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到绝路

天一亮,尹子奇便带人开始四处搜寻。

很快便在十里外的一个山坳中发现了唐军的营地。营地中的帐篷都没来得及拆除,到处都是凌乱的脚印和车辙,还有没烧过的木柴和早已凝固的米粥。

“唐军跑了?”尹子奇有点不敢相信。

“素闻临淮兵胆小,昨日与我等一战,明显不敌,跑了才是正常事吧。”说话之人名叫李敢言,营州契丹族人,算起来跟李光弼还有点亲戚关系。安禄山起兵时,他在平卢军中做郎将,如今已经成了大燕的平卢军使。统管平卢卢龙两军。

“嗯,不能亲眼所见,还是不可掉以轻心。”尹子奇已经被张巡打出了阴影,看见什么都先要往阴谋上想一想,“而且这支唐军不知死活,我等最好是能趁势将他吃掉,否则时不时从背后蹿出来,也是个隐患。”

话音刚落,独眼的突厥骑将越众而出:“若大帅不嫌弃,摄舍提愿率手下儿郎替您追击!”

“好,那当然好,便拜托摄舍提大啜了。”大概是因为同病相怜的缘故,尹子奇对这个妫州来的独眼龙很有好感。

摄舍提拱拱手,带着自己手下的一千骑卒离开了队伍。

回到大营,尹子奇继续派人出去骂阵,自然是把唐军撤退的消息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睢阳守军刚刚升起一缕希望,骤然间又坠入谷底,许多将士都坚持不住,低声啜泣起来。

南霁云勃然大怒,夺过一柄硬弓,丝毫不顾惜力气,嗖嗖嗖便是几箭射向城下,那些骂阵之人惊得连忙掉头,慌乱之中,有两人被射落马下。

南霁云还想再射,连续两次却没能将弓拉开,他愤怒的扔掉弓箭,怒骂贺兰进明:“老贼鼠胆!他若是早些答应出兵,以临淮八千人,加上宁陵的三千弟兄,未必不能撕开一条豁口。至少……至少那时候我们还有力气能够接应他们!”

士卒们被他激得怒意更重,你一言我一语,皆是痛骂援兵胆小无能。若是一直没有希望也就罢了,那种似乎能得救,救人者却很轻易的缩回手去,反倒让人如同一脚踩空,心意难平。

张巡站在城头,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握着拳头,似乎是想大声喊点什么,最后却只是轻轻落在了城垛上。

他猛然转身,就在那一刹那,一切的失望和沮丧全都消失殆尽。他高大的身躯如同一棵屹立不倒的大树,他坚毅的眼神如同亘古闪耀的星辰:“够了!某不想再听到这些废话!友军前来相助,我们就该心生感激。燕军力强,他们力弱,难不成非要为我们而死,才算是对得起大家?大丈夫,生便生,死便死,何故说些小女儿之话!”

骂声戛然而止,士卒们纷纷扭头看向张巡,对上他目光的人皆羞愧的垂下了头,特别是南霁云,脸都红到了脖子根。

“之前我们担心睢阳城破之后,各州郡皆固守自保,江淮门户将无人可守。如今看来,他们并没有忘记作为臣子的本分。这边足够了,即使是睢阳城破,也没什么好忧愁的。我们已经竭尽全力战到最后一刻,若是活着不能报答国之厚恩,那便死了作为没有归宿的鬼魂也要英勇杀敌便是!”

他大步流星的走下城墙,丝毫不像是饿了很长时间的人。

颜从迁觉得脸上有泪珠划过,她垂下手臂,轻轻捏住腰间的一枚银铃,少年清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喂,刚才有个姑娘送了我一把银铃,我戴着也不像话,都送你了。”

“人家姑娘送你的,你却转手给我,怕是不太合适吧。”

“她也不亏,我给了她好几包茶呢。若是嫌多,就拿一颗,剩下的我送给阳兄他们。”

若是知道一别便是永别,或许在离开卢龙前,应该也送他点东西。他那么不解风情之人,想来也不会想得太多。

张巡径直走进了官衙,将许远拉进了里屋:“你说的事,我同意了。”

许远慢慢勾起唇角,笑得比哭更难看:“下定决心便要快些动手,放得久了,便不能吃了。”

“此事可要告知全军?”

“不说又能如何?你我能凭空变出的肉食?”

“令威,我们要留下万世的骂名啊!”

许远闭上眼睛,两行清泪顺着皮包骨头的脸坠落地面,他拱了拱手,转身出了官衙。

当天晚上,睢阳城里久违的燃起了炊烟,数十口大铁锅架在城门前。

两个多月没有吃饱饭的睢阳守军围坐在铁锅周围,喉头疯狂的滚动,腹中发出阵阵鸣叫,眼里却不停的涌出泪水。

张巡久久坐在自家小院之中,冯氏靠在他怀里,神情很是抱歉:“妾想一死以酬夫君,但久久不能咽气,又无力自寻了断……”

张巡爱怜的在她脸上轻抚:“别怕,先后而已。城中人皆当赴死,某亦不会独活。”

说完,他轻轻将冯氏推到一旁,披坚执锐大步向着城墙走去。

许远站在锅旁边,手里持着一柄木勺。士卒们挨个走过大铁锅,从他那里分到一锅肉汤。张巡远远看着,却迈不开步子靠拢。

他看了眼靠在黑暗中的颜从迁。

“你不过去?”

“不了。”颜从迁摇摇头,“反正都是要死的,何必还要造孽呢。张将军,若我是主将,便干脆打开城门,杀出去便是了,多守一日两日又有何用处?”

张巡垂眸不语,他能不知道吗?

他是个读书人啊!

学的是圣人之言,求的是万世之名。现在倒好,拿笔的手拿起了刀剑,诵文章的嘴巴说的却都是些杀伐之言。

他也不想,但是他如何甘心啊!

“想不到,事到临头,某竟然还不如你这个小姑娘看得开。”张巡惨笑道。

颜从迁看了看他:“巡公,我若是你,现在便去阻止他们。战死沙场算不得难事,但若是做了禽兽之事,便再也变不成人了。”

“张巡明白!可是我……即便成了野兽,我也还想为大唐和城中百姓再多守几日……四姑娘,某向你保证,不会再往前一步了……”

张巡饱含热泪,闭上眼睛向铁锅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