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有秩序

在张巡的坚持之下,他们继续跟着领过粮的百姓往前走,两道栅栏之间的空地延伸出去还有约二百步,每二十步有一个开口,竖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甲乙丙丁……”,每个牌子前站了几个士卒,看见有人走过便大声吆喝。

“甲字号的这边。”

“丙字号,丙字号,还差一户,马上就走!”

“戊字号,老兄,你们倒是看看你们自己的牌子啊!”

前面那个甲字号的百姓没反应过来,走到通道尽头被栅栏挡住,满脸都是迷茫。然而尽头也有几个站着的百姓,看了他手里的牌子,七嘴八舌一顿解释,那人又带着家人一溜小跑跑了回来。

那些士卒等齐了三户人,便带着他们向城外走去。

走出去一里地,开始出现新的栅栏。

张巡认真看了看,这些栅栏跟城外的栅栏相比就要粗糙得多了,仅仅是起到一个将四周围起来的作用。被栅栏围住的区域长宽都在十步左右,中间挖了一个土坑,里面是尚未烧完的柴火,旁边有些枯草树枝,或许便是人睡觉的地方。

“看好了,你们就暂时住在此处。今日之内,必须像周围人那样,用树枝也好,石头也好,将你们这一块地方圈起来。看见那边有一面旗帜没,那是你们甲字号的令旗,有任何不懂得都可以去问令旗下面的人,要是你们这一户中有人生病,也必须立刻过去报告。从明日起,你们需要每两日出一人去城下当值。具体的,令旗下面会有人跟你们说。现在你们就可以去找他们借工具开始圈地了。明日一早,有人巡查,若是没做完,就全都给老子滚出洛口!”

那士卒说话很凶悍,但手上却很干净,没克扣粮食也没乱摸乱搞,嘱咐完便扭头走了。

那些百姓面面相觑,相互看了半晌,才在周围那些先来的难民指引下派了几个人向那面旗帜走去。没过一会儿他们便拿着工具回来,你一言我一语开始分配起砍柴,圈地,打水之类的任务来。这种日常的活儿,谁都会做。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这波人便彻底融入了营地。

张巡连声称赞:“君声,某从未想过发粮之事竟然也能像行军一般齐整,仅仅是多了几道栅栏,便能让这些饿疯了头的百姓如此老实听话,说真的,某现在倒是真有些信你是得到天神的真传。”

赵铎笑了笑:“巡公谬赞了。我大唐百姓虽然少有读书学文的,但其实谁也不是傻瓜。相反,只要指引得明确得当,他们是最听话不过的。若我们只是发粮,而不管束这些百姓。那就不是在赈济大唐的百姓,而是在赈济乱兵!弄不好,反倒要害了这些老弱妇孺的性命。所以,我才想应该想想办法将他们集中起来,即便不能成为我们的助力,也不要成为叛军的助力才是!”

“很好,很好,就该做一步看三步。如今已经来了多少人?”

“加上今日的,应该已经有两万余人。”

“洛口仓周围的东都,汴宋诸州皆是中原望州,战乱之前这附近人口占整个河南道的三成,足有数百万。如今来者却才两万余人……”张巡叹了口气,“随我从睢阳来的百姓有三万余,大都在路上分散去乡野村镇中告知百姓洛口仓有粮之事,随他们前来的人数应当不少,仓中存粮可能够支持?”

“洛口仓中的存量够十万人吃五年,先前被安禄山取走了一大半,剩下的也够十万人吃一年余,即便是有四十万众,也足以撑过这个冬日。但是巡公,洛口仓容不下那么多人。”赵铎停住脚,郑重的说道。

再好的管理方案也需要执行者,只有一两万人的话,他手中那一百亲兵就能管得过来。数量超过了五万,便需要一个高效强悍的人掌控全局,张巡倒是能够胜任,但他手下能协助他的行政人员也几乎是为零;若是增加到了十几万,甚至几十万,都不用燕军来打,他们自己就得整出狗脑子来。

而且洛阳距离洛口仓只有一百四十里,还有水路直达,骑兵一日便可到达,步卒也只需要走三五日,安庆绪的军队随时可能会到。

洛口仓外的百姓只能暂时寄身于此,绝对不能久待,他们还是得往别的地方逃。

张巡稍稍一想,便明白赵铎的担忧:“南八和万春现在做什么?”

赵铎答道:“南兄掌城中军务,雷兄沿着黄河收拢渔船,防止安庆绪的人从水上来袭。”

张巡抚着胡须琢磨:“此番出征虽然势大,但真正能战之兵不过三千余人,剩下三千人只练了一月余,顺势还可为,若是逆战,恐怕难以持久。而那洛阳城中,光是曳落河都有数千,还有近两万幽州老兵和中原新兵,洛口仓的确不能固守。”

“想要带着百姓和粮食一起退回睢阳更不可能。”赵铎听出他的话外之意,立刻反驳道。

张巡深深看了他一眼:“退回是睢阳不行,但若是退回陈留的话,只有两百里——你设网捕尹子奇,不就是想要顺便拿下陈留吗?”

赵铎也不谦虚:“如果能顺手拿下陈留自然是好,但您也知道,围困尹子奇之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也是领过十万兵的大将,未必能被那么轻易的围住,支撑个三五七八日想来很容易。我们放弃洛口,便是告诉燕军我们军力孱弱,到时候反而是会引出大军追捕的。到时候陈留睢阳的战局未定,我们岂不是任人宰割?”

“所以你让这些百姓各自修筑木栅,燃起篝火,是想让洛阳探不清虚实,不敢贸然进攻?”

“没错,但这只是一时之计。百姓与士卒的差别很大,您从睢阳出来,是一直在行动,所以不容易看穿;此处皆是静止,洛阳人只需多观察几日,便可知洛口仓人数虽多,却不堪一击。到时候再想对策,就太晚了。”

张巡沉默着走了几步,仰头大笑起来:“哈哈哈,某听明白了,你不是想要请老夫与你商议接下来的战事,既然你已经有了安排,只管说出来。只要可行,老夫亦愿意做你这个后生的马前之卒!”

赵铎有点尴尬,他确实是已经有了想法,本来打算慢慢把张巡引向自己的计划,却不料这么快就被他直接点破,既然张巡如此坦然谦虚,他也不该想那么多有的没的:“好,那我就说来跟巡公您议上一议。”

他竖起三个手指:“现在河南战局分为三处。先说远的,黄河以北的燕军战局焦灼,史思明与李大夫在太原相持,肯定不会下来相助,咱们不管他。河东那边,郭公新胜,诸州即便没有重新遵奉天子,却也不敢完全倒向叛军。我以为,此刻的黄河北岸比南岸更加安全。比如泽州,距离洛口仓也不远,只因为有黄河阻隔,沿途多山地,大军不便南下。但同样,若是逃往北岸,安庆绪想追也是追不上的。”

“可泽州还在燕军手中啊!”张巡皱起眉头,“而且镇守泽州一代的守将你应该听说过,正是你义兄刘正臣恩帅之子薛嵩。此人深得父祖真传,有大将之才,不是区区尹子奇能与之相比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