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胜券

刘客奴的两千人也是百战之兵,或许在旷野上打不过吕知诲的这两千平卢军,但论及步战,却并不落下风。

更何况,这边士气正旺,那边却满心迷茫。

赵铎分了一颗脑袋给颜从迁,自己举着李归仁的脑袋向着北门猛冲,双方在内城墙的梯子上都留下了不少尸体,但刘客奴的人却是顺利的攻上了城墙,便且将城门放了下来。

接着他们又向西城门而去,西城门靠着马厩,守城校尉早早的便意识到了情况不对,他一看见李归仁的人头,便带着部分手下骑着马厩里的马狂奔而去,剩下的人自然没什么抵抗力,很快便被刘客奴的人尽数打倒。

城中的郡兵本来就不堪一击,他们欺负百姓的时候挺有本事,但在真正的府兵们面前,跪得飞快。赵铎的队伍中还有许多卢龙城的官员,在他们的呵斥下,从西门再往南门跑的时候,他们身后的队伍还扩大了几分。

攻南门的颜从迁也早就完成了任务。

吕知诲的人头具有超乎寻常的震慑力,南门守军几乎都没怎么抵抗便把城门拱手让了出来。

战斗最为惨烈的反而是刘客奴主攻的东门,东门守军指望着码头大营的支援,靠着这个信念,连续几次打退了刘客奴的进攻。

“妈的,老子亲自上!”刘客奴气坏了,抄着横刀就往台阶上冲。

阳惠元赶紧拽住他:“将军,您伤得太重……”

“少他娘的废话,都是皮外伤!”

刘客奴大步踏上台阶,横刀垂在腰间,冲到第一个敌人面前,横刀向上扬起,刀背磕开对方的刀刃,在反手劈下,将一颗脑袋砍成了两半。

他举刀大喝:“大唐左骁卫将军,平卢游奕使刘客奴在此,谁人来敌!”

那些士卒下意识地退了几步,城墙上地校尉一哆嗦,连忙大声鼓舞:“兄弟们坚持住,咱们码头上有八千人,马上就能赶到!”

伴着他的话音,东边传来喊杀之声,阵阵尘土扬起数尺之高。

城墙上的士卒俱是一振,那校尉也兴奋起来:“援军到了,杀了这些叛贼,咱们地援军……唔——”

话没说完,一支破甲箭从烟尘中飞了出来,准确地砸在他面门上,力透三尺。穿着锁子甲的将军骑着枣红色大马冲到了城下,他一手拿着骑弓,另一手摘下背上的大纛,高高举起:“吾乃大唐平卢先锋使董秦,奉令诛杀叛贼!码头大营已经反正,城上诸人速速投降,切莫自误!”

士卒们顿时大惊失色,手里的兵器“乒乓”掉了一地。

刘客奴仰头大笑起来:“弟兄们,咱们的援兵到了,给我冲!”

天宝十五载,三月廿九,大燕北平王李归仁,平卢节度使吕知诲伏诛,卢龙城告破!

四千卢龙军,四千静塞军尽数归降,剩余的平卢军向柳城郡方向逃窜,被朔方燕平联军截杀,死伤大半,缴获战马三百匹,军械若干。

四月初一,平卢先锋使董秦四千静塞军南下渔阳,接连大败渔阳守将,攻占渔阳全郡,剩下的两千五百静塞军尽数投降,整个北平郡和渔阳郡都重新成为了大唐的领土。

四月初八,安东都护王玄志的派来信使,安东都护府携榆关捉守将反正,与北平郡一起对柳城郡形成南北夹击之势。

四月十日,从平原郡出发的十万石军粮和十万缗钱到达渔阳。

四月十五日,刘客奴命平卢先锋使董秦带六千静塞军北上攻打长杨,榆关,柳城,自己率原部和新招降得四千平卢军南下,准备进攻范阳。

与此同时,河北各部也得到消息,振奋不已。

四月十六日,得知范阳有危险的史思明准备从常山撤军,还没等他走出百里,李光弼便弃城追击,行至定州城郊,遇到颜真卿和李萼的阻击,史思明率军击破他俩的军队,却又被李光弼尾随而上,史思明打不过,只好钻进定州城休息,李光弼倒也没有强行攻城,只是围困。

然而就在当日,本该在太原城下的郭子仪,忽然出现在大同城下,攻破高秀岩得阻击,率领数万人浩浩荡荡直奔范阳城下。

两日之后,郭子仪率领的朔方军,丰安军,安远军,振武军,静边军与赵铎和刘客奴率领的平卢军,卢龙军,静塞军,清夷军、燕平军在范阳城外汇合。

牛廷阶听到消息的瞬间便晕死了过去。

范阳城里的士卒精兵都被带去了前线,他手上没兵啊!

眼瞅着城外的军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搭建起来,大片大片的树木被砍倒变成攻城器械,粮食也源源不断的翻过小汤山,牛廷阶嘴巴上冒起了一大串血泡。

他除了派人出去求援,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每天早上睁开眼睛,他就开始祈祷,希望安禄山能尽快地派人回来援救范阳,但脆弱地理智却又不断地提醒他,恐怕是来不及了。

牛廷阶很痛苦,但赵铎却很开心。

他穿了身崭新的皮甲,腰间跨着刘客奴送他的横刀,骑在大黑马上,每个细胞都在高兴。

李归仁是安史之乱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地燕军大将,还不是只有一个脑袋,砍了就不会长出来,燕军要到六月份才会攻破潼关,而现在才四月份,他们足足有一个月呢。

如果范阳先破,那么整个局势就要反过来了!

赵铎满心欢喜的从忙碌的军营里穿过,看着将士们脸上洋溢着浓浓的战意,听着那些旗帜哗啦啦作响,简直都想要高歌一曲。

飞龙骑脸怎么输!

开始打水晶了怎么输!

王炸四个二怎么输!

哈哈哈,大唐的历史就要从此改写,盛世不灭,繁华永存。

接下来一百四十二年的藩镇割据大概不会再出现了,就算大唐还是会走向衰落,但至少不用送出去燕云十六州,也不用吓得宋朝人重文轻武到了种病态的地步。

最重要是的,自己的苦逼生涯也将要结束,他应该每天吃吃喝喝,跟李白杜甫那些文化人吟诗做赋,说不定还能跟唐玄宗谈谈音乐,跟杨贵妃说说舞蹈。那样的生活,才是生活啊!

马燧走在他身侧,不停的侧目,一脸担忧的样子。

眼瞅着已经到了郭子仪大帐外面,马燧还是忍不住拨马拦住了他的马头:“君声,郭公乃是朝中大员。虽然他生性宽厚,但有不少脾气不太好的属下,你应当郑重些,不要像在燕平那般,太过于随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