城门前,分散冲锋的振武军结成一个方阵,靠着城墙面对那一支冲出去几百米之后转头而回的曳落河。

双方撞在了一起,振武军为了攻城,拿的都是适于近身搏杀的兵器,没有长枪便无法阻止骑兵的冲锋。

曳落河如同撞上石头的激流,分快向两边分开,急速掠过了振武军的队伍,他们的弯刀在速度加持下很轻易便能割开振武军将士的铠甲,但振武军手中的横刀在具装战马面前却显得十分单薄。

赵铎甩手给了自己一耳光,都怪自己,想他喵些什么不吉利的!

仆固怀恩在振武军的簇拥之中,他高高举着大纛,散落各处的振武军都向着大纛涌来。他们深知,想要活命就要抱成一团。

无论多么强大的骑兵都不会让自己陷在步兵方阵当中,他们只会在一个冲锋中杀人,杀完就会掉头离开,准备第二次冲锋。

曳落河再次从两百米外冲向振武军时,山侧的号角响了。

赵铎看着李怀光和刚才喊话那个银甲小将从树林中窜了出去,另一侧的山头也有一支骑兵冲出。

这一次,曳落河的退路被阻挡了,被他们挥刀带走的振武军刚刚倒下,剩下的振武军,便怒吼着向他们追了过去。

两侧下山的骑兵将曳落河的阵型切断,朔方骑兵的长槊在骑战中具有绝对的优势,这是盛世大唐,这是华夏历史上唯一的天可汗时代,没有什么胡人敢在大唐的将军面前夸耀自己的武功。

即便是安禄山最引以为傲的曳落河,也不可能在人数相差四倍的情况下翻盘,而且他们背后还有勇猛的振武步卒。

日光倾泻而下,散漫了整个大地。

奔驰的骑兵就像是划过地面的数条黑线,黑线交错而过,便绽开鲜红的花朵,每一朵花是一条人命。

赵铎浑身都在战栗,他说不清是悲伤还是激动。

他哀叹战争的残酷,人命的脆弱,却又忍不住的心潮澎湃,那金戈铁马的对持,唤醒了他身体中最古老的野蛮血气,这血气滚烫灼热,让他每一寸肌肤都在蠢蠢欲动。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那凌烟阁所在的长安城却并不知道在遥远的边境有那么多热血男儿在奋勇拼杀,用性命捍卫着大唐的荣耀和尊严。

繁华的长安城热闹依旧,边关的战事在坊市间流传,议论纷纷,但却没有真正影响到人们的生活。西市的胡姬仍然在酿造好酒,曲江池的游人依旧如梭,大明宫中久不闻霓裳羽衣曲,但那也只是皇帝一个人的烦恼。

至少对于右相杨国忠来说,问题不大。

只要自己的荣华还在,那问题就不大。范阳丢了没关系,河北丢了也没关系,即便洛阳东都距离自己也有千里之遥,安禄山若是喜欢,大可以拿去。

他杨国忠可不是什么贪心的人,一个长安便足以让他富贵一世了。

相比之下,反倒是哥舒翰,颜真卿那些大臣更可恶些。

短短几个月,弹劾他的奏折堆满了整整一个屋子,言辞激烈得叫人不忍看。

皇上最近已经有些在服软了,甚至有要把皇位让给太子的意思,这可是大大的不妙。

杨国忠快步走回自家府邸,钻进书房,拧开一道暗门,顺着暗门走到底,进入石室当中。

案几上有几道小菜,还有一壶松醪酒。

老管家站在桌子旁边,微微垂头,攻手而立。

杨国忠点点头:“你先退下吧,我且与高公喝几杯,有事再唤你。”

高尚笑了笑,提起酒壶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呼哧一口咽下去,闭目摇头:“果然是好酒啊,在范阳便喝不到。不过要是是蠕绿翠涛便更好了。”

杨国忠跪坐在他对面,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蠕绿翠涛乃是御赐之酒,岂是你个叛贼能喝的?有什么鬼话便快些说,否则本相可要将你扭送大内了!”

“你不会。”高尚哈哈大笑,仰身靠在坐榻上,将左腿搭上右膝,单手撑着脑袋,一本正经的看着杨国忠,“郭子仪已经兵临范阳城下的事情你们已经知道了吧。实不相瞒,我家主公准备退兵了。”

杨国忠愣了一下,过了好几息才咧嘴一笑:“那是自然,我大唐军威岂是尔等叛贼可敌。”

高尚点了两下头:“确实,我承认朝廷军比我想象的要厉害。那姓颜的不过是文官,却能聚起人心,死守平原。史思明是个没用的,被李光弼打得四处逃窜;最好笑的是范阳留守,头一个准备投降,后一个被毛都没长齐的小孩打得不敢露头,真是可笑!”

他顿了顿,笑眯眯的瞅着杨国忠:“不过,那是他们的军威,不知道跟右相公有什么关系呢?”

杨国忠沉下脸,死死盯着高尚,却不说话。

高尚叹了一声:“老实跟你说吧。我们是真的怕了,主公年事已高,身体也不好,没有花上数年,大小百战来问鼎中原的精力和决心。我们想要退回范阳做北地之王。可现在前有哥舒翰,后有郭子仪,李光弼,处境十分艰难。故不能不冒死前来求右相相助。”

杨国忠冷声一笑:“吾乃国之右相,不杀尔等便是恩赐,怎么可能帮你们?”

高尚坐直了身子,目光也泛起了冷意:“既然已经坐在此处,就不要说些场面话,帮我们便是帮你自己!若让郭子仪等人立下不世之功,即便是天子宠幸你,这相位恐怕也不能不分给旁人吧。且他们郭颜哥三人,均视右相你如眼中之钉,你难道就真的不怕身死族灭?”

杨国忠舔了舔嘴唇,他后背的衣袍早就被冷汗浸湿了。

高尚说的是没错,要是真让郭子仪他们拿下这大功,他就完了!

范阳不足惜,河北不足惜,洛阳也不足惜,但他杨国忠的命和富贵很足惜。

他也不想跟这些叛贼同流合污,但那都是没办法的事儿,说起来最先说安禄山要反的正是他这个丞相!

要不是那些混账一个个都看不起他的出身,处处与他为难,天下何至于此!

想到这里,杨国忠觉得心里很舒服了。

这事儿可怪不了自己,都是被他们逼的!

“你想我如何帮你?”

“当然是右相力所能及之事。”高尚的神情重新舒缓,笑眯眯的从怀里摸出一封信,“哥舒翰拥兵二十万不进攻洛阳,是因为他在跟大燕谈判,想要做关中王。如果主公答应,他立刻就会挥戈西进,夺取长安,与我大燕分治天下。你只要把这封信交给你的皇帝,请一道圣旨,便可去军中杀了哥舒翰。然后大可安排你的人接管潼关军。”

杨国忠眼睛都亮了,他咽了口唾沫:“那郭子仪他们呢?”

高尚沉吟了片刻:“河北诸将我们没法全部替你除掉,但倒是可以送你个大功劳。一旦哥舒翰被杀,我们便会向范阳撤军。你可以让人率潼关军尾随其后,待我们击破河北诸军回到范阳,便会与你签订城下之盟,保证不再西进。如此一来,平乱之功,便是你的了。”

杨国忠垂头用他做生意的脑袋盘算起来,这个计划若是成了,自己的声望将达到顶峰,即使是太子一党都将对自己毫无威胁;即便是高尚说谎,安禄山不愿退兵,杀掉哥舒翰本身也是符合自己利益的。

而且现在燕军的老巢被郭子仪围攻,想来是没心思跟他玩花花肠子。

他沉默片刻,伸手将那封信揣进怀里,冷笑道:“哼,那哥舒翰乃国贼,本就该杀,我这可不是为了帮你们!”

高尚点点头,也不说话,只是又饮了一盏松醪酒。

朝廷啊朝廷,竟然用这种人为相,而不爱惜他高不危的才华,那他只能将这些才华卖给别人啰。

即便颠覆这个王朝也是寻常事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