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三道卡

自古粮仓易攻难守,需派重兵悍将,便是因为仓城最重交通运输。城外四通八达,水陆皆可行;内部平坦交错,粮仓密密麻麻,根本没地方给人陈兵布阵。一般来说,即便是被奇袭,守将也会立刻组织起人出城野战,

赵铎安排陈耀进城刺杀安庆和便是不想让燕军组织起反扑。他都跟陈耀他们说好,做好了全员阵亡拼掉安庆和的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人这么菜,赵铎甚至后悔,要是没杀他,说不定他直接就会下令带着城里的燕军跑了。那样一来,北门崩得只会更快。

打了一夜,唐军的伤亡不大。

赵铎把城防之事全权交给了南霁云和雷万春,自己开始着手分发粮食。

对于河南诸州的百姓来说,粮食的吸引力是十分巨大的,尹子奇都能在一两个月之间招募起十万人,靠的就是手中有粮。。

毕竟人快饿死的时候是管不了替谁打仗的。能吃一顿便是一顿,能活一日便是一日。但对于那些拖家带口的男人和老弱妇孺来说,想吃大燕的粮食也没那么容易,前者很难下决心抛弃全家,后者则是没人会要。

汴宋二州在天宝十四年的户口上共有二十三万多户,一百四十多万口,占整个河南二十九州人数的六分之一,若在加上临近的许郑二州,人口多达两百二十万,占河南道的四分之一。

在这个巨大的基数之中,没有牵挂,只求吃饱饭的青壮年只有七八分之一,剩下还有近两百万百姓都是不愿或者不能替燕军卖命的。这其中或许有些能自己找到出路,但还有很多都处在濒死的绝境之中。

赵铎让人去周边散布放粮的消息,张巡一路上也在散布洛口仓放粮的消息。

洛口仓外很快便起升起了炊烟。

张巡带着几千不适合抛头露面的老弱病废赶到洛口仓外,发现延绵的火堆顺着黄河向东西延展,已经看不到尽头了。

他正打量着,一个老头带着俩小孩从道旁走了出来,摆摆手,招呼道:“喂,你们从哪里来的,也是要去城里领粮食?”

“啊,我们是……从真源县来的,听闻朝廷开仓赈济灾民,不知是真是假。”张巡愣了一下,拱手答道,“还请老丈指点一二。”

老头上下打量他:“看你也是读过书的,老丈便说得简单些。你若是还有家人,便一并带上。只要凑齐二十人,便可以去排队,官爷们查过你们不是那叛军细作,便会放你们进第一道栅栏。栅栏里面有书记官,把全家的名字都报给书记官。写好之后,家长进入第三道栅栏,按每人每日半升领五日份的粮和暂住牌,然后跟着军爷们去找地方安顿。”

张巡没太听明白,但看那老丈一副“不用多问,记住就好”的表情,便点了点头:“必须是二十人吗?那若我家族人数不够或是多出二十,又当如何?”

“必须是二十,多一个不行,少一个也不行!人多便分作两户;人少便在此等一等。只要与别人相凑,总是能成二十的。”老丈抬手指向别处,张巡才发现这官道附近向这位老丈一样指点新人的百姓足有百人之多,只是他们大都在道旁的草丛中,只有有人才会上来阻拦,而在他们身边确实也有很多正在等待的人家。

张巡有了兴趣,也不着急进城去找赵铎,唤了二十个睢阳百姓,一起到前面去。

隔着老远,便看见三条长龙般的队伍,队伍之间都拉着长绳,每隔是三十丈,就有一个披甲的士卒,他们排到队伍最后面,跟着向前移动。走了没多远,又有新凑成的人户排了过来,继续在他们背后拉长队伍。

张巡算了算时间,从他们排队到走到第一道栅栏前面大概花了一个时辰。看到栅栏时,他的确吃了一惊,只见沿着洛口仓外城墙线向外足有一里地,树木杂草全部被清理掉了,就利用这些草木又起了三道栅栏。

第一道栅栏有三个入口,每个入口前守着两名士卒,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每个人都会被搜身,凡是带了武器的,都要仍在旁边的沟中。

第一道栅栏和第二道栅栏之间的空间最大,被隔成了十个纤细的“日”字,日字靠里的那一面坐在一个书记官。每一户进入第二道栅栏后都在“日”字后端那个格子里等待,直到前面那一户离开,他们才能进入“日”字前端那一格。

第二道栅栏和第三道栅栏之间,有一条宽约两丈的空地。

第三道栅栏又变成了三个入口,每个入口前面都站着一排士卒,栅栏里面堆放着大车大车的粮食。

“好了,你们进去吧!朝廷仁义,开仓放粮,但想要吃粮就得按照朝廷的规矩办事,看好你们自己户中的人,一人闹事,整户都要连坐受罚,可听清楚?”

张巡看得正起劲,背后的老头推了他一把:“快些走!”

张巡回过神来,发现自己面前的栅栏门已经被拉开,他走过去,刚举起手来,那士卒便瞪大了眼睛:“张……”

张巡连忙给他使眼色:“嘘——按规矩来!”

好在那士卒不是睢阳兵,咽了口唾沫,象征性的在张巡身上拍了几下,便将他放进了栅栏。

“点好你们自己的人,跟着咱们排队。”张巡发现第一道栅栏里面也有做指引的百姓,每个“日”字前面一人,看见有人进来,便主动跑过来领他们。

他们这一伙被带到了其中一个日字当中,正好前面那一家人走了,领他们的那个百姓赶忙让他们上前去,张巡发现他捡起地上一截绿色的树枝摇了几下,远处便有传来了放人进入的声音。

“叫什么名字……”书记官一抬头,表情瞬间很无奈,“巡公,您这是来凑什么热闹啊?”

“记她们的名,二十人,皆为睢阳百姓。陈姓人家四人,吴姓四人,沈姓六人,张姓三人,顾姓三人。”张巡示意身后人上前,“这些规矩都是赵大使想出来的?”

“嗯,但我们都只是负责一部分,更多的您还得去问赵大夫。”书记官低头在一张比手掌大一点的纸上写上了这十五个人的名字,然后又翻过来,在纸背面写上“戊八五”还给张巡,“都是自己人,便不用多问,拿着这张纸进去取粮吧。”

张巡想了想,还是自己去了,他从书记官旁边的栅栏门中走出去,其他人却被留在了原地。

和他一起进第三道栅栏的有三个人,发粮食的只有两个士卒和几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难民。

张巡看见前面的人把纸片交给其中一个士卒,那士卒沾着口水挨个数了数名字,扭头向后面喊:“甲七十,二十人!”

后面的百姓立刻开始称量粮食,张巡发现他们面前有一架用木头和石块架起来的天平,一头吊着块石头,另一头挂这个钩子。两个百姓扶住天平,其余人将袋子挂在钩子上,根据天平的上下移动,增减口袋中的粮食,待天平差不多平衡之后,他们便系好口袋,将粮食交给另一个士卒。

而在此期间,拿纸片的士卒一直指着那纸片背后的符号大吼:“记住你们这一户的名字,现在是甲七十,接下来领粮食和租庸调都以你们这一户来安排。将来仗打完了,你们各自回乡,自有乡老县令管束。但现在,想在咱们家将军领粮食吃,就得按照咱们家将军的规矩来。若是守规矩,朝廷自当护你们;若是不守规矩,便按叛军论处!”

那百姓被吓唬一阵,拿到实实在在的粮食时,又千恩万谢了一阵,出栅栏时,神情又敬又畏,忙不迭地把自家那一户人喊出来,跟着一个士卒顺第二道栅栏和第三道栅栏之间的空地走了。

轮到张巡,那士卒也吃了一惊。

此人是赵铎的亲兵,一点面子都不卖,直接拒绝让老张继续体验下去,还让他去那二十人中再挑个主事的,并立刻进城通报了赵铎。

赵铎一听到这消息,便放下手中其他事,飞快赶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