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骗一骗

石榴带回来的消息像个炸雷一样,将堂中众人炸得外焦里嫩。

张巡和许远是惊喜交加,赵铎却是五味陈杂。

被历史大手拨了一下的安禄山终于还是死了,拖了九个多月,但却躲过了一场报应,他这个反叛的家奴,本该死在家奴手上,结果只是多糟了九个月的罪。

张巡和许远比较天真,以为这场祸乱的根本在于安禄山,现在他死了,战乱自然是指日可平。可他们并不了解,安禄山说到底是个军头,不是个皇帝,他手下的也是些军头,并不是他一死就会作鸟兽散的猢狲。

除去这一点,安庆绪此人在各类史书中的记载差别也极大,有的说他能力很差,有的却又说他只是装作无能,实际心机深沉。

现在看来,或许后一种更有可能。

张巡只高兴了一小会儿,尹子奇的信使就被请到了中堂。

“想必巡公已经听说我朝新帝登基之事吧。”来人没有遮遮掩掩,直接就把事情挑开了,“新帝登基,普天同庆。尹公的意思是你我双方暂且罢兵,都各自整理州内事务,等过了明年春耕,再做打算。”

“哈哈哈,尹子奇是在放什么狗屁。新帝?老夫眼中只有一家不忠不义的贼人,还普天同庆?老夫恨不得现在就去洛阳,将那安禄山挖出来鞭打三日,再叫那安家小儿跪在天子坐前,受万人唾弃!”张巡双目原瞪,怒喝道,“泗州,徐州,海州,沂州,亳州,扬州的兵马钱粮,皆在路上,不日便可齐聚睢阳。老夫正想趁此机会,带着大家去洛阳替安家小儿祝贺。若你家将军愿意,可随我们同去,若是不愿,便躲在陈留莫要出来便是。”

“巡公莫要唬人了。我们交战十月,彼此也算了解。如今宋州早已无粮过冬,泗州,亳州,徐州自己也是紧巴巴的,若有兵马粮草能集结过来,你们那位采访使也不会那么着急。至于沂州,海州嘛,小人了解不多,但北海郡守能公元皓您可听说过?他已经接新帝之命,从北海南下,这是要去哪儿,小人倒是不知。但总不会是向咱们陈留去,便是了。”

张巡脸色微微一变,唇边浮起冷笑:“不信是吧。那就让尹子奇好好等着吧。”

来使叹了口气:“张从周的性命你们也是不顾了?”

张巡哼了一声:“从周公生来忠义,品行高洁,难不成会叫我以私费公,为了他的性命,便饶过尔等?你若愿意,便替我带句话给他,男子汉大丈夫,当死国矣!”

来使又叹了口气:“既然巡公如此说,那小人便只好如此回去复命了。”

送走那人,张巡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连连拍着大腿:“这下子可是把路给堵死了,本来还想着说要去劝降尹子奇,现在可怎生是好!”

赵铎捏着下巴,已经把线索串了一遍,能元皓在青州已经半年多,若是想要攻占沂州,海州这些尚未被战乱波及到,且有望族所在的州县,最好的时机应该是七月中旬出发。

那时候正是秋粮丰收之时,庄稼还没有被收进粮仓,都在地里,他们不但可以沿途补给,还能削弱城中的粮食储备,而等到九月底,秋粮已经收完,各州郡将城门一关,补给困难的就成了他们。

“石榴,拿纸笔来。”他忽然喊道。

许远抢在石榴之前,递上了纸笔。赵铎酝酿片刻,洋洋洒洒写了三大篇,卷好放进竹筒,交给石榴:“现在去追尹子奇的信使,将这个偷偷摸摸的交给他。记住一定要装得很神秘的样子。”

石榴点点头,也不问,揣上竹筒,转身出了中堂。

张巡好奇的瞅着他:“君声,你写了什么,还要偷偷的交给尹子奇?”

“哦,我就是劝说尹子奇坚守陈留,不要出兵阻拦我们进攻洛阳而已。”赵铎满不在乎的洗笔,一边说道。

张巡依然很不解:“君声,我们刚才与他撕破了脸,他如何会听我们的?”

“哈哈,他不会听你的,但未必不会听我的。”赵铎哈哈大笑,“我写给他的信,自然不是以巡公您的口吻写给他的。”

“那是……”

“我告诉他,平卢早已跟史思明勾结在一起,我此次来睢阳是准备借朝廷之手除掉安家父子,再支持史思明在范阳称帝。只要他按兵不动,放朝廷军过去,将来史思明便会允诺他做陈留王。”

砰——

许远手上的砚台砸在了地上,张巡也倒吸了口凉气,抬起一只手,中风一样狂抖:“君……君声你……”

“你俩怎么这副表情?”赵铎也惊了,这俩货不会以为是真的吧?

“真的吗?”张巡立刻就问了。

“当然是骗他的啊!我要是史思明的人,干嘛还要把这事儿说出来给你们听呢?”赵铎很无语,“我还想请你们俩给我作证这是个计谋呢!”

张巡的眼神缓和了几分,但怀疑仍旧没有消除:“就算是可以暂时骗得尹子奇不出兵阻挡我们,也救不了从周公,解不了睢阳现在缺粮的困局,不是吗?”

“非也。”赵铎摇了摇头,“这并不是一个空口白话的骗局——安禄山手下第一战将便是史思明,他常年在河北作战,跟范阳诸将最为熟悉,其人又是安禄山从小到大的玩伴。”

“即便他真的甘心为安家效力,安庆绪也不会放任他继续坐大实力。若安庆绪有魄力,就该封史思明为范阳王,与他共治燕家天下。若是如此,我们或许没有可趁之机。但若安庆绪没那个魄力,想要明里暗里的削弱史思明的兵权,那么必然就会引起史思明的不满。更甚者,他要是想要史思明到洛阳去任官,史思明必反!要是后两种情况,即便尹子奇去试探史思明,得到的也会是我跟他说的那种结果,只要他信我,那不但会有救从周公的机会,甚至真的可以借他之力,对洛阳造成威胁。”

张巡愣了愣,抬手拍了拍:“若是如此,到真是个好计谋。只是君声,你可想过……将来若有人借此弹劾你,你该如何去跟圣人解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