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激战

燕平只是一座小县城,没有深深的壕沟,十二台轻型投石车的火力也并不强悍,只有大火,连绵不断的大火阻断了人们的视线,将云梯和攻城车烧成了三团火炬。

幽州兵强攻到了城墙下面,那些民兵惨叫着给他们让开了道路

旅率抓过几个连滚带爬的民兵,将他们踹到攻城车面前,举着横刀大声吼道:“攻城,给我攻城,只有攻下了这座城,我们才能有活路!”

话音未落,一支利箭从他脑后射来,径直穿过眉心重重扎在了攻城车上,那几个民兵发出凄厉的哀嚎,抛下旅率的尸体就往后窜。

然而没有窜出去几步,又有一个幽州兵的火长追了上来,挥刀砍掉了他们的头颅,大声呵斥着大家跟着幽州兵向云梯上爬。

赵铎看了燕轨一眼,少年再次挽弓,对准那个火长一箭射去。

但这次没能成功,不堪重负的攻城车轰隆一声散了架,腾起的火焰如同巨兽一般向四周炸开,烟尘和火光迷惑了燕轨的视线,那支箭自然也不知所踪。

赵铎顾不上叹息,云梯上的幽州兵也已经攀上了城头。

“盾兵!”

他高声喊道。

十几个颤颤巍巍的男人扛着自己的兵器冲向垛堞口,他们名字叫做盾兵,手上拿的却是一根前头有一大块横板的木杆,一冲上去,那块厚木板便卡在了垛堞口上,让幽州兵不能直接跃进城头。

幽州兵们当然不会就此被挡住,他们有的抓着木板准备翻越进去,有的干脆直接跳起来,斩向执木杆者的脑袋。

然而,紧跟着盾兵上前的,是两个枪兵。

他们什么都不管,各从左右冲来对着木板上端一刺,转身就跑,在他们身后又是两人,也是刺完就跑,再后面还有两人,也是刺完就跑……

想要在一个月之内让从未学过战技的人变得善战,那不可能,但让他们学会一个动作却是可以做到的。

这些枪兵练了一个月的刺击,至少在力量和准确度上有了十足的长进,即便是不小心刺空了,第二个人也能及时补上。

快速的连续刺击把幽州兵打懵了,他们不知道城墙上到底有多少人,而且感觉这些人并不像是新兵。

战斗总是不给人太多思考的机会。

越来越多的人从涌上来,他们不能在垛堞口多站,干脆伸手去抓长枪,意图借着枪杆跃进城中,但那些枪兵却十分鸡贼,一旦长枪被握住,立刻放手,好几个人反倒被自己的力气带翻了下去。

幽州兵发现从云梯进攻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顺利,便催促着民兵向城头冲去,而他们选了另外的地方用最原始而简洁的方式向城墙上攀援。

燕平是座小县城,城墙只有两丈,而且是夯土铸造,幽州兵踩着袍泽们的肩膀,用横刀凿出借力的地方,很快就有人跃上了城头。

首先登城的人甚为得意,挥刀斩向旁边的团练兵,还扯着嗓子大喊:“何人敢与老子一战!”

话音未落,一只大手已经拎住他的后脖颈:“混账东西,卢县公和张大帅教尔等作战,岂是为了让你们把刀子对向大唐百姓的?”

燕东关怒喝着将那人扔下了城墙,拔出背着身后的大砍刀,呼啦一声又砍掉一颗刚刚冒出来的人头。

另一处缺口的守将却是颜从迁。

在经过认真考核之后,赵铎不得不遗憾的发现,城里第二能打的人是个刚满十四岁的小姑娘,她出身名门,从小就有很多武技师傅,一套剑法行云流水,杀人都杀得很有美感。

除了这两位点对点的高手之外,真正近战肉搏的主力却是三家的子弟兵。

并不是每个大户子弟都是钱文远这样的书生和赵铎这样的死宅,燕平距离边境不远,本就是胡汉交融之处,早些年还有高丽等国时不时搞点事情,那些条件尚可的家庭总会让族中少年学些刀剑防身。

即便是开元天宝太平了几十年,这习惯还是没有被彻底遗弃。而且那些子弟兵个个都有皮甲和没生锈的刀剑,比起没有任何保护且近战兵器并不给力的团练兵要勇猛得多。

比如冯元高,这家伙就丝毫不像第一次上战场的少年。

两架云梯各自架在城门的左右,锣鼓喧天,火浪卷起灼热的气流向着城里扑来,赵铎站在正中的城楼上,单手举着大纛,旗帜在通天的橘红色中翻滚飞扬,他俨然是最显眼的箭靶子。可仿佛真的有上天庇护一般,那城下射来的稀稀落落的箭矢没有一支能够落到他的身边。

石榴他们也加入了战斗。

投石车停了,一百步是极限,不可能打得更近。

但那些为投石车填充弹药的百姓并没有全部退去,无论老少妇孺,她们都在城下嘶吼,让城里显得人声鼎沸。

轰——

城门左侧的云梯忽然塌了下去,已经被烧焦的支撑轴承受不起那么多的力量,云梯上的民兵如同失事船舶上的难民一般,哭嚎着栽落下去。

守城军士气再次高涨。

有人大喊:“保家卫国,死不后退!”

有人高声质问:“都是大唐子民,你们为什么要帮助胡人来打我们?”

有人破口大骂:“狗娘养的,造孽造多了,断子绝孙!”

那些幽州兵一时间很是恍惚,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在进攻一座小小的燕平城,还是在攻打长安,这些人无论从战斗意志还是战斗技巧来看,都跟自己脚下那帮民兵很不相同啊。

就在他们进退两难之际,火海之外传来响亮的号角声,幽州兵如蒙大赦,还没有爬上城墙的转身就跑,已经爬上了城墙的也赶紧去抢剩下那架云梯,有的甚至直接跳下了城墙。

眼见幽州兵都跑了,民兵们更不用说,跑得比来时快了数倍,那片火海也如乐园一般。

转眼之间,燕平的城墙周围便只剩下了几百具尸体和一架即将崩塌的云梯。

那些如潮水般涌来的敌军,又像潮水般退了回去。

赵铎绷着的劲儿猛然一松,这才感觉后背早就湿透了,他在心里默数了一百下,确定这不是什么阴谋,才举起大纛,转身走下城楼。

“各队旅率整队,报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