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火计

阿史那家族的战旗在山岗上猛烈摇晃,伴着激昂得鼓声,阿史那家族的骑兵如箭矢一般冲向燕平城。

阿史那休谟就没打算跟赵铎玩什么战术谋略,他连甚至觉得自己用不着扎营,太阳落山之前就可以在燕平城里举行晚宴。

两千民兵在各自旅率,火长,什长的吆喝声里跟着骑兵飞快冲向燕平城,在距离城墙三百步得时候,他们遇到了障碍。

燕平人在城外竖起了很多的木栅栏。

一道,两道,三道……三百步得距离上足足有七道栅栏。

鼓声发生了变化,阿史那家族得骑兵向两侧散开,调头跑向队伍的侧翼,然后来回逡巡,汉话和突厥话夹杂在一起大声催促那些民兵快点将木栅栏砍开,凡是胆怯后退的,便被骑士们手中得短棍重重击倒。

民兵们又惊又惧,只好奋力挥刀去砍那些栅栏。

木头做的栅栏自然是不经砍,队伍很快突破到了两百步得距离。燕平城头依然静悄悄的,虽然能够看到有人,却没有弩箭射出。

阿史那休谟勒着马缰哈哈大笑:“他们根本没有弩箭,我若是那姓赵的小子便早早的打开城门,脱去衣服,身背荆条,跪在地上舔我的靴子,说不定我一高兴,还能让他做个牧奴。”

孙伯庸和牛尚虎跟在他身侧,牛尚虎自然没什么话,只是跟着笑,他就是来凑热闹的,父亲想要跟阿史那家族交好,却又不方便自己出面,才让自己以小儿胡闹之意配合阿史那休谟来攻打燕平。

燕平就是座小城,又没有强力的驻军,父亲暗中拨给自己三百幽州兵混在民兵之中,又让司户参军以个人名义拨给自己两架云梯,一架攻城擂,说是万无一失也不为过。

孙伯庸看着熟悉的城墙,心里五味陈杂。

燕平是自己的家乡啊,若不是他领了伯父之命,在牛家父子和阿史那家族之间各种周旋,又不停撩拨阿史那休谟的野心,或许燕平还不会遭此劫难,至少不会那么早。

但想到阿史那休谟的允诺,他心里那点愧疚一下子就消失了。

燕平城破之日,便是他正式成为突厥王族重臣之时,到时候就连伯父恐怕都要对他毕恭毕敬了。

赵铎冷眼看着脚下的进攻人群,他们每个人都穿着皮甲,腰间有刀,手里有弓,背上背着箭壶,但却几乎没有人射箭,一直冲过了所有的栅栏,才有人恍然大悟一般举头拉弓。

可想而知,射出的箭矢并没有落进城墙,只歪歪斜斜的插在了城墙下的泥土里,这些人显然并不是经过训练的老兵。

在他们后面,有两架云梯和一架攻城车在缓缓前进,那周围的士兵就不一样了,各自有方阵和队形,前面的砍开木栅栏,后面的推着攻城器械压过一地的碎木头,两侧还各有队伍轮换着向城墙射击。

燕东关在大声呵斥团练兵蹲在垛堞后面,将盾牌斜着举起,时不时便听见当的一声,然后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谁也不能要求第一次上战场的人勇敢得像久经沙场的悍卒一样,赵铎没这个本事,他阿史那休谟自然也没有。

赵铎握紧了刀柄,不去看城墙下那些茫然无措的民兵,精神全部集中到了云梯附近,他在心里默数,三百步,两百八十步,两百五十步……

“准备,投射!”

他大声喝道,石榴立刻将手中的大纛高高举起。

一直盯着旗帜的钱明山也大喊起来:“小子们,给老夫射!”

十二投石车在城墙后面的空地上一字排开,水桶粗的树干做成臂杆,每条臂杆的两侧各有三个绳环,六个少年站在两条横木上紧紧拽着绳环,听见命令,便拽着绳环一起向下跳,巨大的臂杆被迅速带起,放在臂杆一端的泥丸呼啸着飞出了城墙。

少年们放开绳环,臂杆重新坠落回去,立刻有人重新放上泥丸,而第二组人也已经站在了横木上。

叛军士兵玩玩没想到这么一座又小又破的县城竟然会有投石车,顿时惊呼一片,已经冲到城墙下的民兵瞬间吓破了胆,哀嚎着想要往回跑,但他们身后还有三百幽州兵,二话不说便将意图逃跑的人射翻在地。

“怕什么怕,投石车只能打远处的东西,越是在城墙下,越是安全!”

幽州兵大声吼道,距离他们比较近的民兵又开始转身往城墙跑,他们发现那些泥丸确实打不到他们,全都呼啸着从头顶飞过,落在了云梯和攻城车附近。

“兄弟们,燕平城墙不过两丈,这正是立功之时!”

幽州兵中的旅率继续鼓舞士气,士兵们也发现飞出来的泥丸并没有很大的杀伤力,有些飞在空中自己就碎掉了,仅仅是洒出一些味道奇怪的水来。

泥丸射了十几轮,攻城器械也进入了一百五十百步范围。

城墙上的大纛忽然开始快速向上举,两次一组,还没等叛军反应过来,从城墙中飞出来的东西便变了模样,一团团燃烧的木块像流星般划过天际,落进了那一地的碎木头当中。

火焰沾地便着,那些碎木头像是浇了油一样,很快便噼噼啪啪烧成了一片。

等等,油?

那个幽州兵队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爬上攻城车,凑在泥丸破碎的地方闻了一下,险些没晕过去:“那些狗娘养的扔的就是油!”

局势顷刻间逆转,叛军的队伍被大火割断了,以攻城器械为中心,前后都是火海,城墙下的民兵,火海之外的突厥骑兵,还有攻城器械旁边的幽州兵,变成了三个不能呼应的部分。

“旅率,现在怎么办?”有幽州兵问道。

“冲,冲到城墙下面就没事了!”

“放屁,这里离城墙还有一百五十步,冲过去,云梯早就烧没了。还是先撤出去,将火扑灭,修好攻城器械再打!”

“你他娘的才放屁,现在退出去就是逃兵,是死罪!”

“要是云梯和攻城车丢了,还没攻下燕平,一样也是死罪!”

“行了,不要吵了,没有撤退的号角,我们就不能撤退!”

守下燕平的关键,一定是先破坏掉他们的攻城器具,赵铎冷静的注视着火焰中的庞然大物,脚下的大地已经变得得火红,那些木栅栏全是从军都山上惊心挑选出的松木,桦木,杉木,不但易燃而且耐烧。

幽州兵并没有争执太久,他们再次开始前进,而且速度比起刚才还要快些。

赵铎眯起眼睛:“投石车后退二十步,臂杆前移到百步位置。”

大纛再次晃动起来,钱明山紧紧盯着旗杆,迅速重复了赵铎的命令,话音一落站在街边的匠人们便冲了上去,摘下臂杆两侧的插销,使劲将臂杆往前推,推到写着百步的位置,才又重新插上插销。

这次的弹药换成了石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