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为将

范阳周边当过辅兵的人很多,特别是开元以前生的人。毕竟这里是边境,契丹人,突厥人还有奚人经常都会来犯边,需要打仗时就需要辅兵。

他们有的跟着薛公打仗,有的跟着卢公打过仗,还有的跟着张公打过仗,但这十几年已经不怎么打仗了。

突厥人亡国了,奚人和契丹人也归顺了,剩下那些小冲突靠着府兵就能解决,这太平日子过了十几年,怎么说打就又打起来了?

节度使说朝廷里的相爷是奸臣,他得要去长安讨伐奸臣,那时候便带走了一批人;后来范阳新的节度使说之前的节度使当上了皇帝,又带了一批人去范阳给皇帝修皇宫,还说他们今后就是天子脚下的百姓了。

天子脚下的百姓没当多久,又有一拨人从西方过来,说他们才是朝廷军,要去范阳平叛,于是又抓走一批人随他们一同到了范阳脚下。

这都四月了,地里的庄稼还没伺候明白呢!

那些走了的人再也没有回过村子,现在看来他们也回不去了。

可是,直到死前的这一刻,他们也没有想明白这一切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赵铎拔腿狂奔到了中军大帐,郭子仪不在大帐中,帐里坐着的是常源。

他仿佛早就知道赵铎会来,抬起头,神情十分肃穆:“君声,你这么着急的跑来,是想跟郭公说辅兵的事吧?”

“是!”

赵铎不知道自己心里的焦灼是从何而来的,但他跑过来这一路都在想,如果是他们出征,他们会让百姓在前面替他们挡子弹吗?

答案是否定的,他相信自己做不出来,自己的战友们也做不出来!

他心中有些不平,更多的是困惑,他觉得常源和郭子仪都不像是为了胜利不折手段的人,他宁可相信那是王霸水擅作主张的:“常先生,我知道慈不掌兵,但这种做法岂不是跟阿史那休谟一样了吗?”

“多少有些不同。”常源并不恼火,但语气还是放得轻了些,“郭公从不强征妇孺,且不向自己人挥刀,只要他有能力,便会给那些辅兵家里留些钱粮。”

他顿了顿:“战争最是无情,人命便是柴薪。郭公身为将帅,必须先想如何获胜。若在与敌军接触之前便丧尽精锐,那此城必然不破,死去之人当是白死罢了。”

赵铎的心沉了下去。

虽然依然很不舒服,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常源说的是对的。

有人挑开军帐的帘子走了进来。

赵铎回过头,看见郭子仪站在一束透过帘子缝儿的阳光之中,他的目光很慈祥,像是在看自家子侄的长者。

“君声,很难得。”他轻声道,“遭遇大变之后仍有慈悲之心是很难得的。但做慈悲之事远比这更艰难。你在燕平城下舍身救人之事我听长源说过了,很了不起。但最了不起的不是你想要救他们,而是你能在最短的时间想出办法来救他们。”

“激励百姓反抗,改变人数上的劣势;使城上之人用绳索将百姓拉上城楼,又与燕公合力将突厥人引开;还安排人带着马群从背后制造声势。此计连环,即便怀光未到,也能活大搬人,便能称为良策。如果你只是被同情心驱使,不管不顾的出城迎战,那便又不足以将兵了。”

郭子仪从阳光中走进了军帐的阴影中,他伸手摁住赵铎的双肩,眼中带着十分深沉的期待。

“若你将来能做卿相,便一定记得。天下无义战,只分有用无用,可战不可。秦统六国,汉逐匈奴,看似杀了许多人,却也救了许多人,这便是有用无用;杨广征高丽,天下大乱;英国公伐高丽,则北境承平,这便是可与不可。武将杀人用刀剑,文人杀人用笔墨。君声且牢记!”

说完,他松开手,冲常源点了点头,转身又出了营寨。

常源的目光似乎也变得深邃起来,片刻之后他也跟着郭子仪离开了。

赵铎站在军帐中,心里却像是滚起了滔天巨浪。

自己何德何能,竟然能被郭子仪这么慎重的嘱咐,这尼玛的就是死在范阳城下也值了!

他扭头看着那两人的背影,那个烦恼再次涌了起来。

赵三省真的只是个普通的县令吗?

郭子仪和常源出了军帐便打马向旁边的山丘奔去。

走了一阵,郭子仪回头看了看军帐的尖顶:“陛下年老,又经此战乱,有后悔之意,才给了君声如此优待。且他真是有才干之人,年纪虽小,胸怀却极大,此战之后,必当获得拔擢,或许真有拜相之日呢。”

常源摇摇头,笑道:“我看他似乎对功名不太热衷,说不定也愿意同我一般四海云游,逍遥一世呢。”

郭子仪伸出鞭子,在常源的马头上敲了敲:“你们这些少年神童一个个游山玩水,寻遇仙踪,却要我们这些庸碌之辈四处奔忙,似乎有些不妥吧。老夫不求你劝他入仕,只要你别拐跑了他,便算我郭某替天下人谢你了!”

常源叹了口气,侧目凝望西方,良久没有再说话了。

攻城战从巳时打到了午时,南北四个门前的沟壑都已经填满。

城楼上的守军以逸待劳,郭子仪果断下令收兵,让各位将领带兵吃饭。吃完之后还稍稍休息了一阵。

未时三刻,战火重燃。

这一次便不再用辅兵了,仆固怀恩一马当先带头向开阳门城楼冲去,守城的士兵被催促着抬起滚木扔下城楼,好几个振武军的战士被砸倒在地,但更多的振武军跃过了同袍的身体,将云梯推到了城墙下。

背后的人引弓怒射,前面的人争先向城墙上攀爬。

赵铎看见城楼上有个将军模样的人在指挥,他赶忙让石榴把燕轨叫了过来。

“有些远,可能射不到。”

燕轨比划了一下,失望的垂下弓箭。

话音刚落,便听见他们身后传来“嗖嗖嗖”几声弦响,几个胳膊比大腿还粗的壮汉,赤裸着上身从树丛后面慢慢向前,他们手上的箭枝足有一握粗,弓也大得惊人。

一箭射出,那呼啸的风声就能让人心头一跳。

燕轨愣了半天,人家都已经走远了,他才喃喃道:“这便是真的射雕将?”

城门下激战了一个多时辰,磨盘大的石块落在攻城器械上“轰轰”作响,硕大的铁拍子从城楼上被放下,但守军人数不多是个硬伤。

仆固怀恩寻着缝隙攀上了城墙,如杀红了眼的铁狮子,凭借一己之力便砍到了叛军的大纛面前,越来越多的振武军攀上了城墙。

赵铎感觉自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有种中国队带球进了禁区的紧张感。

忽然,开阳门轰隆隆的落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