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大消息

转眼已是九月下旬。

贺兰霖带着临淮兵回了临淮,还顺便带上了一大批想要回乡的平卢军,赵铎给他们全都发了凭证,又给阳惠元写了信,让他想办法让这些人留下武器之后再返乡,回到平卢便当作普通民众交给李守言。

还有些家乡不在平卢之人,赵铎也从睢阳的钱库支取了一笔钱,分发给他们,将他们尽数遣散。

颜从迁跟他腻歪了半日,第二天便带着陈夏,春娘它们回沛泽去了,一来她得亲自去感谢黑龙,二来她也想要重新拉起一支队伍前来助阵。

惠极宣紧随其后,带着三千辅兵回去向沂州,海州的大户人家借粮。

睢阳兵只剩下六百多人,个个骨瘦如柴,全凭一腔热血撑到了现在,赵铎估计一时半会儿他们也补不回来,整个睢阳城中最有战斗力的就是许高手上的滑州兵,次一等的是那一千徐州兵。

赵铎很干脆的没去过问此事,全权由张巡这个河南节度副使去安排,他也不知道老张干了些什么,反正几日功夫,这滑州兵跟睢阳兵便亲得跟哥俩似的。许高甚至都不提他义父许叔冀了,天天追在张巡身后,一口一个“巡公”,喊得精神百倍。

滑州兵担起了睢阳城的防御,许远负责城中的民政。

赵铎忙着派石榴出去打探消息,其他时候就在跟陈耀学功夫。他莫名觉得陈家功夫很是熟悉,经过陈耀介绍,他们家功夫是从五禽戏中发源而起,既能强身健体,又能以柔克刚,特别适合在狭小的空间当中搏斗自保,对于赵铎这种不需要上战场近身搏杀,但很有可能在与人相处时挨阴招的高官用处比较大。

赵铎每天早上起来打一套,越来越觉得这玩意好像后世的太极拳。再一联想,晚唐五代的陈老祖,陈氏太极的创始人,好像就是亳州人!

“赵大使,巡公和远公在官衙等您。”

“好,我立刻就去。”

赵铎屏息收势,擦了擦汗,出门往官衙去。

张巡和许远已经等在里面,堂中还站着一个斥候。

“君声,从周公有消息了。”张巡开门见山,“据斥候来报,从周公出凤翔之后,沿路募兵想要前来救睢阳,可不曾想刚过许州,便遇上了尹子奇的退兵,与其战,不敌,现在已经被尹子奇带往汴州了。”

“竟然有这种事!”赵铎也没想到张巡他们那么快就能打探到张镐的消息,而且此人貌似成了第一个被他这只蝴蝶扇了个跟头的倒霉蛋,“他现在在燕军手中,那三千人呢?”

“都是新兵,或死或散吧。”张巡很是烦恼的样子,在堂中来回走动,又不断叹气:“君声,从周公乃是河南采访使,行的是走访监察之权,手中本没有太多兵马,有此一败,倒是不稀奇。但此人乃长安吴公之徒,又是汲郡张氏子,文武皆有才能。现在落入叛军手中,若是传遍河南,怕是很影响士气便是了。”

“没错,没错!而且他是为了睢阳而来,现在被叛军击溃,我们却不能救援,这是要寒了将士们的心。可我们现在手上能用的不过两三千人,野战尚不能胜,强攻陈留城岂不是更不靠谱?”

赵铎叹了口气,书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读书的时候觉得安史之乱全因为皇帝不给力,真正置身于此,才觉得世事艰难。仗打到这个田地,谁也不能凭空变出粮饷和士卒。大唐自贞观以来积累的人口和财富,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被消耗,仅仅两年,很多地方都陷入了捉襟见肘的窘境。

张巡点点头:“我准备亲自去一趟陈留。”

“您是想要去游说尹子奇?”赵铎问道。

“没错!此番尹子奇退兵,我观他已有怯战之意,燕军众人又不知我军虚实,现在怕还以为我们整个江淮诸州皆心往一处,准备筹集兵马反攻。汴州,郑州,许州三地沦为战场也有一年余,宋州无粮,此三州焉能有粮?君声,怕那尹子奇也是不好过啊!”

“那也不能是您去。”赵铎敲了敲案几,“宋州军政皆系于您与远公两人之身,你又跟尹子奇有仇,要去也该我去。”

“君声……”

“我是平卢节度使,身份地位皆不比你低,牌面定是足够的;巡公相逼也听说过,我赵铎是个三流的政客,二流的将军,一流的说客。我去游说他,或许比你更合适;更何况,尹子奇怕您而不怕我,有你在后面镇守,想必他也不敢动我。”

张巡张了张嘴,还想要反对,话音还没出口,门外又有人来报。

“太守,巡公,赵大夫,尹子奇的信使已经到了城外,说想与巡公谈罢兵和谈之事!”

“什么?”张巡脱口而出,难以置信的扯了扯自己的耳朵,“尹子奇……他主动想要和谈?是我听错了,还是他疯了?”

许远也皱紧了眉头:“巡,会不会是那老小子的阴谋?”

“哼,此人的心思也是活泛,难不成是想用从周公作为筹码?”张巡看了赵铎一眼,“君声,你有何看法。”

赵铎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案几,他觉得尹子奇的做法十分令人费解。在历史上,这货是在安禄山死后,安庆绪上台之后才获得出头机会的,基本来说他应该算是燕军中的次级将领,也就是没有自己的势力,也不受安禄山看重,同样也不在任何一个高级将领的小团体当中。

后来安庆绪退守邺城时,甚至没知乎他。就连离得更远南阳的武令珣都到了,这货还在陈留,以至于这位耗死了张巡的将领,最后竟是死在了陈留百姓手中,跟其他那些占城割地的同袍相比,结局算是很惨的了。

联想到之前摄舍提说的,安禄山已经久病不能理政,大燕的政事现在落在太子安庆绪手中。从明面上来看,跟历史相差无几,但深入思考的话,便会发现,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就跟肃宗即位更加合理一样,安庆绪也还没背上弑父的罪名,并且还是名正言顺的大燕继承人。这么一来,会有比历史上多得多的安禄山旧部亲附安庆绪。而尹子奇这个次级将领在安庆绪心目中的地位,或许会更低才是。

但凡事总应该有个契机,难道是因为抓住了张镐,觉得自己有谈判的筹码了?还是说,此番和谈并不是他自作主张,而是……

赵铎心里一惊,手指笃一声停住:“巡公,先把信使请进城来。我怀疑洛阳那边,出事了!”

话音刚落,门外又有人禀报,石榴顶着两个乌青的黑眼圈大步跑进中堂,双手一合:“大使,刚接弟兄们急报。安禄山已于五日前病逝,安庆绪在洛阳登基称帝,年号执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