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人性

赵铎从城楼上跑了下来,拔出腰间的横刀,站在绞盘旁边:“不许开城门!”

几个跑到一半的燕平人哀嚎一声,相互抱头蹲在地上痛哭起来。而在他们身后还有好些人,眼巴巴的望着赵铎,嘴唇直哆嗦。

“县令,她们连家伙什都没拿,都是自家乡亲啊!”

赵铎侧头看了眼城外,几个突厥骑兵向城墙冲了过来,人们纷纷躲避他们的马蹄,没能闪开的便被一蹄子蹬到一旁。

他回过头:“城墙下的团练和子弟都上来。燕轨带人警戒,突厥人若是放箭,便射死他们!”

燕轨翻身爬上了垛堞,举起自己的大弓,冷眼看着城下。

那几个突厥人果然是被吓住了,隔着老远便喊起来:“特勤有令,交出赵铎便可饶城内城外所有百姓不死!用一个人的命,换几千个人的命,很值得。这都是因为特勤的仁慈!”

“赵铎,你如果不是胆小鬼,就快点打开城门投降!否则我们就要杀光城外的人,踩着他们的尸体爬上你们的城墙,将你们每个人都杀光!”

赵铎抿了抿唇,将手中的大纛交给了钱文远,他扫过陆陆续续聚到城墙上的燕平人,心中已经推演出了好几个方案。

“你们想要救她们吗?”

“想啊!”

人群中立刻有人哭了起来,他外甥女在城下喊舅舅的声音已经让他整颗心都碎了,那是他妹妹留在这世上唯一的念想啊!

“即使因此城破,赌上你们自己的命?”

赵铎的语气很平静,但这事实上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找不到无懈可击的方案,他不能确保谁会死在这个决定之下。

人群安静了片刻,“哗”一下比刚才更加沸腾起来。

“他娘的,赌就赌啊!县令,咱跟他们拼了吧!连自家乡亲都护不住,还叫什么男人,以后他娘的都没法睡觉了!”

“反正老子妻儿都送到山里去了,死了也不怕。”

“我也是,我娘和弟弟在山里,不会绝了香火便是!”

“县令,这些狗娘养的说话不会算话,您可别自己去,咱们跟他们拼了!”

“好!全军听令!”赵铎点点头,语调陡然拔高,“冯元高,吴玉成,你们两个骑术如何?”

“可日行两百里。”

“好,带上将驿站和三家的马从北门带出去,拖树枝也好,拖石头也好,弄出最大的声势!”

“是!”

“颜四姑娘,你手下功夫最好的那十几个姑娘怕死吗?”

“不怕。”

“好,将燕平最好的皮甲和横刀给她们,等会儿从城墙豁口出去,出去之后城里的人要立刻再把豁口封上,谁想要从那里进城,都杀无赦!”

“是!”

“常源先生已经去了蓟门关,最迟明晨便会有援兵到达。如果我战死——钱文远,你便是燕平县零!记住,一定不要放弃,为了你们自己而战!”

“君声……”

钱文远一开口,眼泪已经流了满脸。

赵铎毫不犹豫地伸手让他闭嘴,他将嗓门提到了最高,让城墙上每个人都能听到。

“其他人都给我竖起耳朵听好!首先,城门绝不能开!他们的骑兵速度很快,城门的开启和关闭都很慢,一旦开了城门,恐怕就再也关不上了。”

“其次,所有守城的人用家乡话跟你们的乡亲们喊话。我,燕平县令,赵铎,不会为他们去死,但我会为他们而战!如果想要让自己的儿女亲人活下来,那么就掉头去,跟着县令赵铎杀光那些要杀他们的人。”

“县令赵铎输了,城门也不会开,他们全都会死。但如果突厥人被赶走,燕平县衙会为他们收敛尸骨,把他们的孩子养大!”

“诸位,打了两天,你们应该也看出来了,对方的精兵不多,如果城下百姓愿意像你们一样勇敢,那我们便还有再见之时。”

“同情心救不了人!自助者,方得天助!”

燕平城墙上一片肃然,只剩下赵铎一个人的声音。

春日的风声不燥,天边夕阳绚烂瑰丽,如同飞落的片片桃花。如果没有这场战争,这几日正是赏花踏青的好日子。

赵铎接过士兵手上得绳索,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城墙边缘。

城外的突厥人等了一会儿,发现没人理他,“唰”一枪刺向身边的老头,将他高高挑起甩向城墙:“赵铎是个胆小鬼!他根本就不在乎你们的死活!你们的县令抛弃了你们,投胎的时候不要忘了,是你们的县令抛弃了你们!”

嗖——

燕轨一箭射穿了那人的马头,他“砰”一声摔倒在地上,脸色变得铁青,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重复刚才的喊话。

城墙下的哭声更大了几分,她们开始捡起地上的石头和木棍砸门,砸墙,说的话从单纯的求救变成了谩骂。

燕平人,无论是年少的还是年长的,他们脸上的泪痕都变成了坚毅和愤怒,拔腿跑到垛堞口,对着下面的妇人破口大骂起来。

赵铎将绳索挂在城墙上,最后看了眼燕平城,反身一跃,如攀岩时一般反坠下城楼。燕东关,石榴和他亲兵们也学着他的模样跳了下去。

“燕平赵铎在此,谁人与我一战!”

赵铎拨出横刀,大声喊道。

那些百姓不敢阻拦突厥人,也不敢离赵铎太近,哗一下让开一片空地。

拿棍子的民兵纷纷侧头看来,看他们人少又只是一群少年和一个老头,顿时兴奋不已的扑了上来。

“杀!”

赵铎举刀迎向那些民兵,身后的亲兵们也大声喊着“杀”,劈头砍向自己对面的人。

这具身体弱在力气上,赵铎本身的意识却并不差,他迎着棍子一错身,横刀狠狠插进对方没有被皮甲遮盖的大腿,然后在对方惨叫着栽倒之时,一刀砍在了脖子上。

与此同时,燕东关已经砍翻了四个人,大刀一转,又将第五个人的脑袋削掉一半,并借着挥刀的力量向第六个人猛扑过去。

那些民兵听见同伴的惨叫,顿时意识到这个点子很硬,没有半分犹豫,呼啦一声,便又做了鸟兽散,纷纷冲向那些只会束手挨打的妇孺。

赵铎没有下令追击,他持刀站在城门下,冷冷的和远处的幽州兵,突厥人对视,对周围的惨叫充耳不闻。

之前的战斗中被燕平人可怜的男人们,在发现有人可以比他们的遭遇更加悲惨之后,就变得比恶魔还要可怕。

他们用手中的木棍狠狠砸在那些女人和老人的头上,将小孩一脚踹翻,大笑着伸脚去踩他们的肚子。肆意纵情的要将在突厥人和幽州兵那里遭受的屈辱全部发泄在眼前这些比他们还要弱的羔羊身上。

这些百姓哭得更惨了,他们疯狂的拍打城墙,抓得双手都在流血,声音嘶哑,惨绝人寰。

城楼上的人也急坏了,扯着嗓子用家乡话喊了一遍又一遍。

“二姑,您别敲了,赶紧转身去,抢了那丫的棍子,凑他啊!您当年打得我姑父不敢回家,现在揍这些臭男人还不是跟玩一样!您跟着县令,赢了咱都能活!”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你小时候姑姑对你不薄啊!”

“姑,不想死你就得跟他们干到底,否则咱谁都活不了!你放心,县令说了,只要打退范阳人,所有孩子都是咱燕平的孩子,一定会给养大的。县令他说话算话的!”

底下的妇人拽着孩子,生生昂着脑袋,她扭头看了眼赵铎,那双满是眼泪的眼里忽然泛起狡黠的光彩。

“铁柱啊,你们县令都出城了,你把城门打开也没人知道。咱们谁都不用死,也不用去跟那些刀子拼。你没听军爷们说吗?他们只抓县令,抓到了自然就走了……”

城墙上那些少年的脸色猛地变了,喊声戛然而止。

妇人疑惑回过头:“铁柱?”

然后便听见自家外甥冷漠的声音:“我们县令是为了你们才出城的,你们现在却想着抛弃他。既然如此,他凭什么就应该舍弃自己的性命来救你们?”

那妇人愣了愣,张开嘴巴还想要为自己辩解,却看见铁柱已经含着眼泪跑开了。人心向来如此,见死不救的人一定会遭到唾弃,但投桃之人没有得到报李,则更加让人愤怒。

燕平人被城下亲戚们的态度深深的刺伤了心,恨不得刚才就不让赵铎出城。他们县令才十五岁啊,还是赵家的独子,有承继香火的使命,凭什么就该为你们这些没良心的去死?

那些百姓忽然发现城楼上的亲戚不喊话了,战鼓却响了起来,“轰隆隆”的战鼓声中,传来燕平人齐刷刷的吼声。

“保家卫国,死不后退!县令不归,城门不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