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从迁

赵铎一口气吼完,差点没把自己憋死。

钱秋果被吓蒙了,赵铎说的道理她一句都听不懂,但好歹明白了两点。

赵铎不打算收她。

赵铎想要让她为大家做点事。

可大家是谁呢?

替家中耕作的庄客吗,是城中来来往往行人吗,还是那些每天早上从门前跑过的少年们。

她只是个长在深闺的女人,生来母亲便教导她要服从父兄之言,等到依父母之命嫁给一个男人,就要以这个男人为天,帮他生儿育女,操持家务,除此之外她还能做什么事啊!

钱秋果完全不知道赵铎后来又说了些什么,她只觉得自己像是失去灵魂一般,飘飘忽忽的从大堂走了出去。

她觉得自己完蛋了,父亲给了选了一门夫婿,可夫婿并不要她,她不能留在赵铎身边,也不能回家,她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身为一个女子,大概只有用死来洗刷这个耻辱吧。

她狠下心来,伸手去拔头上的钗子。

却听“哈哈”一声笑,一个白衣少年从聚客楼的二楼翻身而出,在凸起的飞檐上轻轻一点,转眼间已落在了她面前。

“果儿姑娘,为了一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子舍弃性命,那可不是什么值得称颂之事,若真觉得无处可去,可以暂到我哪里去栖身。”

钱秋果大惊失色,手中的钗子拽得更紧了,她连连退步,踢到县衙的台阶,直接坐在了上面:“你……你是谁?”

那少年伸手握住头上的缠头巾,轻轻一扯,黑发如瀑撒在肩头,她晃了晃脖子,唇边勾起一抹笑意。

“我叫颜从迁,是你们县令的客人。与我一道还有些姐妹,虽然境遇各不相同,但都是无家可归的。我们准备出关,去向草原上的好友学习骑射之术,你若有意可与我们同去。”

“啊?”钱秋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女子……也可学骑射之术?”

颜从迁连连点头:“当然,我朝开国皇帝的女儿平阳公主便是大唐女将军,她生前率领娘子军建立功业,死后也以军礼殡葬,乃是世间第一奇女子!”

钱秋果只是个生在燕北之地的普通女子,从未听说过平阳公主其人,好奇心胜过了恐惧,看面前的姑娘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不由得还嘴:“我不信,若真有这样厉害的公主,为何我阿娘总说女孩子最不应做的事情便是舞刀弄枪,行为粗鲁呢?”

“舞刀弄枪和行为粗鲁根本就是两回事,我们家规矩甚多,可无论男儿还是女子,都要读书习武。我阿翁说了,读书是为了增加智慧,精进学问,明辨是非,习武是为了增强胆魄,锻炼心性,坚持对错。此两者就像人的两只手,有人擅长左手,有人擅长右手,却不能说两者有优劣之分。”

颜从迁说得一本正经,丝毫没有发现赵铎已经在县衙的门槛上站了好一会儿,他发现钱秋果失魂般从自己面前跑走,立马就追了出来,正好看见颜从迁从聚客楼上翻下来。

赵铎本来还没认出她是谁,但看到那双眼睛,他马上就想起来了。此人不就是马燧那个小兄弟从迁吗?

他早就觉得此人不是普通的少年郎,他年纪虽小,却有一身不错的武艺,举手投足能显出极好的教养,却不爱在城里待着,总神出鬼没的在燕平周遭到处晃悠,要不是常源三番五次的担保,赵铎都快要把他当作间谍了。

没想到此人竟是个女子。

赵铎叹息,古人都留长发,在发育成熟之前确实很难分辨雌雄。

他发现自己上次还是没有看仔细,这位从迁姑娘的皮肤十分白皙,鼻梁修挺,眉似弯月,唇角一勾,脸颊上便浮起两个浅浅酒窝,那双眸子还是那么亮,火烛的光映在她瞳孔之中,像是庆典上的篝火。

她站在钱秋果面前,摇头晃脑,侃侃而谈。

钱秋果也全神贯注的看着她,时不时点点头,时不时还惊叹一声。

赵铎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个画面他太熟悉了,每天晚上放学后的奶茶店里最多的便是这样叽叽喳喳的小女生。

她们应该踩着晚自习的铃声跑出校门,快乐的讨论隔壁班的男生和帅气的体育老师,而不是在昏暗的火把下,为了明日的去处而苦恼。

赵铎心里莫名地柔软起来,他拍了拍手:“喂,这位姑娘,你当着本县令的面意图拐走本县少女,似乎不合大唐例律吧!”

“啊!”

钱秋果被吓得跳了起来,手中的银钗再次被拽紧。

颜从迁也吓了一跳,蹭蹭退了两步,才发现说话的人是赵铎,顿时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赵县令,你都已经不要人家了,还管人家去哪,这未免太过分了些吧。”

“这位姑娘你会不会说话呢?我与她大兄乃知己好友,她来我这儿喝口水坐一坐有谁能说不可?倒是你,人家尚有父兄,谁稀罕你多管闲事了?”

“她都已经……”

钱秋果猛地望向颜从迁,眼中充满了无助和渴求,颜从迁生生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哼了一声,将头别向一旁。

赵铎笑了笑:“听说与你同行的还有些姑娘,她们都有你这般身手吗?”

颜从迁虽不情愿,还是闷声答道:“境遇不同,出身不同,自然不是人人都从小修习武技。”

赵铎点点头:“那就是说,你那些朋友并不是都有自保之力。她们现在都在城外吗?吃穿住行大……咳,大致上都怎么解决?”

颜从迁皱起眉头:“事关姐妹们安全,恕从迁无可奉告!”

赵铎又点了点头,他打了个响指,捏住下巴:“好,那就让本县来猜一猜。姑娘你姓颜,琅琊人,那必然是琅琊颜氏子弟。常山颜公是你何人?”

颜从迁鼻子里发出一声被压抑的短促抽泣:“是我阿翁。”

赵铎愣了愣,没想到竟然是直系近亲。

他垂下眼眸,单腿后退跪在了地上,接着另一条腿也跪了下去,左手在上右手在下,高举在眉心处,然后屁股离开脚后跟,挺直身躯,向西做了一揖。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颜公忠义更,必将彪炳千秋。”

颜从迁瞪大了眼睛,几息之前还颇为玩世不恭的赵县令,竟然会为他阿翁行如此大礼,她咬着嘴唇,沉默了片刻,也退了半步,于赵铎同样的动作跪拜于地。

“令尊赵公亦是国之忠良。”

赵铎没有吝惜自己的敬意,也没有为赵三省自谦,此二者虽然在历史上的名声,作为,功绩都有大有小,但本质上却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为了自己心中的忠诚而殉道罢了。

做完这些,他站起来,捏着下巴继续来回踱起步来。

“常山城破,按道理你应该去往平原才对。可你竟然出现在了范阳以北,从方向来说,可谓南辕北辙到了极点。联想到颜公年轻时做过范阳的户曹参军,我不妨大胆猜测,他做户曹参军时或许有几个相交甚笃的朋友,再联系你说要去向草原上学习骑射,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是想要去寻找某个与颜公交好的奚人或者契丹人?”

颜从迁没说话,但那双眸子里分明透出了惊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