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开战

陈回光很快便做出了决定:“陈某在武艺上确实比不过几位,但说到胆量和报国之心,却定不输于任何人。这领兵之人,还请郭公定夺吧!”

郭子仪似笑非笑的看向王霸水,他现在是恨得牙根痒痒,却又不得不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没错,敢于领兵奔袭范阳之人,谁也不是懦夫。但首攻范阳,事关重大,王某唯郭公马首是瞻!”

“好,好,好,那就只能老夫来安排了。”郭子仪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紧接着声音又陡然严肃:“仆固怀恩,王霸水,你们二人各领本部兵马,进攻开阳门,丹凤门。刘正臣率本部兵马佯攻安东门,迎春门;来瑱率五千朔方军佯攻显西门、清晋门;浑释之,陈回光,各领本部兵马,进攻通天门,拱辰门。”

他扫过诸人,拾起脚下的头盔:“现在回营,半个时辰之后发起总攻!”

郭子仪的话如金石落地,掷地有声。

众将士齐齐起身应诺。

仆固怀恩仰头大笑着向帐外走去,虚空向赵铎抱了抱拳。

浑释之也蛮高兴的,冲赵铎直点头。

来瑱离他近,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好小子,说得漂亮!”

王霸水和陈回光路过他时,却满脸都是愤然不满。

刘正臣等他们都走出去了,才凑到赵铎身边,小声道:“以后小心着点朔方的人,都是些只想占便宜不想吃亏的主。既然说了总攻总攻,就像这样大家一起上就完了呗。非要选个谁打头阵,那就是想让咱们的兄弟先去替他们填沟!多亏了你,看他们谁敢认自己是个懦夫!”

他重重在赵铎后背上拍了两把,哈哈笑着,起身出了军帐。

郭子仪看在眼里,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赵铎准备离开时喊住他:“君声,我将清夷军划与你,你且带着他们一起运粮护粮,各门所需的箭矢,粮食,药材都不可以缺。告诉清夷军的弟兄,待到范阳城克,郭某必亲自向当任的范阳节度使录述他们的功绩。”

赵铎点了点头:“末将领命。”

出门之后,他发现宋杭满脸通红的站在帐外,一见他便要行大揖之礼。

赵铎连忙拦住他:“我只是就事论事,清夷军没有冲阵的实力,若是第一波攻势就很疲软,只是让范阳人觉得此城可守而已,甚是不妥。”

“那也谢都尉救命之恩。”宋杭苦笑着垂下头,“同样是筹粮御敌,李怀光一回到军中便升了别将,宋某却要靠都尉救命才能保兄弟们不被当作辅兵,某下心中实在苦涩,不知该做何言。”

赵铎脑子里电光闪过,立刻明白郭子仪为什么要特意交代那些话了。

就连折冲府都尉都没有权力直达天听,校尉就更白瞎,清夷军的顶头上司是范阳节度使,朔方节度使郭子仪和平卢节度使刘正臣都管不了他。

换句话说,清夷军这三百人,死了就死了,没人管他们是以叛贼的身份死的还是以义士的身份死的,即便是将来跟着朔方平卢二军攻下了范阳,建立了不世之功,也很有可能是夹缝里的耗子,功劳别想,能不能脱罪还得看这两军的节度使有没有良心。

难怪这么多人跟着安禄山一条道走到黑,倒不是他们真有多么想要造反,关键在于反正之后的处境更加尴尬。

若今天自己没有替宋杭说话,恐怕不用等到攻城,这小子一出帐篷就得跑。

赵铎的心情忽然变得很沉重,这种局面搁哪个时代都同样尴尬,他忽然意识到,朝堂上那个天子对自己和燕平是有恩的。

这些将领之所以不敢对自己这么咄咄逼人,完全是因为“燕平军”三个字,谁也不敢把皇上任命的新军推去当炮灰。

燕平军现在暂时属平卢节制,意味着燕平军的功劳不会被抹杀,甚至在此战终了之后,很有可能会代替目前的幽州军成为范阳的第一军。

有了这些前提摆在这里,任何一个还想要忠于大唐的官员都会对他高看一眼,单纯从这个安排来看,唐玄宗也不像是脑子不好使的样子啊!

赵铎哀叹一声,烦恼果然是没法靠克制来消除的,无论什么玩意一撩拨,它便马上就又翻腾起来了。

“别担心,郭大帅是难得的厚道人,他让你们随我一道替诸军准备粮草箭矢。等平定叛乱,他会替你们请功的。”

赵铎知道自己现在也就是个过河的泥菩萨,只能不痛不痒的安慰了几句,把郭子仪的话说给宋杭听。

至于宋杭心里怎么想,他就不能也不愿再去深究了。

好在,临近中午的时候,这些烦恼便都不存在了。

范阳之战正式打响。

唐军在各位将军的号令下,同时对着范阳的八个城门发动了进攻。

赵铎第一次真正置身于冷兵器时代的大会战中,只觉得之前发现在燕平城下的那场战斗,就跟小孩子过家家没什么两样。

他一开始王霸水攻打的丹凤门外面。

在作战会议上又怂又阴险的王军使,竟然变得相当像样。

他亲自举着大纛在队伍最后督军,随着他的咆哮,城下的旌旗翻涌似浪,金鼓之声响彻天际,王霸水穿了身银光闪闪的明光铠,站在叛军和唐军都能看见的地方。身边一排督军战士,手持又大又长的陌刀,怒视前方,一旦有人胆怯向回跑,立刻便会迎上闪亮的陌刀。

“弟兄们,范阳城里守军不多,墙上都是些没见血的雏儿!第一个登上城墙者,赏金百两,连升三级!”

王霸水大声喊着,他麾下的静边军将士驱逐着一群装备简陋的男人冲在最前面,他们将手中的土袋和树枝捆儿丢进壕沟,然后转身就跑。

第二波人又扛着土袋和树枝捆儿冲了上来。

城楼上的弓箭手不停的在向下射击,他们还有不少投石车和几台弩车。

那投石车不是赵铎做的那种小型的,它射出来的石头足有磨盘大小,一次十几块,砸在人群中,瞬间就能清空一片。

弩车就更厉害了,那些弩箭比手臂还要粗些,从城墙上呼啸而下,通常要穿过好几个人才会停止。

那些所谓的辅兵很快便死了数百人,他们的尸体被后面的同伴推进壕沟,和那些土袋,树枝一样变成了垫脚的石头。

付出几百具尸体之后,第一道壕沟被填平。

王霸水大喝一声,那些陌刀兵随他一起向前奔去,他们在距离城墙更近的地方形成了一道壁障。

那些辅兵继续被驱使着向前。

他们距离城墙的位置更近了,那些弓箭手的箭矢也更有威力了,只听簌簌声响,那些辅兵如同被风刮倒的麦子一样纷纷倒地。

赵铎发现自己的视力变得特别好,那些辅兵大都没有头盔和战甲,他们中大多数人临死之前的动作都是回望,那张仓皇地脸上尽是无知和恐惧。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从去年十一月开始,这日子就已经没法让人理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