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洛阳城

“想不到你真敢只带一个随从前来,就不怕本啜砍了你的人头,送去洛阳请功?”摄舍提仰头喝酒,哈哈大笑道。

“摄舍提大啜已经官居三品,比我赵铎还要高半级,我这颗脑袋又不能帮你升官,也不能帮你发财,恐怕大啜是看不上的吧。”赵铎毫无惧色,甚至还有点着急,“那些有的没的便不要说了,你带我进洛阳,我帮你弄死阿史那从礼,之后便各凭本事走大道,生死有命。”

“哈,好!”摄舍提扔了酒坛,站起身来,“那就去换衣服吧。”

赵铎此次出行特意绕开了刘武,却带了陈耀,主要原因是他长得白净,打扮成小厮杂役一点不违和,不像刘武他们,纵然穿一身女人衣服,都能看得出久经沙场,乃行伍之人。

龙虎沟距离上东门只有八十里,但摄舍提却舍近求远的带着他们绕了一大圈,在洛水边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渡过洛水,又走了半日,终于停在南墙最靠西面的厚载门前。

赵铎发现越靠近洛阳城,摄舍提的火气越大,他一看见城门前的守军,便咬牙切齿,一副想要将他们生吞活剥了的表情。

“行了,你们俩紧紧跟在本啜身边。记住你们的身份,都是本啜买来伺候的汉家后生,名字叫马粪和马皮。那些洛阳人问你们什么都不要回答,哪怕刀子架在脖子上,都只需要哭哭啼啼便是。除了本啜,其余任何人让你们走都别走,要是有人揍你们,只要没有危及生命,都莫要还手。”

“……”

赵铎很怀疑这货是不是想要蓄意报复。

陈耀也倒吸了口凉气,在赵铎刀子一般的目光中,苦着脸点头:“我叫马粪。贱名好,好活!”

摄舍提呸了一声,纵马向厚载门驰去,赵铎赶忙跟在他后面。那一千同罗兵却没动,就连摄舍提的亲兵也只有一伍人跟了上来。

摄舍提距离城门还挺远,便由一队持长枪的士卒跑了出来,他勒住马,从腰间解下一块铜板扔了过去:“本啜乃左武卫大将军摄舍提,有要事要面见圣人,这是本啜的鱼符,速速验明真伪,莫要耽误大事!”

守门的队正接过那块鱼符上下翻了一翻,恭恭敬敬的拱手递回去:“不知大将军回城,卑职失礼了。后面那些骑卒也是大将军带来的吗?”

“废话!本啜替天子征战,总不可能单枪匹马吧!”

“那此番回城可有圣人诏令?”

“若是有诏令,那便不是急事了——本啜知道你们的规矩,他们会在城外等候,等本啜向圣人通报之后再进城休息。现在赶紧给本啜让开!”

那队正也不恼:“卑职也是职责在身,不是故意为难大将军。既然这些兄弟不进城,那便没有话说——还不赶紧让开!”

摄舍提冷哼一声,从那人身旁飞驰而过。

厚载门一进去便是西市,赵铎只透过坊门看了一眼,只见人来人往,商贾吆喝,热闹宛如义乌小商品市场,坊门前进进出出的人,穿着虽然朴素,但却也整洁干净,面上虽也有愁苦的,总体来说却还平静居多。

走了一阵,上了洛阳城的主街。

摄舍提也不敢在大街上跑马了,他看着土包子进城一样东张西望的赵铎的陈耀,傲娇的扬起下巴,看似不经意的说道:“西市都是穷人去的地方,普通的洛阳人都去南市,像本啜这般显贵之人,置办财物都在北市,你们到时候莫要走错了地方,丢了本啜的脸面!”

赵铎倒是不在意他话里的得意,他连两千万人口的大城市都见得烦了,东张西望只是在感叹古人缔造的繁荣而已。陈耀却是真正被大城市吓坏了。他生长的亳州比起洛阳来说,完全就是乡下。他听得满脸通红,只敢偷偷向两边看,满脸满身都是大汗。

摄舍提看得舒爽,不由得放声大笑。

一行人沿着天街一直走到洛水旁边,只见滚滚河水被人为分作三股,三条水道上各有一座长桥。桥上架有四角亭,桥头还有酒楼。酒旗迎风,好几伙公子哥把着栏杆饮酒吟诗,时不时便传来一阵笑声。桥上还有很多行人,骡牛拉车,轿辇和挑着担子行走的商贾,面容姣好的女子相互携伴,时不时也在某个担子前停上片刻,嬉笑一阵。

赵铎感到一阵恍惚,洛阳城里和城外完全就是两个世界,他若是直接穿越至此,都没法想象外面正在经受安史之乱,对于这些生活在洛阳城中的世家公子小姐们,饿殍遍野,尸骨成山这个词语,恐怕永远都理解不了的。

摄舍提让大家下马步行。

长桥的第一座名为星津桥,居中一座名为天津桥,最后一座名为黄道桥,站在桥上抬头就能看见巍峨的万象神宫。下桥再走百余步,便到了端门门口。赵铎没资格走过去,只能隔得远远的看,洛阳城的端门跟故宫的端门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是有好几个门洞,其中中门和中门两侧的门洞都是紧闭的。只有最靠东面那一扇门开着,从门口到里面看不到的地方全部站着身着明光铠的士卒。

赵铎和那几个亲兵在桥头等待,摄舍提很快便验明了身份进入皇城。

时间一长,赵铎竟然发现三桥之上还有专门负责洒扫的女人,而这些女人都长得十分漂亮,要搁后世,做电影明星都是够的。

这就让赵铎有点不能理解了。

他知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是难以避免的,红颜也多难逃薄命,但奢侈就奢侈,弄一群美女来干扫地大妈的活儿,会不会有点过了?

好奇心一起来,就没法收得住。

赵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长时间的观察。他发现桥上过往的洛阳人对她们态度走两个极端。一部分人对她们很友善,看她们的眼神甚至还带着惋惜和尊敬;另一部分人则特别凶悍,不但淫词艳语满天飞,还故意将桥面弄脏,迫使她们去打扫。

“你可别打她们的主意,这些人都是两京之中的皇家妃嫔。”摄舍提不知什么时候出了宫,他站在赵铎身边摆摆手,“去个人替鼠尼舒大啜送帖子,就说本啜请他在天津桥头的晓月楼喝酒。你们两个跟在本啜身边,鼠尼舒大啜喜欢你们汉人的诗词歌赋,一会儿都给本啜卖力表现,谁能讨他欢心,便赏钱十缗!”

赵铎觉得摄舍提是想趁机给他说点什么,立刻装得十分乖巧,跟着他向天津桥头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