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约斗

令宋杭失望的是,赵铎对他的示好只是很敷衍的点了两下头。

等宋杭出了门,马燧开始扼腕叹息:“君声,那朔方军乃是天下诸府中一等的强兵,清夷军虽然实力次些,却也不是刚刚大战了一场的燕平军能相抗,你与他们约斗,怕是有些唐突啊。”

赵铎摇摇头:“马兄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朔方军骁勇而不服人,一心只想快些办成郭公之事;清夷军贪功却不欲战,他们并不是真心想要主持筹粮之事,不过是担心被朔方军驱做马前卒罢了。”

“我提出三方约斗,朔方军觉得自己必胜,自然会同意;清夷军想要给我人情,也不会拒绝。到时候,只要能战胜朔方军,清夷军便会自败。而朔方军这位李校尉,年轻气盛,容易冲动……”

赵铎说到这儿停了下来,他不排斥逢场作戏,甚至因为工作原因,他很喜欢揣测别人的心思,打圆场、和稀泥、当场砌台阶给人下更是他的看家本事。

但此时此刻,他还是觉得很累。

城外尸骨未寒,城里哀鸿遍野,他醒来第一件事却是坐在这里跟人扯皮。

“就这么几百个人都能吵成这样,若是各带十万人,恐怕都不用叛军出手,我们自己就能打出狗脑子来。”赵铎自嘲着从坐榻上站起了,“罢了,你们先忙着,我去城外看看。”

说完,他也不管马燧脸色如何,径直离开了县衙。

马燧愣了半晌,才哭笑不得的摇头:“这小子也是个绵里藏针的,在眼里他燕平人的吃喝拉撒到比郭公大军的粮草还要重要啊。”

常源头也不抬,继续在纸上写写画画,嘴里答道:“理应如此。否则,这座燕平城早就易手与人了,又哪有郭公千里奔袭之谋呢?”

马燧沉默了片刻:“郭公和李公想要奇袭范阳,便不能携带太多辎重。燕平能不能筹到足够的粮草,事关数万将士的生死和整个平叛大计,我实在担心君声太过轻慢,误了大事啊。”

常源落了最后一个字,将文章通读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才从坐榻上站起身来:“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既然君声说他有分寸,你便要信他。顽执那边甚是缺人手,与其坐在这里担心误了大事,不如先去曹房帮忙把燕平的小事做好。”

马燧惊愕的发现,这赵铎一醒,常源居然就不向着他了,好在他生性大度,也不在乎这些,只是好奇常源这等人物竟然会对一个偏寒之地的少年如此看重。

不过既然常源都发话了,那他也只能拱手行礼:“洵美受教。”

团练兵没有因为打完了仗就各自解散,燕轨将祖父的尸体背回城里之后,便一言不发的将原本属于燕东关的那份责任也接了过去。石榴伤得比较重,他便独自带着团练兵在城外收敛了一夜的尸体。

三家子弟也没有全部回家去,大概有一半的少年留了下来,由冯元高和吴玉成领着在县衙给钱文远帮忙。

赵铎与人约斗的消息刚一传出去传了出去,燕轨便带人赶了回来,刚到城门口,看见李怀光带兵从城里奔驰而出。

“全军听令,下马!”

唰——

整齐划一的声音,五十名骑兵一起翻身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目光灼灼的直视前方,随时等待李怀光的下一道指令。

城里那些难民眼睛都亮了,刚经历了生死,这些彪悍强壮地战士让他们感到了浓浓地安全感,自然也赢得了大多数人地畏惧和尊重。

李怀光十分满意地扫过自家弟兄,目光落到燕轨等人身上,他“呵”地笑了一声:“你们县令大言不惭要与我朔方军约斗,我看你们都累成这样了,也不要顽抗,意思意思,不至于受伤。”

燕轨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他不是善于言辞的人,但祖父于乱军之中斩杀阿史那休谟的壮烈一幕尚还在脑海之中,他又如何能让别人小看他们呢?

“全体都有,列阵,向右看齐——”

唰!

哒!哒!哒!

燕平军地小伙子们不甘示弱的把身子一挺,脑袋向右偏,脚下踩着小碎步,横竖十人一个方阵,三百多人很快便结成了三个大方阵和一个小方阵。

“立正,报数!”

“一!”

“二!”

“三!”

……

一个脑袋接着一个脑袋,扭动得干脆利落,秩序井然。

赵铎刚走到城门口便看到这一幕,顿时忍不住鼓掌,这特喵是这几个月来做得最完美的一次,就连他都被感动到了。

若是燕老在天有灵,一定会气得骂娘。

李怀光脸上的得色也跟着消失,他回头瞪了自己的士兵们一眼。

朔方军可不练这些花招子,要是比上马下马,射箭搏杀他们肯定不会输,数数又不可能打赢仗。

但他从自己弟兄们眼中看到了一丝敬意,这些燕平人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勇敢坚强,李怀光想起临行之前郭公的吩咐自己:审时度势,如果燕平县令真如传说中那般智勇双全,那就要辅助他;若传闻夸大其实,便要由他自专。

李怀光大步向前,抱拳而喝:“赵县令,朔方军乃百战之兵,怀光不敢让弟兄们随便听从别人号令。朔方军男儿不可白死,更不能延误军机,若燕平县城无人能使兄弟们服气,那就不要怪怀光自专了!”

这话一出,跟出来的马燧一下子就变了脸色。

李怀光这话可是挑衅到脑袋顶上了,还以为他这脾气只是针对清夷军的,没想到这家伙眼高过顶的毛病根本不分人。

赵铎倒不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好听,他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可以理解,我也不会把燕平军弟兄的性命交给我信不过的人。此次比试,名为斩将夺旗,李校尉可愿一比?”

李怀光毫不犹豫地应道:“只要是军阵之事,无不可比!”

斩将夺旗地规则并不复杂,三方各出三十人,携战旗一根,在城外三里之内各选营地。所有人都带一根木棍,头上拴一根根羽毛,拔掉羽毛,便算是阵亡。战旗可以移动,斩杀主将或夺取战旗都算获胜。

李怀光略一琢磨,便答应了下来。

宋杭打定了主意要投资赵铎,对此自然更是毫无意见。

三方主将当着各军将士和众多百姓的面盟誓,明日日出之时开战,胜者为朔方,清夷,燕平三军主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