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合作

两箱筚锣肯定是不够吃的。

赵铎跟钱文远商议,先把众人安置到了城外钱家的庄户家中,又由钱文远出面,在聚客楼买了一石栗米,掺这些碎肉,煮了几锅热粥。

但人数还是不够多。

按照赵铎的设想,想要兵不血刃地干掉陈虎和他那帮手下,就需要导演一场大戏。这些流民连老人小孩全部算上,也只有两百多人,只靠他们搞出的声势必定是不够的。

想到这里,赵铎对钱明山就充满了怨念。

那老头为了不让钱家牵扯太深,愣是说钱家的庄户都只帮主家干活,喊不动他们干别的,要是钱粮可以商量,人手是一个没有。

但现在有钱粮在手又有何用,钱家最大的底牌不就是他们的人望吗?

必须得要让钱家更深入的和自己合作才行。

赵铎的目光落在跑上跑下的钱文远身上,手指不知不觉的托住了下巴。

冬天的白昼很短,刚过酉时天便黑了。

钱家的马车从后门进了院儿,钱文远刚把赵铎从暗格里拉出来,便看见钱家的老管家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跑了过来:“哎呀,我的少郎君,这都火烧到眉毛了,你才回来!”

“发生什么事了?”

“陈高升,就是那个陈虎的儿子,他带了好几个人闯进家里,把阿郎堵在中堂都小半个时辰了。我看他们个个都配着刀子,怕没安什么好心啊。”

钱文远也急起来:“呀,难道陈虎知道我们想要……”

赵铎立马呵斥住了他:“文远兄,慎言。”

钱文远被他的镇定影响,也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赵铎带头向中堂走去:“躲起来看看形势,再做打算。”

此时,中堂里的气氛已经十分凝重了。

钱明山捻着胡须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内心却是十分焦灼。

而陈高升则毫无礼貌的坐在下首,端起手旁的热汤,咕嘟咕嘟漱了漱口。

“明山公,这都多长时间了。难不成钱家的子弟还要梳妆打扮,才能出来?呵,你们该不是想要反悔吧?”

钱明山勉强挤出笑容,还没来得及说话,

陈高升便哐当一声把杯子砸在桌面上,一拍腰刀竟然就要往钱家的后院去:“看来小侄还是得和兄弟们进去催一催。”

钱明山后背一凉,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放肆!后院是我钱家家眷所在,岂是你一个外男能——哈哈,要去也该老夫亲自带你去。”

陈高升推开半寸的刀子让他瞬间改口,同时心里叫苦不迭,这陈虎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前几日还挺和颜悦色,口口声声叫他“渠亮兄”,虽然也是对他百般规劝,但却不像现在这样强硬凶狠。

难道真是让赵铎那小子说中了,他这些天就是在跟范阳勾结,献给范阳的礼单中不仅仅有赵铎这个县令之子的人头,还有钱家,吴家,冯家这些大户和整个燕平城?

钱明山扭扭咧咧的从榻上站起来,此时他心中真是无比后悔,后悔没有用尽全力跟赵铎联手。

赵铎那个计划听起来是有些冒险,可现在看来,竟然是他们唯一的破局之策,要是他没能找到人手或是没有及时回来,则钱家危矣啊。

钱明山心里升起一股狠劲,下意识的撇了眼院子里水井,然后更为烦躁的意识到,自己根本打不过陈高升,要是他发现赵铎不在,一切就都完了。

钱明山脚下越来越慢,陈高升脸上的警惕之色也越来越浓。

他走到中庭,终于是停了下来,他觉得自己不能把陈高升带进后院,这种时候只能与他们摊牌一搏——

等等!

钱明山强行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看见钱文远忽然从侧门走了进来。

“父亲,相卿兄,你们不在大堂,跑到这里来作甚,可真叫我一通好找。”钱文远满脸堆笑,举止自然,仿佛陈高升真的是来做客的一样,谁也没看见他那袍子下的双腿都已经抖出了节奏感。

“呃……”

钱明山看了看陈高升。

陈高升眉头一蹙:“我是来催你们快些上路的,要是误了范阳之事,砍了你们全家的人头也不够赎罪!”

“是是是,相卿兄说得是。”钱文远连连点头,态度十分恭顺,“叔叔婶子都已经收拾妥当了,是几个妹妹好装扮,才耽搁了时间,现在已经妥当。就是这赵铎……”

他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搓了搓手:“相卿兄,那小子今日与我在聚客楼喝得酩酊大醉,无论怎么都叫不起来。我素来体弱,您看该唤谁来背他一程?”

“被他作甚,直接砍了脑袋带走呗。天气如此寒冷,又不会坏。”陈高升一扬手,当即便把腰间的佩刀拔了出来。

尖锐的金属摩擦声传进钱明山的耳朵,他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心脏像是被一只巨大的手掌撅住,呼吸变得迟钝而困难。

他伸手拽住儿子的袖子,却又不敢多说什么。

钱文远的脸色也变得发白,连连摆手:“这……这事小弟实在下不了手,还是带去范阳,交给留守大人发落吧。”

“嘁,让开!”陈高升不耐烦的拨开钱文远,目光犀利的扫过那排厢房,“在哪个房间?”

钱文远颤颤巍巍的抬起胳膊,指向了最远端的房门。

陈高升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也不让钱家父子开门,抬脚便将门踹开。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黑影迎面扑来。

他只来得及抬手横在对方胸口,还未发力便感到脖子上剧痛,温热的液体溅得整个下巴都是。

而紧接着,背后也传来风响,他脊背上的肌肉猛然紧缩,回过头看见刚才还恭顺异常的钱文远,竟然满脸扭曲着冲了过来,然后将一柄尖刀狠狠扎进了他的后腰。

“你,竟敢……”

他怒得想要去揪钱文远的衣服,手抬到一半,却再也使不出力气。

钱明山眼睛瞪得溜圆,牙齿上下直打架,他万万没想到向来温文尔雅的儿子竟然真的敢杀人,而且杀的还是陈虎的儿子。

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要是陈虎怪罪下来,他该怎么是好?

赵铎将陈高升的尸体掀开,拔出刀子,伸手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抖得像筛糠一般的钱文远拽了起来:“钱伯父,事到如今你若还有侥幸之心,那才是要把钱家送上绝路!”

钱明山静默良久,两行眼泪夺目而出,他劈手夺过钱文远手中的横刀,怒不可遏的砍向赵铎:“小子,你才是在逼我——”

钱文远大惊:“父亲!”

刀子却在空中转了一个弯,狠狠剁在了陈高升的尸体上。

钱明山喘了两口气,猛地站起来,面上的肌肉都变形了:“外面还有四个白直,都是陈虎的随身心腹。既然要做,便不能留他们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