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庸人

阿史那休谟纵马狂奔了到自己的军帐前才松了口气,他龇牙咧嘴的夺过守帐军士腰间得横刀,冲进军帐不由分说便是一刀,照着孙伯庸的脑袋劈去。

“汉贼误我,今日必斩下你这颗臭羊头!”

“休谟兄长!”

站在孙伯庸旁边正在跟他说话的牛尚虎也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伸手去拽阿史那休谟的胳膊,那一刀稍稍偏了方向,“唰”一声从孙伯庸右手手肘上砍过,热腾腾地鲜血“哗”地撒了一案几。

孙伯庸发出凄厉地惨叫,整个人仰头倒在坐榻上,竟是屎尿齐出,痛得晕死了过去。

阿史那休谟却一点没有消气,甩开牛尚虎,又扬起刀子:“这汉贼必是那燕平的细作,他告诉我们燕平城只有三百名老弱残兵,没有足够的武器和铠甲,也没有弓箭。但今日之战,他们不但有许多的人,而且都是精于战阵的老兵,而且他们还有投石车和……和射雕手!”

阿史那休谟说到射雕手时,鼻子猛然一酸。

今日折在城下那两个亲兵是跟随他多年的勇士,有以一敌十之勇,而且对他忠心耿耿,他们本该随自己回到草原上,重新在狼旗之下奔驰,成为他这个未来突厥可汗锋利的刀刃。

可现在却不声不响的死在了这种泥巴糊的小城下面!

牛尚虎想到自己那三百个幽州兵,也觉得不太舒服,但他也不赞成阿史那休谟就这么把孙伯庸砍了。

他无奈的拉着阿史那休谟:“休谟兄长,你现在杀了他也无济于事。咱们此次出兵可是瞒着陛下和平公他们的,若是就这么灰溜溜的撤回去,不但你我要惹大麻烦,就连你我的父亲恐怕也要被陛下重重发落。我们应当好生合计合计,接下来该如何应对才是。”

阿史那休谟手腕一抖,横刀插在孙伯庸耳朵边上:“阿巴,给这小子止血,然后用盐水将他泼醒!”

他转身坐在军帐正中的坐榻上:“我没说要撤退。不将燕平城踏个粉碎,将那姓赵的小子挂在范阳城头暴晒三月,便不能消我心头之恨!只是,如今我们该如何是好,你有什么主意?”

牛尚虎心中暗暗叫苦,他是跟来凑热闹的啊。

打仗这种事儿别说学,他就是想也没有想过,就连他父亲也不是武将出身。

但事情到了这一步,不想也得想。

牛尚虎烦躁的望着对面的血迹,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今天那些撤下来的人,三百幽州兵啊,整整一个半营。他留了一百人在身边,派出去的两百人折了足有三分之一在那座小小的土城下面。

他定了定神,说出了自己的第一个建议:“咱们断不可再把手上精兵折在城下了。”

阿史那休谟一拍案几,这个建议与他心中所想不谋而合,他手上那一百五十名骑兵可都是突厥贵族子弟和他们各自的亲兵,其中还有两个是阿史那家族的旁支兄弟,若是城中真有精兵数千,那肯定不能再让这些人去拼死。

但既不能退,又不能打,这又如之奈何?

牛尚虎叩着案几,接着说道:“我听说那姓赵的小子特别擅长用疑兵之计,说不定这也是他虚张声势的功夫。明日便让那些新征发的民兵分成几批继续攻城,燕平城的城墙都是夯土造的。如今正是春日,雪水融化,正是土墙容易塌陷的时候。即便没有攻城器械,让那些民兵用木棒敲打,或许也能奏效。”

“休谟兄长您的骑兵和我的幽州兵则去四周村落县城再招募些人来,他们的人得不到补充,而咱们的人源源不断,就这么从早到晚不停息的跟他们耗下去。我就不信,那些人能不死不伤,不知疲惫。”

阿史那休谟越听越喜,一拍大腿,大声喊道:“好计策啊!尚虎,你果然是个聪明的人,比那个该死的孙伯庸好!”

牛尚虎暗自叹了口气,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为这个夸奖而高兴。

翌日,叛军一大早就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同样是几百个民兵冲锋,后面跟着十几骑突厥骑兵,有人后退便就地斩首。

燕东关等人严阵以待,但等了半天也没有人攻上城墙。

这些新招募的民兵远不如幽州兵骁勇,也没什么过人的战斗技巧,与其说是来攻城,还不如说是送死更为恰当。

他们哭嚎着踩着前面一人的尸体攀上城墙,然后很快就被刺落下来,变成后人的垫脚石,逃跑是不能逃跑的,站着不动也会成为那些突厥骑兵的靶子,他们畏惧城上的射雕手,不敢靠城墙太近,但射杀城下的民兵却一点都不手软。

这种攻城的强度自然不能对燕平城造成什么威胁,但燕平人的心情却比昨天更为沉重。

“我看这些人跟咱们就差不多,根本不会打仗。”

冯元高靠在垛堞口,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一个刚刚被自己砍死的人推下城楼,砰的一声,他背后发出一声惊呼。

“这不是三里村的憨柱子吗?”

冯元高猛地转身,看见自己身后站着一个浑身都在发抖的团练兵大爷,他手上那杆长枪血迹斑斑,看来也没有少杀人,但看见熟人的感觉好像还是不太一样,他砰的跪在了地上,发了癔症一般。

“老天爷保佑,可不是我们主动想要杀你们的!可不是我们想要杀你们的,这……这……你们怎么能跟着胡儿来打咱们燕平呢?”

冯元高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应该把老头拉起来,但他发现自己喉咙哑了似的,发不出什么声音。

对面的战鼓又响了起来,他扭过头,发现新一轮的进攻开始了,几百个黑影在突厥骑兵的驱逐下跌跌撞撞冲向城墙。

他听见自己脑子嗡的一声,胳膊比脑子还快,已经将那老头拉了起来,他恢复了说话的能力,低声吼道:“快去站好,你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你!”

老头也听到了战鼓的声音,他打了个寒噤,想起自己刚才刺下城楼的那些人,他们手中雪亮的刀子可不是叙旧的玩意。

他哆嗦了一下,本能的握紧了枪杆,却又老泪纵横地叹道:“他们也不是什么坏人呐。”

冯元高已经拔出横刀往旁边跑了,听见老头的话,又转身推了他一把:“下不了手就滚下城墙去,别耽误大伙!他们不是坏人,难道咱们就是坏人?”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别他娘多想了,至少咱们现在还能为自己的父老而战,即使是死了……至少也不是枉死之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